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宏的理想很丰满,也很合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有抽出思绪,一道璀璨至极的刀光便从他的身后骤然而至。

    这刀光来的绚烂,来的突然,一道清晰的白光冲破云霄,直刺方宏的后脑。

    璀璨、华丽却偏偏布满着森寒的杀机,宛如寒冰地狱,深渊冥土降临人世,而他方宏就是被审判的凶徒。

    在这刀光的背后,他的主人眼中寒芒闪闪,带着极致的冰冷,绝情而冷酷,可偏偏却有一番缥缈至极的风度。

    “血刀门!”

    极其狼狈的躲开这突如其来的刀光,方宏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嘴角挤出几个字,眼中绽放着骇人的精芒。

    “血刀门居然和四大神宗联合,你们这一脉莫不是要背弃魔宗不成!”<i></i>

    一声冷喝,方宏厉声,眼光四下扫视。

    他是真的怕了,那刀光之中蕴含的刀意太恐怖了,仅仅是刚才那普通的一击都让他颇为狼狈,使尽大半的力气才勉强躲开,若是对方全力出手,刀道的规则全部绽放,那结果就不是狼狈的躲开,而是身首异处!

    这是血刀门的传统,十年磨剑,百年铸刀。

    普通的血刀门传人倒是无所谓,可对于真正的血刀门核心传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未开封的魔刀,这魔刀被他们用毅力用精血封存在心中,直到他们走到真知境的巅峰,遇到最合适的祭刀人才会张开魔刀。

    将百年甚至千年的魔性和血气化作那通天彻地的一刀,劈开前程,劈开生死。

    自此之后锋芒毕露!<i></i>

    这是血刀门。

    “罗天嘛?”方宏的眼略微的浑浊,心中微微颤抖,以他化天境初期的修为都不足以让这位血刀门的门徒开封,那么他的对手是谁还需要猜嘛?

    唯有罗天,也只有罗天的身份才能让这位血刀传人追杀至此!

    “那么.......本座真是被小瞧了呢!嘿嘿!”

    松开双手,方宏整个人无风自动,虽然是化天境初期,可是凭借着丰厚的经验,他第一瞬间就明白这是一场硬仗,也很果断,默默的闭上眼,催动元力按照某种深奥的轨迹运行。

    “嗯?天魔宗的吞天术!”厉工手中握着一柄平平无奇的刀,让人不敢相信那刀居然能够发出刚才那般璀璨的刀光。

    “吞天术?”王灿和厉工站在一起,但仍旧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厉工还没有让王灿放心到生死相交的地步!<i></i>

    厉工看了王灿一眼,面无表情,淡淡的点点头说道:“老家伙是罗天的养父,魔宗老资格的化天境强者,会的秘术很多,这吞天术就是天魔宗一脉的秘传,能够以化天境初期的修为强行抽取开辟世界内的世界之力,可是这一招施展之后,必然跌回一个阶位,他是化天境初期,施展了这一招,整个世界溃散,修为倒退回真知境巅峰,并且此生再无望化天。”

    顿了顿,厉工看着方宏,讥讽道:“没想到你这条老狗倒是很忠心!”

    此时此刻的方宏已经彻底施展了吞天术,神色之间略显痛苦,可是却惨笑着回道:“血刀门的传人,怪不得敢以真知境巅峰的修为闯进帝陵和少宗主争锋。”

    “没错,罗天必死!”厉工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这恨意让王灿都有感觉心惊。<i></i>

    不敢多问,他看着方宏,说道:“老魔头,那罗天莫非是你亲儿子,你居然为他付出那么多,你可知道,施展了这一招之后,你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方宏大笑一声:“死又如何,本座逍遥近万年,活也活够了,临死之前能够成为血刀门传人的祭刀之人我也满足了,嘿嘿!”

    成为祭刀的人还很荣幸?王灿表示不理解这种脑回路。

    紧接着厉工的话更是让王灿无语。

    只听见厉工轻声的说道:“纵然你施展的吞天术,可是你的世界本就弱小,抽取的世界之力能有多少?发挥的实力最多不过化天境中期和化天境后期之间,只有这种程度,你也配让我开刀?”

    轻声的嗤笑,旋即继续说道:“只能说你太天真了,罗天是我祭刀之人,这一点你阻止不了!”<i></i>

    “哈哈,纵然知道希望渺茫,可我为什么不试试,若是你撑不住开刀了,那我倒要看看你可还有何种手段和少宗主抗衡!”

    一声惨笑,方宏化作一团魔云冲向厉工,至于王灿,则是被对方选择性的忽略了。

    “小瞧我嘛?”王灿看着对方,轻声的呢喃道,旋即轻笑一声,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轻视呢,不过也好,让我看看你们之间的战斗。

    厉工瞥了一眼王灿,微微一笑:“朋友,十息之后,全力出手。”

    说完,大步踏前,手中的长刀微微颤抖,再一次焕发出生机,仿佛一条白色的蛟龙,刀光如浮沉,起伏朦胧,却是夺命之光。

    “吼!”

    身化魔云的方宏则是结结实实的承受着这一招,同时一道金色的光芒在这魔云之内绽放,这种力量,是世界之力。<i></i>

    刚才厉工的一刀直接劈在了方宏的核心之上。

    “想要杀我,仅仅是这样还不够啊!”方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他的声音略带沙哑,音调也颇为怪异,可是却是在笑着。

    ‘真是个痴情人。’王灿摇摇头,转而看着厉工,他的手上,王灿第一次见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刀法,每一刀都划过一道刀光,这刀光看似相同,可是却刀刀不同,每一招都蕴含着不同的感情。

    极于情嘛?

    想到血刀门的一些传闻,王灿微微点点头,这样的宗门却是只是挂一个魔宗的牌子,事实上却是最正统的刀客一路。

    不过十息?

    想到厉工之前说的话,王灿心中略微质疑,他方宏现在的实力好歹也是接近化天境后期,厉工有何本事能够在十息之内逼迫方宏露出致命的破绽?

    定了定神,王灿仔细看过去,看着两人之间平平无奇,却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惊天动地威力的战斗。

    .......

    八!

    九!

    十!

    第十息了,可厉工说好的机会呢?

    王灿紧皱着眉头,仔细的探寻,眼眸恍若耀眼的太阳,仔细的扫视过去,看到方宏毫无异样,心中生出疑心。

    不对!

    是那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