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杀我嘛?”厉工的嘴角咳着血,看着林唯缘和王灿的方向笑道:“我们之间的交易随着罗天的死亡已经结束,现在,我们不再是盟友,而是敌人,怎么?你们决定好怎么杀我了嘛?”

    咳咳~

    又是一大团血被厉工吐出,脸色苍白无比,不过一双眼睛倒是很精神,如同回光返照的病人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王灿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厉工笑了笑,抿抿嘴,便别过头去。

    林唯缘什么人,他很清楚,厉工什么人,他也略知一二。

    林唯缘是一个少有的好人,并且极其自信,他不愿意乘人之危,更不愿意对几乎救了他一劫的厉工下手。

    而厉工同样如此,身为血刀门的人,怎么也是魔宗九脉之一的嫡传,别看他现在风一吹便要倒下,可王灿相信,他们若是动手,必然迎接对方惊天动地的一招。

    这一招或许杀不死王灿和林唯缘,可是却能帮助那边罗天的手下,给他们制造机会。

    “厉工,你小看我了。”林唯缘手中微微一曲,弹出一粒丹丸:“天品疗伤丹,能够缓解你的伤势。”

    看着厉工捏着丹药吞服入肚,林唯缘才继续说道:“我虽不是顶天立地的人物,可也不是对并肩作战的朋友下手之人。

    如你所说,罗天身死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重新变成对手,可我希望我的敌人是一个完整的厉工,而不是一个抱着鱼死网破的垂死之人。”

    “呵,迂腐!”厉工看着林唯缘和王灿眼中莫名闪动,旋即冷笑一声:“别以为你们放我一马,我便会对你们感恩戴德,与我而言,你等不过是迂腐小人,但愿你们不会后悔错过杀我的唯一机会,哈哈哈!”

    厉工身形微微一滞,旋即毫不在意的开始打坐,吸纳林唯缘递给自己的丹药,同时在没有人在意的地方,他的手腕,一道雪白的银线缓缓的消失。

    看着两人表演的王灿只能摇摇头。

    林唯缘是欣赏厉工,可却偏偏说出一番自大的话,而厉工心知肚明,却偏偏仰头傲娇的轻哼,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

    果然,爱情来的总是那么曲折离奇......

    额,不对,不是爱情,是友情。

    ......

    另一边,那位被王灿杀了亲孙子的郑长老和其他的魔宗弟子几乎吓傻了。

    罗天......罗天这个魔宗的少宗主居然被厉工和林唯缘还有一条杂鱼给杀死了!

    这简直就是魔宗合并以来最震撼的事情。

    呼呼~

    不行,快跑!

    这是大多数魔宗弟子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可是这个时候郑长老突然厉声喝道:

    “少宗主身死,你等不思为少宗主报仇,居然想跑,你们是觉得我天魔宗的酷刑还不够残忍吗!”

    郑长老的话一出口,顿时那些人停住了脚步,因为天魔宗的酷刑真的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痛苦。

    就连说出这话的郑长老都是一脸凄厉,实在是因为罗天的生死已经让他走投无路。

    罗天是天魔宗一脉各种派系权衡出来的继承人,身上背负着振兴魔宗的期望,就这么在他郑长老的看护下不明不白的死在帝陵之内,他郑长老难辞其咎,若是返回魔宗,必死无疑,可是背叛宗门?

    呵呵,那更是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郑长老看着王灿等人的眼神真的犹如生死仇人一般无二。

    ‘该死的四大神宗,该死的血刀门,等老夫离开帝陵,定然要发动力量,让你们品尝到苦果!!!’

    “厉工,你是魔宗之人,若是你助我杀了这四大神宗的门徒,待我返回魔宗,我可以举荐你成为我魔宗的少宗主。”

    郑长老看着厉工的方向,大声叫道,同时眼中带着威胁。

    而厉工听到这声音,只是微微一笑,这笑容中带着讥讽,仿佛在说你一个小小的化天境的普通长老,有什么资格决定魔宗少宗主的位置?

    “该死!”得到厉工这幅态度的郑长老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火,顿时眼中微微一转,刚才罗天和他们战斗的一幕都被他看在眼中,此刻厉工正在打坐,明显受伤,而另外两人呢?

    郑长老不相信这两人还能安然无恙。

    “机会,这是最后的机会!”

    郑长老看着远处狞笑一声,心中暗暗说道;‘既然你不识趣,那就一起去死吧!’

    顿时郑长老气息狂涌,直接动用世界之力,威压四周,洪云方则是脸色难看无比,世界之力对于化天境武者来说弥足珍贵,每用一丝都会心痛,此刻郑长老不惜血本,一招之下直接重创了洪云方,随即不再关注自己这个对手,转而大喝道:

    “儿郎们,几个人拖住他们,剩下的人随我杀了血刀门的叛徒,和林唯缘还有那个垃圾!”

    一手挥出,意气风发。

    而王灿就不高兴了,好歹杀罗天也是有我一份的,怎么他们就有名有姓,我就是一个垃.圾了?

    不过很快王灿就错了,因为这个郑长老真的有将他当做垃圾的底气,挥手之间,万千冤魂哭嚎,群魔乱舞,甚至隐隐约约连通着一方鬼狱。

    这应该是这位郑长老开辟的世界!

    “呼!”林唯缘眼中微微警惕,他同样是化天境后期,纵然实力出众,可就如同郑长老所想的一般无二,罗天临死之前爆发的战斗力却是惊人,已经让他深受重创,此刻能够动用的元力不足一二,并且,对自己体内世界的联系都短暂失去。

    “危险了。”

    一边说着,一边看了身边,看到王灿神清气淡的模样,顿时心中安静下来,暗道一声:‘看来我这个师弟还是藏着一点底牌。’

    天见可怜,要是王灿知道林唯缘在想什么,他非得哭死不可,虽然他有底牌,但是他能够如此镇定的原因真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他相信林唯缘和厉工两大气运之子在这里,他抱着两人的大腿,根本死不了。

    “吼!”

    一声荒芜的兽吼,郑长老可不管他们有没有底气,他只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出手,错过了这机会,那么就必死无疑。

    此刻,他的脸上急速变化,一丝丝鳞片布满,将他的眼球都快挤出来,整个人已经彻底丧失了人形,变成了一个半人半妖的存在。

    “妖魔化?”一声清淡的嘲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