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血棍探出,直捣黄龙。

    一刹那的时间,王灿敏锐的察觉这就是杀死方宏的关键,那抹毫无防备的金光。

    “死来!”

    一声大喝,王灿手腕急速抖动,全身上下血气喷发,宛如一个巨人,一步踏出,轰隆一声,顿时让正在和厉工交战的方宏心神不稳,狠狠的怒视着王灿,可下一秒,方宏只感觉胸口一阵剧痛。

    旋即化身的魔云开始急速抖动,终于在某一刻再也无法维持这样的形态,一张苍老的面无血色的脸出现在王灿和厉工的面前。

    “该死啊!”方宏口吐鲜血,连连后退,直到半个身子都被血色浸透才堪堪停下,他惨笑的看着王灿和厉工:“现在的年轻人啊,年轻人啊,真是不得了,我这种老人家已经不中用了,不过我觉得我临死之前还能带走一个,你们说,谁想和本座这个老头子一起走呢!嘿嘿。”<i></i>

    听了方宏这话,王灿眉头一皱,这老东西是准备自爆了啊!

    顿时大声说道:“厉工,这家伙已经是丧家之犬,没必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慢慢磨死他就行了。”

    王灿这方法是最稳妥了,因为破掉了方宏的魔云身之后,他面对厉工的刀的时候再也无法从容。

    每一刀切在他的身上,那边是真的切在他的身上,纵然以化天境的修为,也扛不住厉工刀的锋利。

    “不必!”面对王灿的好意,厉工只是摇摇头看着方宏,面无表情,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方宏想要临死之前拖我等下水,恐怕是想多了!”

    “是嘛?”就在这时,方宏眼中闪过一道狡诈和决绝,右手撑地,纵声一跃,扶摇而上,旋即单手朝下,“本座可不觉得我没有这个能力啊!”<i></i>

    “小辈,尝尝本座这招从天而将的天魔掌!”

    黑气弥漫,顿时魔音袅袅,仿佛置身极乐,王灿在那么一个恍惚的时间居然差点沉迷其中,好在早有防备,加上龟甲守护才堪堪即使脱离,他轻哼一声,身子微微一荡,如同一团火焰飘散。

    厉工看着王灿做完这一切,才回过头来,直视着方宏,神色之中没有丝毫焦躁甚至急迫。

    他上前两步:“方宏,我厉工佩服你的忠心,可罗天......我必杀之!”

    手上的刀微微抬起,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从天滑落,一道刀光顺着正中心的轨迹直冲天际。

    这刀光纯粹,毫无杂质,是厉工体内蕴养的一口气,没有元力加持,没有规则加持,更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融入。<i></i>

    它就是刀,刀也就是它!

    看似单薄无比,可却锋利异常,直直的穿过层层叠叠的魔音环境,劈碎了方宏的掌,劈碎了方宏的臂,劈碎了方宏的身,最后穿透虚空斩断了他的世界,将一切化归虚无。

    刀落,人死!

    方宏的尸体宛如一块落石飞快的坠入地下,被王灿收起。

    这种东西对厉工这种大宗门的继承人来说,不值一提,可对王灿来说却弥足珍贵,更不用说从莫元基那里搜刮来的阴阳磨盘可还靠着化天境强者的尸体开启呢。

    虽然这方宏只是化天境初期,连世界都被斩灭了,可身体当中的世界痕迹并没有抹除,还是有有一定价值的。

    “不介意吧?”王灿收好这尸体,将方宏的储物戒指拿出来,摆在厉工面前微微一笑:“厉工兄弟,这方宏的尸体算我的功勋,至于这储物戒指的东西,咱们一人一半。”<i></i>

    “不必了,这点东西对我来说......”杀了敌人,厉工脸不红气不喘,丝毫看不出经历一场大战的模样,他摆摆手,示意这点东西就不需要了。

    可王灿终究是“老实人”很果断的说道:“这储物戒指我出力很小,一人一半是我占便宜,里面的东西我知道你或许看不上,可你背后的血刀门呢?你杀了罗天成为少宗主之后,在魔宗内的打点呢?还不是需要这些资源。”

    一边说着,一边从里面掏出了大部分的东西,魔道典籍这一类王灿只是灵光微微一扫就不再关注,与他无用,所以全都给了厉工。

    至于剩下的物资,则是一人一半,珍稀一点的资源也都是紧着厉工来。

    看到王灿这样做,厉工到了嘴边的话被收了回去,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王灿分好的两堆东西轻轻的摇了摇头。<i></i>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确实不值一提,可终究是一位化天境的私藏,尤其是这些功法还是对血刀门有不少好处的,完全可以私下处理了换取一些资源。

    至于被魔宗发现?

    那真是笑话,九脉争锋,这可是魔宗的圣人亲自开口的,谁也不可能说一句不是,他方宏身为罗天的人,杀了也就杀了,难不成还有人要为死人张目不成?

    若是有?

    厉工的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道寒光。

    那就送他去和罗天主仆团圆!!!

    看到王灿处理完毕之后,同时伸手揽过那稍微小的一团,厉工心中微微有些暖意。

    在自私自利的魔宗,除了自己几个师兄妹,他再也没有感受这样的照顾,顿时升起一股好感。<i></i>

    手轻轻一挥,将王灿怀中稍显少的一团资源收入储物戒指,同时淡淡的说道:“既然是你分的,那就我先选,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这里面藏着什么好东西。”

    ‘傲娇!’

    王灿愣了愣,看着手上的东西没了,同时看着厉工毫无表情的面部,心中暗自摇摇头,他是清晰的知道厉工在刚才对他的好感度提升了不止一点,足足五点的好感度。

    可现在却说出这样不近情理的话,那不是傲娇是什么?

    别的不说,看着厉工冷冰冰的脸上和截然不同的内心,王灿突然觉得这小伙子还挺可爱!

    嘿嘿嘿!

    擦了擦嘴角。

    “你在干什么?”这动作果断被厉工发现,后者微微皱眉。轻声道:“你若是再不去林唯缘那里,他可能就要被罗天围攻了。”

    “嗯?”王灿神色一变,罗天留下了方宏,可是追踪林唯缘而去,虽然林唯缘身边也有人,可和罗天相比,还是远远不如,若是被缠住,确实危险。

    “事不宜迟,赶紧走!”王灿赶紧收敛起自己的轻浮,顺着林唯缘留下的线索,直接张开实力,顺着这九重天的力量排斥规则冲上第六层。

    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四处狼藉,遍地的废墟,毫无生机的广袤山峰之上光华闪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