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虐狗的两人总算是意识到身边还有一只汪汪直叫的单身狗,反应过来之后,风语很自然的擦了擦眼角,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林唯缘身边,一点羞涩都没有,大大方方,一如初见,本色未改。

    而林唯缘就显得有些忸怩,清了清嗓子之后才说道:“王师弟,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我等也应该离开了。”

    “要带上风儿嘛?”风语问道,不过不等林唯缘回答就干脆说道:“风儿现在是我风氏一族的族长,也是风国的王,他还是留在这里给我风氏一族延续血脉的好。”

    很果断,王灿忍不住给风语竖起了大拇指,因为这女人和他一样,都秉承着夫妻才是真爱,孩子只是意外的观点。

    倒是林唯缘纠结了一下,随后才说道:“也行,反正他有我留下的手段护持,应该能够压制这些化天境的武者,再者,这世界失去了人道神火的隔绝,很快就要重返神州浩土,到时候我可以让这方世界直接并入日神宗之内,成为我的下辖世界。”<i></i>

    成为阴阳境之后,林唯缘可以分配到一个世界,他完全可以要求让这个世界成为他的下辖,接受日神宗资源的倾注。

    商议了之后,几人便开始准备离开,首先是搜刮资源,然后便是敲打那些心中不安分的化天武者,随即才是给林风留下手段。

    凡此种种,耗费了十几日。

    .......

    日神宗,山门之内,略显肃杀。

    “魔宗近来动作频频,尤其是在大荒那里,频繁击杀我神宗弟子,接连损失了数位化天境,甚至连一位阴阳境的长老都差点陨落,看来最终的决战是要来临了。”

    “可惜我宗门圣人不在,否则哪里还需要我等操心。”

    “要是林师侄还在就好了,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联系到月神,以月神的聪慧定然能够分析出利弊,再者,星神宗那位看在林师侄的面子也会出手测算一二,哪里好需要我们像现在这般烦躁。”<i></i>

    说完,就沉默了。

    四大神宗虽然同枝连气,可终究是四个宗门,原本就有一些矛盾和分歧,此刻只是因为魔宗的灾祸勉强联合起来,可星神宗的测算一系真正的高手仍旧沉迷星象,忙着佛系修行。

    而月神宗的月神也正值突破阴阳境的关键时刻,根本容不得外人打搅,也唯有林唯缘才有这个面子,可十几年前,林唯缘失陷大荒的上古帝陵,直接就让这位月神震怒,好在星神宗出手测算到林唯缘不但没死,还有一桩大机缘才肯罢休。

    否则估计四大神宗就要散了。

    其实不止上层这些长老因为林唯缘的事情烦躁,当初的胡毅赵山和洪云方更是凄惨,他们在王灿和林唯缘失陷帝陵之后,不得已离开,刚一回到宗门,面对的便是宗门的怒火,随即便是月神震怒,然后便是星神宗的漠视,就连五行神宗那里都有着冷嘲热讽。<i></i>

    最后,作为惩罚,两位真知境和一位化天境的强者居然成了宗门的泥塑,负责看守山门。

    “十几年了,林师兄为什么还不回来?”胡毅面色烦躁,天晓得他这十几年是怎么过的,没有大鱼大肉,没有粉纱少女,更没有酣畅淋漓的战斗,只有这个枯燥,甚至还有不少女弟子整天阴冷的笑容。

    别说胡毅,就是略有城府的赵山都很憋屈,面色无比难看,此刻更是黑的宛如一块煤炭。

    “呵呵,几位真巧,又遇见了。”

    “朱世涛!?”

    不得不说世事真奇妙,明明朱世涛被王灿在的时候动用了一点关系送到神宗和魔宗的战场等死,可谁曾想到他不但没死,反而机缘巧合突破了化天境,成为了外事长老。<i></i>

    同样的,作为王灿的敌人,很果断的加入了林唯缘之外的另一个派系,有一位阴阳境巅峰的大能做靠山,他对任何一个和王灿有关系的人都憎恨无比。

    他看着眼前这三人,冷笑道:“十几年都没出现,估计林唯缘早就和王灿一起死了吧?嘿嘿,他们死了,你们就只能一辈子守大门,当一只看门狗,嘿嘿嘿。”

    “呵呵,朱世涛,别以为你是化天境我就不敢骂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等到林师兄成为宗主,你们这一派系,嘿嘿嘿......”胡毅冷笑两声,然后就不说话。

    可是这确实是朱世涛的痛楚,他也很想投靠林唯缘,可王灿所在的凌思道一系早就是林唯缘的铁杆支持者,不用想也知道,他若是投靠过去,那么必然要被排挤打压,林唯缘或许不会,可王灿绝对会。<i></i>

    所以不得已才投靠了另一派系,在得知林唯缘失陷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他,他巴不得林唯缘死了,并且时不时的来山门之前嘲讽这三人。

    这不是白痴,而是为了孤立自己,让自己受到这一系那位长老的重视,毕竟自绝后路的走狗,总要比三心二意的走狗来的可靠。

    “别说林唯缘生死未卜,就算是还活着,想要回来,也是痴人说梦。”朱世涛冷笑的看着几人,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一系的长老专门派人在大荒的帝陵四周打探,目的是什么,就很简单了。

    勾心斗角这种东西从来不是魔宗专属。

    “哦,是嘛?”就在朱世涛洋洋得意的说完之后,陡然感觉自己的身后微微发热,旋即转过头,只看见一个无比熟悉的面孔,这面孔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当然这个梦不是春梦,而是噩梦。<i></i>

    “你......你.....你怎么没死?”朱世涛哆哆嗦嗦,脑海中猛然一片空白。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没死,不但没死,居然还突破了化天境,真是奇怪?”王灿淡淡的说道,慢斯条理的伸出手,搭在朱世涛的脖颈之上,捏着他的动脉,只要微微一用劲,就可以杀死这个人。

    “不可能,你怎么也突破了化天境。”朱世涛眼中惶恐之色越加旺盛,悄无声息的走到他的身后,以不可思议的手段控制他的行动,掌握他的生死,这不是真知境的手段,绝对是同为化天境才有的。

    而且.....王灿回来了,林唯缘还会远吗?

    心中一片哇凉。

    果然,片刻之后,林唯缘的身影缓缓出现,强的气息几乎让所有人窒息,眼眸之中,黑白分明,阴阳二气微微流露。

    朱世涛眼一泛白,很果断的晕死过去,王灿看了一眼,然后看了看林唯缘,在看了看用眼神怂恿他的胡毅,很果断的用力,捏碎了朱世涛的脖颈。

    呵呵,有仇不报非小人,还真以为是山门我就会让你蹦跶?天真。

    “哼,没胆子的小人,肯定是亏心事做多了,居然刚看见林师兄就被吓死,真是没用,这样的人居然还是化天境。”

    ......

    一阵沉默,一个.....化天境......被吓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