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几章是卡文时候水章节的,毫无意义,可看可不看

    王灿离开大昌王朝的帝都,选择了一个很平凡的乡镇,连原本出尘的面容也被王灿改变的普普通通,仿佛一个土生土长的大昌人。

    做到这一点,对于王灿来说不是很难,只是随便杀了一个恶霸,然后搜刮一下记忆便可以。

    大昌王朝富有四海,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钱,在帝都那些权贵醉生梦死,沉浮温柔乡,畅游文海的时候,这荒僻之处有的是吃不起饭的人。

    不过王灿却没有直接将自己的身份一降到底,而是选择一个不上不小,薄有资产的手艺人。

    至于这身份自然是医师。

    王灿早年学过炼丹术,和医师有几分相似之处,并且,对于这里的穷人来说,管什么有用没用,吃不死人,寻一个心里安慰就行了。<i></i>

    “王医师,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婆娘伺候伺候了,你看,咱们都是街坊邻居,你也行医好几年了,咱们之间都是老熟人,所以我啊,就给你找了一个。”说话的是一个富态的草药商人,和王灿很熟悉,此刻他满脸堆着笑容:

    “咱县城不大,我给你说的这个婆娘,你也应该听说过,就是林员外家的小女儿,今年刚出阁,模样......模样那叫一个周正,长得那叫一个秀气,看见的人可都说这丫头好看啊!

    这不,说媒都把这林员外家的门槛给踩踏了好几个,可是人家小女儿就是看不上,人家说了,她有看上的人呢。”

    这富态的草药商人手都激动的颤抖着,满脸讨好的看着王灿,毕竟那林员外可是这城中的上等人,有官职在身,和他们这些屁民就是天上地下的差距。<i></i>

    “你总不会说那人看上的是我吧?”王灿笑了笑,这些年行医什么人都遇到过,他的脾气倒是没磨掉了不少,至少现在不是那么功利性,做事也追求一点缘分。

    果然,王灿话刚说完,这富态的胖子就猛的拍了一下腿,“哎呦喂,你还这么没说错,那林员外的小女儿说了,她还真的就看上你,说是非你不嫁。”

    “嗯?”王灿心中愕然,他都这么低调了,可没想到自己还是避免不了被人爱上的解决,可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两年前,他好像救治过一个身患奇病的女孩,当时那女孩不过十四五岁,柔弱不堪,她患的病对于凡人来说无异于绝症,几乎要死亡。

    王灿本着遇上就是缘分,微微动用了一点手段,便祛除了这病患,当时他记得两人之间的对话就有些奇怪。<i></i>

    那个女孩在醒来之后的第一眼就是看着王灿,仔仔细细的看着。

    现在想来,莫非那个女孩就是这林员外的小女儿?

    越想越有可能,不过.....王灿还是摇摇头,然后说道:“我和她之间不合适,差距太大。”

    王灿说的没错,那个女孩年岁不过十六,刚刚出阁,王灿的年纪早就一百好几,比他太爷爷都大,再者如果真的收了,有点萝.莉养成的嫌疑,这个锅王灿不背。

    “为什么呀!”富态的胖子显然不理解:“这林员外家多好的家世,人家林员外的女儿多好的姑娘,长得又好看,又喜欢你,你还没有成亲,这不是天作之合嘛,你要是迎娶了林员外的女儿,那你在咱们城可就成了大人物了,我们这些街坊邻居可都能跟着你沾光呢!”<i></i>

    “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想一个人。”

    王灿抬起头,眼角看到外面,一个十六岁左右,面容清秀,带着几丝羞怯的少女静静的站在门外,眼圈微微泛红的看着王灿:

    “为什么,是我不好看嘛!”

    声音有些颤抖。

    “不是,是我个人的原因。”王灿看到这一幕响起了曾经的林娇娇,也是如此敢爱敢恨,一下子便走进了他的内心,这一幕何其相似。

    他不敢看,他怕自己忍不住破坏这平静的生活。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阵放肆的大笑:“快,眼睛都给我放亮一点,今夜赵将军七十大寿,没有些姑娘可不行,看到哪个漂亮就给我直接抓过去,胆敢反抗,格杀勿论。”<i></i>

    “咦,这家药店门口的姑娘居然如此周正,给我绑了,相信赵将军看了定然会喜欢的。”一声大笑,旋即厉声喝道:“手子都给我注意点,这是给将军找的女人,说不准人家还是姨娘,要是不想死,下手轻点。”

    “放肆,大胆,这可是林员外的女儿。”

    “林员外?什么林员外,这城中还有人能够大的过咱么赵将军?别放屁了,赶紧给我抓进去。”一个满脸凶厉的士兵一甩手,顺便将这说话的丫鬟也给一并绑走了,然后狠狠的的瞪了里面的人一眼:

    “知道赵将军是谁不?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一点。”

    王灿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无悲无喜,这女孩和她不过一段莫名其妙的缘分,谈不上熟悉不熟悉的。

    看到她被抓,看到她露出的绝望和惊慌,王灿毫无感觉,只是这么平平淡淡的回应着她的求救,直到这求救变成了心如死灰,变成了绝望灰白。

    “唉,可惜了,居然是赵将军,看来王医师你是没有机会了。”富态的胖子在这军痞离开之后,小声的说道:“这赵将军可是宗师境的高手,听说为人变态,凡是被他抓进去的姑娘,一般都活不过三日,纵然活下来,也是被满身血污的扔进军营,很少有例外。”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处的兵痞,叹息道:“可惜了,林家的小娘子才刚成年,才十六岁就要被玷污了。”

    同样,怜悯归怜悯,要是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去相救,这草药商人可没有这觉悟,说了两句之后,便匆匆离开,估计是去想林员外汇报这里的情况了。

    离开之后,王灿的医师店中恢复平静,他仍旧是该抓药抓药,该医治病人医治病人,好像完全没有任何波动,可是随着时间的满满推移,王灿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中开始揪心起来。

    旋即,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看来即便有功法压制,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杀意啊!”

    轻叹一声,他看着门外:“返璞归正纵然是一条路,可看似不适合我呢,因为我做不到超然域外。”

    他一个人喃喃自语:“虽然不是一个好人,可是看着一个大胆表露爱意的女孩就这么一去不回,我做不到,也不想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