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王灿皱着眉头,凝视着外面,耳畔微微一动,从外面细微的说话声中顿时听出一个无比熟悉的音调。

    “是厉工。”王灿面色微微阴沉,虽然知道这个据点不可能一直隐藏,但,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凑巧,居然他前脚刚进来,后脚厉工这个魔宗的少宗主就带着人追杀过来。

    这意味着什么?

    自然是意味着死亡的危险。

    纵然有着昔日香火情分的存在,可双方现在的立场已经不是百年前的盟友,而是敌人,生死大敌。

    “王长老......这?”王灿的身边,那位日神宗据点的化天境武者顿时拉开一小段距离,警惕的盯着他,然后面色不善。

    顿时,王灿就反应过来,任谁刚刚到这里,后脚敌人就来,都会怀疑来的人是叛徒。<i></i>

    “你在怀疑我?”王灿轻哼一声,面色一沉:“我在日神宗的身份需要叛变!?”

    冰冷的扫视了一眼这人,顿时后者也反应过来,确实,以王灿现在的修为和身份,日神宗也是数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完全没必要叛变,再者,宗门将这枚重要的任务交给王灿,定然也是有着信任。

    “抱歉,王长老,一时紧张多有冒犯。”这人也很识趣,立刻道歉,然后说道:“王长老,不管来人是谁,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丹药交给林师兄,只有他恢复了,我等才有出路。”

    “你说的不错,快带我去!”王灿点点头,面色凝重无比,虽然不知道厉工这些年修为如何,可绝对比当初更加恐怖。

    “王长老,我就不带你去,外面那魔宗的人也唯有我才能抵挡一二,我先出去抗一会,稍后会有人带你前去林师兄那里。”<i></i>

    咬咬牙,这人不愧是日神宗的死忠,明知道这是必死的局,还是义无反顾的冲出去,王灿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沉默,旋即安静的等着。

    果然,几十个呼吸的时间,两个面上菜色的真知境武者从阵法中走出来,看见王灿的一刹那才焕发出一点神采。

    “王长老,林师兄已经得到你的消息,从闭关中醒来,您赶紧随我们来。”

    迈入阵法当中,一阵恍惚,旋即透过传送,已经到达另一片山谷,王灿刚到这里,立刻就看到正在湖边闭目凝神的林唯缘,此刻他面色惨白,显然中毒很深。

    没有犹豫,王灿立刻上前,取出宗门交给他的乾坤道丹,放到林唯缘的面前,然后一道元力打出,掐出一个法诀,金色的龙凤交错,将玉匣上的封印打开,一抹香气溢出。<i></i>

    “得罪了,林师兄!”王灿眼神微微一凝,迅速将这丹药捏起,送入林唯缘的嘴中,旋即右手搭在林唯缘的后背,用自身的元力涌入林唯缘的身体,帮助林唯缘炼化这颗丹药。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林唯缘才缓缓清醒过来,他轻吐一口气,这气中带着一丝黑烟,仅仅是这么一丝,顿时将他面前的湖水给染黑,其中数不清的鱼被毒的飘在水面,其中甚至不乏堪比天人气息的灵鱼。

    “见笑了!”林唯缘的嘴唇虽然恢复了一丝血色,可仍旧苍白,脸上倒是稍微好了一点,意识也在逐渐恢复,他闭上眼,略微查看片刻,才苦笑道:“想不到这毒素如此惊人,连神品的乾坤道丹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顿了顿,他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道:“不过以我的修为,只要再有两三日,这毒素便能完全祛除....”<i></i>

    两三日......一直沉默的王灿面露苦涩,看着林唯缘,缓缓的摇摇头:“林师兄,恐怕我们没有两三日的时间可以修整了......”

    嗯!?

    林唯缘闻言微微诧异,旋即眼神扫向王灿的后方,庞大的灵光顿时覆盖整个山谷,顿时瞳孔一缩,喃喃道:

    “是他?厉工?他来了!”

    “不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嗯?一个人?

    王灿顿时感觉喜从天上来,如果只有厉工一个人,凭借着林唯缘大能境界的修为,冲出魔宗的领地应该不成问题。

    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面上微微一笑,拍着胸口道:“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来人很多,我们完蛋了呢!<i></i>

    如果他只有一人,相比我们离开应该不成问题,你说呢,林师兄,嗯?林师兄,你怎么了?”

    王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林唯缘,却突然发现林唯缘的表情逐渐凝重,而且一直不说话,顿时觉得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可林唯缘不说话,他也只能干等着,终于,在约莫半刻钟之后,林唯缘才深吸一口气,面上有着惊疑之色,看着王灿说道:

    “你可敢相信有人短短百年,跨越化天境,直入阴阳,成就大能!?”

    王灿的瞳孔逐渐放大!

    百年时间,凡人一生,可对于化天境武者不过是弹指一瞬,就比如王灿先前,仅仅是为了体验生活就耗费百年,这对于他数万年的寿命不值一提,可百年时间,跨越化天境,直接成就阴阳境大能?

    纵观神州浩土上下数十万年,能够有这样速度也不过寥寥数人,每一个都是惊艳一时的存在,纵然有些早夭,可在同辈当中也是横压一世人的存在。

    他不觉得林唯缘会莫名其妙的提起这个话题,而他既然这么说,以王灿还算可以脑子自然飞快的想到了厉工,那个有几面之缘的天命之子。

    是他?

    应该没错了!

    魔宗之内也唯有他能在百年之内从真知境巅峰踏足阴阳境吧!

    这个消息对于王灿来说绝对是极差的,想到当初厉工能够以真知境巅峰的修为力劈化天境巅峰的罗天,就知道他的强大,纵然当时有着藏刀百年,用刀一刹的底蕴支撑,可现在的厉工也绝对是实力超过境界的天才。

    即便是阴阳境初期,也绝对能够力压普通的阴阳境中期。

    那么......岂不是危险了?

    不止王灿意识到这个问题,林唯缘显然早就想到了,他和王灿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凝重。

    良久,林唯缘轻叹一口气,伸出手,在王灿的肩膀上拍了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能冒险来营救我,我很高兴,可现在,厉工来了,我等显然不是对手,你也不必为我白白牺牲性命,待会,我引开他,你带着他们离开这里,返回宗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