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天境的感觉真好!”

    闭上眼默默的感受自己体内的世界,王灿仿佛发现了某种新奇的玩具,此刻,他的意识就是这个世界的意识,俯瞰着地上的万物。

    事实上这世界只是刚刚开辟,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一片,更加上王灿用的是火之规则为主塑造的世界,自然更加荒凉一点。

    “不过可以和便宜师父一样,从外界引入一些资源。”心中微微思索片刻,王灿掐算了一下手指,才陡然醒悟自己已经闭关整整七年,心中说不出的复杂,这可是他有生以来闭关最长的一次。

    “哈哈,王师弟,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成功的!”门外,林唯缘推开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王灿,同时手上微微一挥,说道:“这是那鹰王的尸体,对我没用,送你了。”

    以林唯缘现在的实力,大妖这个层次的妖族尸骸已经没有什么参考价值,顶多是作为资源滋养一下世界。

    可有人道神火相助,他反而不愿意这些妖族的尸体污染了他世界中的纯粹性。

    “多谢林师兄。”王灿很欢喜的接过这尸体,然后看着林唯缘说道:“看林师兄的面色,估计外面的妖族已经清理完了吧!?”

    像是在询问,可王灿十分肯定,毕竟连大妖都凉了,剩下那些妖族的强者还能蹦跶什么嘛?

    果然,林唯缘点点头:“有神火令的帮助,我已经将人道神火融入我的体内,从阴阳境到天阙境已经没有门槛,只需要时间堆积就可以了。”

    难得的,说道这里,林唯缘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看着王灿:“若没有王师弟你,我这一趟恐怕要蹉跎良久。”

    “诶?都是小事。”王灿摆摆手,深藏功与名,然后说道:“林师兄,我们来这里也有十几年了,再不返回神州浩土,恐怕师尊和宗主他们真的要急了,而且.....也不知道我神宗和魔宗之间的战事如何了。”

    “是啊,当初的厉工......恐怕已经成长起来了。”林唯缘的脑海中想起那个手段和实力乃至心性都极其特殊的人,忍不住猜测,同时说:“如果有可能,真的不愿意和他当敌人。”

    废话,王灿也不想和他当敌人,毕竟是二分天下的天命之子,命不够硬的人基本上都是给对方送菜,没看见罗天的前车之鉴嘛。连一位圣人看好的弟子都废了,更不用说气运不凡的魔宗其他七脉的弟子,各个不凡,还不是扑街了。

    “以林师兄您现在的修为,那厉工绝对追不上,若是有机会生擒了厉工,也好将他感化到我神宗,成为同门。”

    “你说的不错。”林唯缘点点头,然后脸色微微一变,颇为复杂的看着外面,只看见一个丰腴的有着三分娇腻却仍旧英气逼人的女子走进来,风语瞥了王灿一眼,旋即盯着林唯缘:

    “你要抛下我和风儿?”

    林唯缘沉默,突然多了一个老婆和孩子,他心中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如果带回去,那定然是掀起一层轩然大波,这影响倒是其次,可林唯缘真的很担心这会伤了一直藏在他心中的那个身影。

    ‘可能我就不是一个好男人吧。’

    他心中自嘲的想着,可同时这个问题真的很让他为难,所以面对风语的质问,他只能选择沉默。

    “你还是不是男人,难道说一句话很难嘛?我风语虽然没见过世面大世面,可也知道你们那里的风俗,你放心,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保证不会烦着你!”

    眼圈微微一红,可风语仍旧倔强的抬着头看着林唯缘,两只手微微下垂,仿佛毫不在乎的模样,可从王灿的角落,却能看见她的衣角在不断的扭动,两只手指微微颤抖的缠绕着这衣角。

    “我.......”林唯缘看着眼前的女人,说没有一丝犹豫是骗人,可若是说相爱相守一生也是骗人的,此前七年,他都是靠着追杀妖族来逃避风语,可是现在,妖族也没有了他也要离开了。

    那么风语的问题就已经提上了日程,到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说法。

    “王灿,你说我该如何?”林唯缘传音问道,他是实在拿捏不准,因为这超出了他的阅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等阵仗。

    另一边的王灿早就知道林唯缘会问他,毕竟作为一个君子,他林唯缘还做不到提起裤子就不认人的地步,这一点,和他王灿不像。

    要是风语给他王灿,此刻哪里有什么矛盾,这七年之间,该睡睡,该吃吃,该摩擦就摩擦,到走的时候,提起裤子,说一番骗人骗自己的深情话就完了,将这个傻女人丢在这里,能不能见面就看下面的缘分了。

    虽然有点狠,可这就是王灿的风格。

    此刻,面对林唯缘,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建议,反而要反着来,毕竟谋划了那么久,自然要撮合林唯缘带着风语一起走,否则,让林唯缘仍旧“单身”,那位高高在上的月神,他王灿可就没有一丁点的机会。

    “林师兄,风语她终究是你的女人,并且为你生下了孩子,这一点无论如何你都无法否认.......”王灿看着林唯缘传音说道:“所以纸里包不住火,终究会被宗门知晓,还不如直接带着风语离开,并公开的好,再者......林师兄您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不为人知的私生子?”

    这番话仿佛给了林唯缘最后的信念,终于,他开口了,看着风语,脸上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说道:“风语......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以后......以后我不会让你在一个人承受这些了。”

    “唔~呜呜呜~哈哈哈~呵呵呵~你终于承认,你终于承认了......”

    仿佛一个疯子,又哭又笑,最后如愿以偿的扑倒林唯缘的怀中,没有哪个女人是单纯的生育机器,哪怕曾经的风语是为了延续风氏一族的血统,可和林唯缘有了夫妻之实之后,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便深深的印入她的心灵当中,然后这些点点滴滴的喜欢最后都化作了一种叫爱的情愫,慢慢积攒直到现在,再也无法掩藏,化作了两片眼汪洋。

    感受着怀中起起伏伏的身躯,林唯缘沉默了,仿佛一夜之间顿悟了一般,明悟了什么叫做生活,和责任,此时此刻,就连他体内的阴阳二气和人道神火都在欢呼着主人的成长。

    “可能我以前真的错了,以后......不会了!”

    这话很淡,可很重,让人无法轻视,他一只手淡淡的从风语的后背轻轻的拂过,最终完全的沉浸在这种复杂的感情当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