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林唯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阵清脆的拍掌声,旋即一个冷峻的身影缓缓的靠近这里,他看着林唯缘的方向,同时对着王灿轻笑一声。

    “很不错主意。”厉工说道,歪着头想了想,指了指自己:“不过你认为我是傻瓜嘛?”

    对于厉工的到来王灿一点都不意外,身为阴阳境的大能,对于这里的阵法肯定一眼便看穿了,之所以拖延时间.......可能是给林唯缘一个修养的时间。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可是对于这等真正的天才,他们就是这么自负,他们不会认为自己不如别人,曾经的罗天如此,现在的厉工同样如此。

    可惜的是罗天死了,但厉工可就未必了。

    “算了,不说那么多伤感的话题。”厉工拍了一下手,从天空之上落下,自身的气息也舒缓了很多,不再是剑拔弩张,他挥挥手,将四周那些日神宗的弟子屏退数百米。<i></i>

    “好久不见,林唯缘,上一次还是百年前在上古人皇的帝陵,你我二人还是盟友,共同杀罗天。”厉工看着两人,眼神中似乎在缅怀,然后继续道:“可一晃眼百年过去了,你我二人都不是曾经的你我,你突破了阴阳境,我也不差,现在我们已经站在同一个层次。

    可......实力越强,对你我二人之间关系却更加无能为力,仿佛被命运摆弄的站在对里面。”

    厉工大笑一声,只是这笑容当中有着怨气和恨意,似乎在憎恨这命运的选择。

    而林唯缘在沉默之后也淡淡的说道:“这是身份决定的立场,我是日神宗的继承人,而你是魔宗的少宗主,你我二人本就是天生的敌人,当初那次联合也不过是被逼无奈。”

    “说的不错。”厉工点点头,看着林唯缘,探寻到:“那现在呢?你准备怎么办?从我的手中逃离?”<i></i>

    不是厉工自负,这些年他交手的阴阳境也不在少数,就算是魔宗那些阴阳境后期的强者也未必能奈何的了他,诚然,林唯缘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强者,全盛时期可能和他不相上下。

    可现在......他身受重伤,实力不足五成,还有可能成为他厉工的对手嘛。

    “林师兄,既然这魔宗的少宗主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等神宗武者绝对不会妥协,我们拖住他,您和王长老快点离开。”

    “没错,林师兄您快走,不要管我们。”

    “我们只是累赘,林师兄你和王长老一起走肯定能走掉。”

    厉工说完,顿时那些神宗的弟子同仇敌忾,虽然明知必死,可仍旧咬牙坚持,怒视着厉工,很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i></i>

    可看到这一幕,林唯缘更加沉默,这些人全都是因为他才落入这幅险地,此时此刻,更是愿意为他豁出性命。

    对于这些可爱的师弟师妹,他无法放下心中的骄傲和坚持,像一个懦夫一样的离开,那样的他,即便活着,也失去了底线,失去了坚持,更失去了他引以为傲的责任感。、

    所以他不能逃避,更不能逃跑。

    林唯缘深吸一口气吗,眼中微微闪烁的看着四周义愤填膺的师弟师妹,喃喃道:“你们不愿意放弃我,我这个做师兄又如何能够放弃你们......”

    在林唯缘的心中慢慢的立下决断的时候,王灿却盯着厉工,看到他眼中的笑意,乃至欣赏。

    同时,他从厉工的气运当中也看出他对林唯缘根本没有任何杀意,再联想到这一次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前来,更加笃定这厉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杀死林唯缘,否则他大可以带着魔宗的高手前来,保证万无一失。<i></i>

    就算是自负一个人可以杀死他们全部,那厉工也不应该在此犹豫半天,而是立刻动手,哪怕他想和林唯缘公平竞争一次,可其他的弟子他为什么也不动手?

    因为没有杀意。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来杀人的。

    那么他是为什么?

    王灿的脑海当中陡然之间划过一道清光。

    “是人情?也可以说是因果。”

    他看着厉工若有所思的想道,上古帝陵的时候,厉工重伤,手中虽然捏着鱼死网破的底牌,可也不敢保证留下林唯缘,而那个时候林唯缘放过了厉工,这是一命之恩。

    无论厉工嘴上如何否认,这恩情他一定记在心中,那么此时此刻,他出现在林唯缘的面前,更可能是抵消这个恩情,抵消这份因果。<i></i>

    想清楚的王灿,已经笃定自己没有危险了,至少小命是绝对保住了,他看着厉工眼角微微的抽动,就知道他在玩弄在场的这些人。

    这很正常,厉工终究是魔宗的人,他不可能明着放走这么多神宗的弟子,这种行为一旦被传出去,他厉工在魔宗也不用混了,那些心怀鬼胎的其他支脉的魔宗高层肯定会可劲的造作,将他从少宗主的位置上掀下去。

    王灿刚刚从自己的思维世界醒来,此刻正好听闻厉工这么说着:“林唯缘,我知道你现在身负重伤,我厉工虽然为杀你而来,可也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

    “怎么说?”林唯缘看着厉工说道。

    “很简单。”厉工抽出了手中白色而凶厉的魔刀,对着林唯缘遥遥一指,然后说道:“这虎魄刀是我在上古帝陵当中得到的,一击之下,神魂俱散,就连你的世界都能直接被斩裂。

    所以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那么我便可以放你离开,同样你身边的这些弟子都可以跟你一起离开,而如果你死在这一招之下,那么.......他们也可以走,哈哈!”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顿时魔音阵阵,血光乍起,仅仅是这冰山一角,就让王灿瞳孔一缩,此刻的厉工有魔宗海量资源的倾斜,修为更加深不可测,比之当年仅仅靠着血刀门功法的他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何?无论你能否接下我这一招,他们都能活!”厉工的眼神当中绽放着骇人的光芒,直直的盯着林唯缘,仿佛这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一样,事实上,除了林唯缘,最多加上一个王灿,其他人的死活他根本不在意。

    虎魄刀上的寒芒更是在阳光下微微闪烁,反射在四周,那便让人如坠地狱,冰冷彻骨。

    林唯缘沉默良久,终于,他抬起了头,看着厉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