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天,看来你是准备和我不死不休了!”

    山峰之上,天雷滚滚,林唯缘手执长剑,凌空而立,周围微微晃动着霞光,宛若天生下凡,只是身上略显狼狈,明显是受创了。

    而对面的罗天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到底领先一个小境界,罗天看起来还是占据上风。

    此刻,他的发须无风自动,冷冷一笑,看着林唯缘,轻声道:“林唯缘,你我二人分属魔宗和四大神宗,本身便是不死不休,何来准备一说?”

    顿了顿,罗天突然笑了出来,指了指四周说道:“当然,我罗天从来不是死的那一个,看看四周吧,你的那些师弟已经快完蛋了,你这个做师兄的焉能独活?嘿嘿嘿!”

    一边说着,一边挥挥手,擎天巨掌宛如魔神之手,狠狠的拍向林唯缘,可后者也不是吃素了,长剑微微一抖,一道剑芒便破开这掌。

    两人打了这么就,早就熟知彼此之间的底细,这点试探性的进攻无非就是消磨时间。

    “林师兄,我来帮你!”

    就在罗天全神贯注的应对林唯缘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一根柱子穿透空间,轰杀过来,同时耳边回响起这声音,他心中冷哼,回头看了一眼来人,顿时涌起不好的感觉。

    一边屈指一弹,将王灿的长棍弹走,同时沉声问道:“你居然还活着,我父亲呢?”

    “哈哈,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嘛?我活着,你那位老父亲自然已经死了!”王灿宛如一个愣头青,大大咧咧的对着罗天,同时对林唯缘微微点点头。

    “什么!”

    罗天看着王灿,眼神死死的睁着,甚至泣出了一丝血迹,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他......死了?被你杀的?”

    “不可能!”

    “不可能!”

    “竖子,你不过是一个真知境后期,嗯,不对,是真知境巅峰,可是就算是真知境巅峰,你也绝对不可能杀死他,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否则,我必将你剥皮剔骨,让你品尝我魔宗的酷刑!”

    罗天根本瞧不起王灿,一个小小的真知境巅峰也敢妄言杀死化天境的方宏,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要不就是另有其人,要不就是........他在骗他!!!

    “哈哈,罗天,你是魔宗的少宗主,位高权重,我一个四大神宗普普通通的弟子怎么敢欺骗你,这方宏的的确确就被我杀了!”

    普普通通?

    林唯缘看着王灿嘴角抽了抽,日神宗阴阳境大能的亲传弟子也叫普普通通,那传出去,整个神州浩土的那些普通武者不就是连渣滓都不如嘛?

    和林唯缘的闲情逸致不同,罗天的双目已经微微赤红,因为王灿从储物戒指当中掏出了方宏的尸体,尤其是头颅。

    虽然这透露已经干瘪的不像话,可是罗天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他的养父,是从小将他带大,教他做人,教他成魔.......帮助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方宏!

    ‘要暴走了嘛?’尝试了那么多次,总算是激怒了罗天。

    王灿早就开眼看过罗天的气运,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天才,若是没有厉工,他这个少宗主的位置几乎无可动摇,可怪就怪在厉工的背景远远比罗天硬,那么这个原本在天地之间能够一展宏图的罗天也只能成为厉工的试炼石,用生命成就厉工的未来。

    ‘暴怒的罗天实力几乎更上一层,可正是因为他的实力越强,林唯缘才不得不依仗我和厉工,厉工是魔宗之人,林唯缘不可能对他倾注感激,那么我这个四大神宗的师弟便是林唯缘感激的对象了。’

    王灿眼中精芒一闪,思绪万千。

    “我要杀了你!”罗天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死死的盯着王灿,右手微微一抬,便是一道黑色的邪火,散发着狰狞,其中隐隐约约焚烧空间的恐怖即便是王灿离得这么远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郑长老,拦住其他人,我要杀人了!”

    罗天的话很淡,可是一直和洪云方战斗的郑长老则是猛然打了一个激灵,瞬间认真起来,毕竟他是化天境后期,和洪云方打成一个“平手”的原因就是他全程划水,现在罗天认真起来,郑长老可不敢大意。

    并且.....他瞥了一眼王灿的方向,这个人可是杀了他孙子的凶手,他焉能放过,要知道他的那个孙子可是他最疼爱的孙子。

    并且,郑长老想的更多,方宏死了,罗天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没有了,他这个陪着对方出生入死的郑长老岂不就取而代之,成为罗天最信任的人?

    哈哈哈!

    这么一想,郑长老身心都在颤抖,甚至他都开始感激王灿杀了方宏。

    在这几秒之间,可是苦了洪云方,后者的脸上已经闪过了决绝,面对一个化天境后期的压力难以想象。

    “死!”

    罗天盯着王灿,缓缓的拉近,每一步都仿佛死神在敲钟,每一步都压缩空间,数千米的距离,聊聊两步,便到了王灿的身前,似乎只是一伸手的距离。

    “很聪明,放弃了吗?”罗天看着王灿喃喃自语:“还是你以为身后有人就可以无视我了?”

    即便盛怒,可仍旧保持着绝对残酷的冷静,他盯着王灿的身后,旋即将目光挪移道王灿的身上:“算了,还是先杀了你。”

    说这话的时候,宛如王灿就是一只鸡仔,捏捏手就能搓死。

    这让后者心中气急。

    呵呵,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杀死的?

    眼中燃烧起熊熊的火焰,旋即在罗天的压迫之下,他居然顶着压力,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规则领域铺开,一道道橙黄的火焰牵动之下,莫名的人道气息宛如天降,附身在王灿的身体,让他犹如一个从远古走来的代表着薪火和希望的巨人。

    “轰!”

    一声巨大的碰撞,一朵云雾幽幽升起,两道火焰的碰撞摧毁了大半个山峰。

    此刻,不只是罗天吃惊,就是林唯缘和洪云方这两人都忍不住惊讶,更不用说赵山和胡毅更是瞪大了眼珠。

    王灿.......王灿......居然和盛怒之下罗天打成了平手。

    那怕这平手只是一招,哪怕这一招只是对方克制下的一招,可仍旧不可思议。

    “这......这.......王灿怎么可能那么厉害?”胡毅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不知死活的想要和王灿比试的模样,顿时闪过一丝羞愧,旋即转身应对自己面前的敌人。

    “很好,很好,你已经成功的激怒我了。”罗天气急而笑,顿时微眯着眼,看似人畜无害,可是气息却攀升了不止一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