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看得起你,而是你自己看得起你。”人皇的嘴角微微噙着笑意,看着王灿清淡的说道:“对我而言,你只是我布下的无数个可能中的一个,若是成功固然欢喜,可失败了,也不至于让我心疼。”

    王灿默然,随即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人家是谁?那可是曾经天地间的至强者,还是人皇这种掌握一族命运的权势人物,他们可能将希望放在一个弱小的后辈身上?

    想想也不可能。

    狡兔三窟这点道理王灿都明白,难道这位人皇会不知道鸡蛋放在不同篮子的道理嘛?

    或者说,此次来帝陵当中,每一个得到机缘的人都可能有这位人皇在布置手段,区别就是方式的不同。

    他王灿是因为机缘巧合得到凤凰羽,才能到这位后妃的宫殿见到人皇,这只是巧合,没有所谓的种种布局。<i></i>

    “王灿明白。”点点头,整理好心情,王灿的眼神澄澈无比的看着人皇,此刻他已经是真知境巅峰,实力足足翻了好几倍,若是再一次遇见方宏,王灿有信心......跑掉。

    没错,只是跑掉,因为方宏再怎么说也是一位积年的老牌化天武者,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王灿能够抗衡的,除非他同样突破化天境,才有机会击杀了他。

    “陛下放心,王灿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定然不会忘记陛下的付出,将来若是有机会救陛下离开这牢笼,晚辈必然不遗余力。”

    好处收了,人情欠了,也需要表表态度了。

    这点基本礼节王灿还是明白的,至少他知道自己还是要脸的,吃干抹净不是他的风格。

    咯咯哒~<i></i>

    “很好。”人皇只是点点头,随即脸上露出笑容,满意的拍了拍王灿的肩膀,然后仰头看着这天地,轻轻的说道:“本皇在这世界待了多少年了,一万年,十万年,亦或是更久,我已经记不得了,这方天地就像是一个牢笼将我束缚在这里,囚禁我,试图用时间磨灭我存在的痕迹。”

    “你可知道走我这一条路的前辈都是这天地的棋子?”人皇平平无奇的话中仿佛一道惊雷,让王灿糯糯不敢出声,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能够插嘴的。

    “从天地初开,凶兽横行,到龙凤齐鸣,神兽称霸,再到后面的妖族一统神州,乃至现在的人族盛事,这天地之间,帝境的强者不多,可从来也不少,不提其他族,就是我人族,除我之外,还有数位人皇被授予天地至尊的权柄,成为远超天阙境的强者。<i></i>

    按理而言,我等应该和天地同存,可结果却是我等死的比那些天阙境的圣人要快的多。

    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自问自答,人皇根本就不等王灿回答便幽幽的说道:“因为没有了价值,从我等被授予权柄的时候,便有了责任,当我们的使命完成,在这天地眼中便从有用的棋子变成了无用的棋子。

    而一个无用的棋子却让天地无休止的供应其消耗,可能嘛?所以只有死,也只能死!”

    说道这里,人皇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王灿根本看不懂这位在冷笑什么。

    虽然从人皇他们的角度来看,天地不仁,可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看,这却没什么毛病,毕竟没有至强者独霸,这天地之间才能更为均衡的发展。<i></i>

    虽然心中有所想,可却不会说出来。

    好在人家人皇也就是难得一见外人,随便说两句,此刻闲话说完,自然是该离开了。

    只见人皇看着王灿轻笑一声,嘴角颇为玩味的说道:“你来本皇这里,若是让你现在离开,岂不是显得本皇有些吝啬,不过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唯有外面那些女人还算有点特殊,你去挑几个,今晚给你侍寝,也算是本皇一点心意。”

    额......

    有心拒绝,说一下自己不是那种人,可面对人皇一双洞彻人心的眼神,王灿偏偏说不出来,只好羞愧的低下头。

    毕竟人皇说的很有道理,外面那些宫装的少女确实很特殊,每一个仿佛都是玉雕雕刻成的灵物一般,千般秀气,万种风情。<i></i>

    尤其是那个叫彩衣的少女,更是让王灿怦然心动,这种心动不是来源于心灵,说实话,王灿还没有看一个爱一个的滥情,这种心动是来源于身体的诚实。

    换而言之,在面对这个彩衣的少女时候,王灿大脑说话是不管用的,管用的是下半身。

    这时候,充分凸显了王灿下半身动物的特点。

    心有所思,王灿慢慢的踱步离开主殿,刚一出来,便看到一张张热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王灿,好像十万年没见过男人一样。

    嗯.....不对,这里除了人皇,的确没有其他男人,并且人皇的心思只放在那位凤凰一族的后妃身上,这些宫女根本没有丝毫机会。

    并且那位人皇估计也是精力旺盛,行事之间毫不避讳她们,几十万年积累下来的怨气和好奇心估计能让一百个王灿这样的青年为之身体发虚。

    “郎君,陛下已经吩咐彩衣给郎君准备好客房,现在春色正好,可否安歇?”一声轻柔到极点,可是却如同痒痒挠一样挠着王灿身心的柔声轻轻响起,再一回头,手中已经握着一双白玉细手,两抹藕臂摇曳,神色我见犹怜。

    “彩衣姑娘。”王灿赶紧推辞一二,想要挣扎一下,表现自己君子的一面,可是眼神刚一触及急着柔情似水的目光,便没有拒绝的心思。

    “这......好吧。”纠结了良久,最终拗不过自己身体,王灿轻轻的点点头,顿时眼前的彩衣的脸上升腾一片红云,两朵飞过脸颊,虽然身子都在颤抖,可仍旧强撑着镇定。

    “陛下可是吩咐彩衣,让彩衣挑几个姐妹共同侍奉郎君,不知道郎君看彩衣这些姐妹可有入目之人......”

    “额......有......”

    “嘻嘻......”

    一阵娇笑,莺莺燕舞,虽然有些为难,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其中最符合自己审美的宫装少女。

    偏殿之中,一夜良缘。

    白玉为马,山峦作枕,金肌玉骨催人老。

    月色如画,两手变龙,瀚海深渊掌见伏。

    这是夜色微凉,陷入贤者时间的王灿在默默沉思,这是作为一个种族开创者的烦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