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荒郊野岭的地方,一团篝火缓缓升起,几个人围着篝火,谁也不说话,良久,人群中唯一的女弟子羞红着脸看着王灿,糯糯的声音羞怯的说道:

    “对不起,王长老,今天是我们的错,我们以为王长老您要杀人灭口才逃的。”

    看着眼前被火烤的宛如红苹果一样的脸蛋,王灿一脸无语:“杀人灭口?我好不容易将魔宗的两个老魔头干掉,我没事杀人灭口做什么?”

    “不是......我们不是看见你突然对那几个叛徒下手吗?”这女弟子偷偷看了王灿一眼,有些委屈的说道:“事前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叛徒,看到你动手,还以为你连我们也要杀了......”

    听了这话,王灿也只能摇摇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对了,王长老,我们冲进魔宗的地盘究竟是为了什么?”

    听了这个问题,王灿略微思索了片刻,便决定不再隐瞒,毕竟此时此刻,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也不怕他们泄密。

    所以他说道:“这一次,宗门是让我带着你们去营救林师兄,今天白天我离开就是去和我们在这里的细作联系,打听林师兄的位置。”

    “林师兄?营救?”天见可怜,他们这些人压根就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承担了这么大的任务。

    在四大神宗混的,谁还不知道林唯缘的地位嘛?

    那可是日神宗板上钉钉的未来宗主,更有望一统神宗,成为圣人的存在,他们这一次在林唯缘面前露脸,即便将来人家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了。

    可作为切实参与这一次营救的弟子,他们将来在神宗的地位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

    想到这里,一个个神宗的弟子眼中发亮,看着王灿无比感激。

    “多谢王长老告知,以后但有吩咐,不敢不从!”

    随着一个人表忠心,其他人纷纷开口,想要通过王灿抱住林唯缘这根大腿。

    尤其是那女弟子更是两眼放光,事实上在知道这个隐藏身份的外事长老是王灿的时候,这女弟子就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王灿。

    百年前,王灿从外界返回的时候她才是命泉境,修为薄弱,趁着两宗大战崛起,可对于王灿和林唯缘的关系也略知一二,同时也知道这位可是四大神宗之内顶级的优质股。

    至少对于这些真知境的女弟子很有诱惑力。

    “王长老,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歇息,明天还要赶路。”一边羞涩的说着,一边瞥了王灿一眼,这眼神,羞中带怯,怯中带糯,可最后却直勾勾的盯着王灿。

    “额.....好!”阅历丰富的王灿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女弟子在想什么?用下半身都能想出来!

    而人家都这么主动了,王灿自然也不能落后,反正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害怕?

    再说,区区一个真知境的女弟子,王灿不觉得自己满足不了她的要求,即便稍微过分一点,也就算作“分手费”吧。

    一挥手,直接将这女人带入自己的世界当中,虽然在体内世界有些压抑,可总比露在外面被那些人听声音的好。

    一夜长眠。王灿的体内世界第一次经历了这种阵势,难免有些激动,各地的火山熔岩那是可劲的爆发,轰隆隆的,贼带感。

    第二天一早,王灿宣泄了一天的疲惫,而那个女弟子更是荣光焕发,姣好的面容,粉白的宫装之下细腻的肌肤,光泽惊人。

    一双柳叶眉更是弯弯如画,一颦一笑都让其他人忍不住咽吐沫,可面对身份陡然变更的同门,也只能将心中的躁动压下,然后谄媚的讨好。

    而这个女弟子自然仗着和王灿的关系,摆出一副架子,开始拿捏。

    对于这一幕,王灿乐见其成,毕竟捏着架子,总比打成一片好吧?

    即便对这个女人不在意,可终究有过一日之恩,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搅和,总是不舒服,至少被他看见会不舒服,至于以后,爱咋咋地。

    “好了,几位休息了一天,魔宗那些人也差不多反应过来,我们要尽快离开。”王灿一挥手,将此处的痕迹全都抹除掉,然后带着几人悄然离开。

    同时他心中思索着昨天得到的讯息,林唯缘目前和一行人隐匿在日神宗的一个秘密据点,根据地图显示,王灿必须要避开魔宗安插在附近的十几个城池,这需要绕一大圈才行。

    不过这对王灿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需要小心一点便可。

    ......

    从早晨出发,一直到傍晚,王灿才带着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赶到一处山坳,外表无比普通,甚至元力稀薄,根本看不出一丝特殊,可这里的的确确就是日神宗在魔宗领地中最重要的据点。

    “什么人?”

    王灿一出现,顿时就感觉自己被两道强很的气息锁定,旋即立刻听到几声紧张的询问。

    ‘化天境?’王灿感受这个盯着自己的气息,瞬间就判断出这人的修为是化天境,不过想到这里的重要性,有一个化天境镇守才是应该。

    “别动手,自己人。”王灿将手中代表身份的令牌扔给去,然后静静的待在原地,没有傻乎乎的刺激对方。

    片刻沉默,然后一声抱歉的声音响起:“对不起,王长老,最近魔宗来的太频繁,我们不得不如此警惕。”

    “打开阵法!”

    一声之后,王灿的面前,阵法开启,对面的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同时欣喜的看着王灿。

    “王长老,不知道您这一次来到这里,是不是带来了宗门的命令?”

    “不错,宗门让我来就是为了救治林师兄。”王灿点点头,他可没有忘记这一次的任务,当即问道:“林师兄现在在哪?伤势如何?是否严重。”

    “还好,林师兄修为深厚,那毒素虽然诡异,可终究被压制住,只是无法长久,幸好王长老您来了,这一次,林师兄是有救了。”

    “这便好。”王灿点点头,然后伸出手说道:“带我去见林师兄,必须尽快将丹药送去,否则时间久了,万一魔宗的人追来,那便大事不妙了。”

    对面的人也点点头,确实,身处魔宗腹地,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万一这里被发现,林唯缘陷入险地,他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可就在王灿准备动身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幽幽的叹息响起,旋即一声巨响,布置在门外的阵法瞬间崩坏,宛如刀削一般的目光穿透门墙,直直的盯着王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