主殿当中,空空荡荡,连一丝风声都没有。

    王灿盘膝坐在其中,皱着眉头,一双手抚摸着手中这根看起来毫无特色的木头,感受着其中尚有一丝余温的热气,心中略微有些崇敬。

    一丝薪火传承数十万载,还有余温,这要多么恐怖的修为才能做到?所以对于领悟这丝薪火的人皇,王灿不得不献上自己的膝盖。

    可崇敬归崇敬,回归本身,王灿开始思索如何才能唤醒这梧桐木当中的那丝不灭薪火。

    毕竟人皇可是说了,这薪火才是一切的起源,是他崛起的根本,王灿若是能唤醒它,就证明他有资格领悟这人道之火。

    渐渐地,王灿闭上双眼,将思绪放飞,飘忽很远,随后却被某种力量束缚,缓缓的沉入这梧桐木当中......<i></i>

    黑暗,无比的黑暗。

    可就在这黑暗当中,一道天雷滚滚,银白的闪电划破长空,瞬间劈在干枯的树木之上,火光冲天。

    这是最原始的火,这是它最原始的出现方式,可就是这样的原始却给王灿嘴深沉的震撼,他“看着”那些人疯狂的扑向这团被天雷辟出来的火焰,欢呼着,雀跃着,享受着这火焰背后焦熟的肉块,第一次将火焰的力量通过这种神奇方式吞入腹中。

    紧接着,火焰化作图腾,高高的燃起,成为部落的骄傲,力量和勇气的象征,每一个人在这火光之下诞生,在火焰烧开的热水当中经历第一次清洗,直到死后,化作尸体,也在这火光中消失。

    从无到有,从始至终,火焰就代表着生命和死亡,默默的注视着整个部族的生老病死。<i></i>

    直到某一刻,越来越多的部族在火焰中诞生,练成一片,最原始的国度产生,信仰和文明之光开始萌发。

    轰!

    一种无形的力量在这一刻灌入王灿的体内,令这虚幻的世界无比真实,他的眼前,一束橙黄而明亮的火焰燃烧,火光当中,一重重层层叠叠的幻想纷至沓来,有强者以火焰为本源,踏足天地,有强者以岩浆为浴池,炼体焚身,有强者以太阳双目,怒视众生.......

    这一幕幕场景如同过山车一样一闪而过,可却让王灿的内心在不断的变动,甚至便的沧桑古朴,他仿佛一个时间的见证者,见证着这些历史的变动。

    轰隆隆~

    世界积攒到了某一刻,仿佛得到了某种触动,王灿的体内,晶莹的规则晶体在绽放着光芒,它的下面,一簇微弱的火光正在萌发......<i></i>

    一道若有若无的领域之力在王灿无疑是的催动之下,向着周围蔓延而去,直到触碰主殿的墙壁才停止蔓延,下一刻,火光冲天,一团团一簇簇,在他的领域笼罩范围之内,毫无力量的普通火焰自由的勃发。

    这点火焰宛如最普通的灶火,可却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领域之力在缓缓的消退,在平凡之后,疯狂的力量宣泄而出。

    王灿从沉眠中醒来,张开双眼,瞳孔当中,两团橙黄的火焰缓缓消退。

    “返璞归真嘛?”

    喃喃自语,看似在质疑,可是他的内心却在兴奋,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火焰,它最特殊的不是它的力量,而是蕴含其中的文明。”

    <i></i>

    “人族之中,每一点的进步都包涵着对火焰的利用。”

    “从生到死,从弱小到强大,无论你怎么否认,你都是在这火焰笼罩下的文明当中成长。”

    王灿轻声的念叨,看着眼前的梧桐木上面,一团虚幻却真实的火焰缓缓升腾,他伸出手,将这火焰笼罩,浸入其中,感受着这平凡的温度。

    如果是一开始便让他接触这火,那么他会诧异,为什么人皇珍重的火焰会这么平凡,可是现在,他不必了,因为他懂的,这火焰当中强大的从来不是本身,而是其中蕴含的意味,代表着人道文明的韵味。

    这才是最强大的。

    只要人族存在一天,那这火焰就不会灭绝,只要这火焰不会灭绝,那掌握这团火焰的人又如何会死亡。<i></i>

    这便是那位人皇能够摆脱自身必死命运的关键吧。

    想到这里,王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现在他可以好不夸张的说,自己已经站在火之规则领悟的高处,纵然差那些站在最巅峰的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和他们已经绝了前路不同,他的火之规则却有着无限可能,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有想法,那么他的火之规则就能无限发展。

    此刻......可以说王灿的火之规则再也没有上限。

    随着王灿一声淡淡的轻哼,一丝一丝的杂质从他的规则晶体当中被剔除,而另外却有着澎湃的力量涌入,一进一出,维持着一种平衡,可是这平衡之下,却是王灿的实力在突飞猛进。

    他的肉身越发的强壮,他的灵光越发的璀璨,他体内的规则晶体越发的晶莹,甚至这种变化已经影响到被他完全掌控的世界种子,这混沌色的外表,一丝火光盘旋。

    “此时此刻,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火焰,不对,这不应该叫做火焰,而是人道之火,这是我人族掌握的火焰,这其中的力量是人心,心不死,火不灭,纵然一时摧残,可终将再度崛起。”

    “所以......火焰也代表了希望嘛?”在这种贤者世界的加持下,王灿的脑海无限活跃无限遐想。

    也仿佛抓到了人皇在他身上布局的关键。

    似乎就是这火焰代表的希望?

    是的,没有一位曾经掌控天下的至尊愿意在一座帝陵当中被束缚,被牵扯,化作一个囚徒,这是一种屈辱。

    他留下希望在王灿的体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脱困而出。

    “可......这真的有点高看我了。”

    嘴角浮现一抹苦笑,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放在他的身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真知境,为什么不是林唯缘,为什么不是罗天,而是他?

    就因为他的境界是其中最弱的嘛?

    “你似乎已经猜到了不是嘛?”就在王灿沉思的时候,一个人影在他的背后出现,拉的很长,幽幽的叹息传来,仿佛一个囚徒的无奈。

    不用说,此人自然就是那位曾经的天地至尊,人皇,神火氏!

    “人皇陛下,你可真是看得起我啊!”王灿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苦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