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的林唯缘在吃惊之后,反而冷静下来,他看着王灿的方向若有所思。

    ‘这就是你停留在第五层的原因?人道的气息,有意思!’

    思绪一转,林唯缘便深吸一口气遥遥对着罗天,他知道能够挡下罗天这一招已经是王灿的极限了,该他出手了:“罗天,想杀我的人,你可问过我林唯缘的意见?”

    一步轻踏,咫尺天涯,林唯缘已经挡在王灿的面前。

    “哈哈,你们都得死,又何必分出一个早晚?”罗天嘴角噙着笑容,略显阴柔的脸上看似亲切无比,可身处其中的王灿却仿佛感受到四周的元力仿佛化身成惊涛狂涌的大海,而他则是这海上的一夜扁舟。

    “终究是差距过大啊!”王灿轻轻的说道,同时看着罗天的背后,厉工的眼神中挂着淡淡的忧伤。

    “罗天,你难道还不明白你根本杀不死他们两人嘛?”

    “呵呵,血刀门的厉工,我知道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敢跟随我来这帝陵,但是你若帮我杀了这两人,他日我登顶魔宗,许你权势一生!”

    “可能你不知道,方宏是我和他一起杀死的。”厉工淡淡一笑,看着罗天,抹了抹刀身之上尚未干去的血渍,旋即放在手中轻轻的抿了抿:“仇人的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你.......”罗天已经气的发抖,他看着厉工,略带惨笑:“你居然敢和四大神宗的人联合?”

    “你可知道我今日为何而来?”厉工淡淡道。

    “为何?”罗天皱眉。

    “为杀你而来!”厉工仍旧风轻云淡的说道,仿佛杀罗天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

    “哈哈,真是笑话,纵然你血刀门有养刀一说,可想杀我?真是天真。”罗天此刻已经放弃杀死王灿,纵然盛怒,他也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更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应对三个人的联手,尤其是这个同为魔宗的血刀门。

    面对罗天的质疑,厉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眼中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愁绪,隐隐有一丝忧愁:“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碰见了师尊,他说我是天生的刀客,让我随他修行,同行的还有我那位调皮可爱的妹妹。

    血刀门很残酷,可也很温暖,那是我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间,我有一个疼爱我的师尊,也有一个我疼爱的妹妹,他们是我一生最无法忘记的人。

    可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天魔宗的少宗主成年了,他需要一百零八个少女的心头血作为他成年礼的纪念。

    纪念,没错,只是一个纪念,然后我的妹妹就成了那个被选中的人,我仍旧记得的我的师尊,当时不过真知境,被你们天魔宗的长老一掌杀死,而我那可怜的妹妹则被带走,成为了你的纪念品。”

    说到这里,厉工已经在颤抖,他的情绪在剧烈的波动,甚至连他手中握着的灰色的刀都在颤抖,甚至仿佛在哭泣:

    “这一幕之后,我沉默了,我跪在师尊的墓前向他发誓我厉工终将为他复仇,所以我藏刀,养刀,用我对你的仇恨去孕育这一柄刀,他的名字的叫满天红,因为我相信你的血能浸染这片天空!”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地,厉工的神色开始逐渐冰冷,他身上的气息逐渐绽放,锋芒毕露的厉工宛若一柄通天的魔刀,一层黑气弥漫他周身,他手中微微用力,灰色的刀身在不断震颤,直到良久之后,这灰色褪去,变成了黑色,只有刀刃之上一抹闪耀至极的白色。

    “罗天,该了结了!”

    闭目,一声轻轻的呢喃,下一秒厉工睁开眼。

    杀神临世!

    “满天红!”

    一刀切出,这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一道刀光,从厉工的手上拉长,一点点的切开一切挡在他面前的一切。

    这是血刀门的刀......开封了。

    这是最闪耀的刀,也是每一个血刀门门徒最至情的一刀,一刀之后,杀死的不只是敌人,也是自己,是过去的自己。

    这一刀之后,他的人生便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情谊,因为所有的感情都孕育在这一刀之中,一刀之后,万事皆休,唯有真我存在,而这真我存在的意义也只为刀,最纯粹的刀。

    这是血刀门立于世间万年被所有人,哪怕是身为敌人的四大神宗认可的原因。

    因为他们是最纯最真的刀客!!!

    “可是想杀我还是不可能啊!”罗天看着厉工,哈哈一笑:“说的很感动,可是那又如何,我是天魔宗的少宗主,也是魔宗的少宗主,这天下终将是魔宗的,也是我罗天的。”

    “天魔生,万魔殇,天崩地倾!!”

    一念之间,天地色变,这就是魔宗传人的厉害嘛?

    王灿深吸一口气,这两人之间的争斗还真是激烈啊,响起厉工请求他的事情,王灿知道自己必须要出手了。

    因为罗天很强,根本不是厉工一个人能够杀死的,可是他动手了,哪怕是将动手的希望寄居在王灿和林唯缘这等死敌的身上。

    “罗天,你似乎忘记了,还有我们!”不等王灿开口,林唯缘一剑刺出,化作千万剑影,最后形成一道风暴,冲向罗天。

    而王灿也不甘落后,他虽然没有林唯缘强,可全力爆发之下,也是一股绝对不弱的力量。

    他手中的暴血棍猛然插入方宏的尸体之内,疯狂的吸收血气,然后一棍挥出,这一次,没有伪装成血莲宗的人,因为华而不实。

    这因为暴血棍是棍子,而棍子,只有最本质的大力轰出才是最强大的一招。

    血气、剑影、刀光齐聚,整个六重天已经再无完整的一片土。

    轰!

    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和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魔神塌了,天魔哭了,血雾喷洒,弥漫整个天空,就如同厉工所说的,这一招叫满天红,那么你罗天的血便要布满整个天空。

    “咳咳咳~”厉工捂着身上的伤痕,罗天死了,可临死之前爆发的强大战力也足以让王灿等人心惊,尤其厉工,更是被重点针对,一神的内脏几乎崩溃,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要杀他,那么他几乎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