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照在山谷之中,四周的树木越发碧绿,看起来无比美好,可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凝神屏息,脸色无比凝重。

    “好!”林唯缘看着厉工,郑重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可以答应你,同时也希望你说到做到!”

    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厉工听完,满意的点点头,用手擦拭了一下刀身,然后说道:“不愧是林唯缘,够爽快。”

    “另外......你所担心的事情也大可放心,我厉工虽然不是信守诺言的人,可这点小要求还是可以答应的。”

    “既然.......”林唯缘正准备说话,另一边的王灿突然看着厉工开口道:

    “等一下。”

    “王灿,我记得你,没想到你也已经是化天境了,看起来已经是中期,只是......资源有些缺乏,世界还没有完全匹配你的境界。”

    厉工皱了皱眉,看到是王灿说话,笑了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算起来,我还是跟着你才能找到这里,否则还真无法发现这里居然有日神宗的据点,这样说,我还要谢谢你。”

    这话让王灿很尴尬,一直被敌人跟在后面还不知道,直接暴露了这里,这是他的罪责,可是......可是人家是阴阳境的大能,境界摆在那里,根本就不是王灿能够发现的。

    “厉少宗主,多余的话我不想说,我只想说一句!”王灿指了指林唯缘,然后看着厉工和众人说道:“这一次是我暴露了这里,是我的责任,我愿意承担,所以我希望能够代替林师兄接下你这一刀。”

    听了王灿突然这么说,顿时那些用质疑眼神看着王灿的神宗弟子纷纷羞愧下来,然后厉工也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良久,才缓缓道:

    “王灿,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区区一个化天境中期,如何能够在我这一刀之下活下来,莫非你认为我这阴阳境是泥塑的不成?”他摇摇头,继续道:“给你一个机会,收回你说的话!”

    “不可能,我惹出来的祸,自然我自己担着!”王灿摇摇头,拦住了想说什么的林唯缘,上前一步,站在厉工和林唯缘的中间,看着四周的人说道:“我知道这一刀之后我可能会死,但是我绝对不会后退一步!”

    王灿的脸上一脸决然,仿佛真的走在送死的路上,可作为唯一一个想到厉工目的的人,他自然不是平白送死的,他的人生格言可是认怂不可怕,不死万万年,活着才是硬道理。

    如果厉工真的是抱着杀意前来,他保证怂在后面,屁话不说。

    可现在,对方是来放人的,王灿自然想要玩一票大的,那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展示自己舍己为人的一面,博得林唯缘的好感。

    果然,只是王灿站出来的那么一刻,他能够感觉林唯缘的好感度上涨了五点,虽然比不上直接睡了月神来的多,可绝对不少了。

    粗略算一下,好感度加上月神的攻略度,王灿大概能够借用林唯缘七成的气运,这足够他活下来。

    并且,在王灿感受林唯缘好感度的时候,突然诡异的察觉厉工的好感度居然也特么上升了两点???

    “好,好!很好!”厉工拍着手,看着王灿的表演,欣赏道:“不愧是神宗的人,能够在这种必死的局面站出来,也算是有情有义,我当初没有看错你,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听到厉工答应,王灿松了一口气,是时候开始表演了,到时候是装的惨烈一点,还是轻飘飘的挡住呢?

    心中浮想联翩。

    “不行,我不答应!”林唯缘猛然站出来,准备挡住王灿,可厉工却突然将林唯缘和王灿隔绝开来,他看着林唯缘说道:“林唯缘,我真是嫉妒你,居然有这样为你卖命的人......”

    “哼,厉工,如果你还是自持身份,那么你的对手就应该是我!”林唯缘盯着厉工,一字一顿的说道。

    “哈哈,身份?”厉工突然笑了出来,甚至眼角都挤出了一丝眼泪:“身份是什么?那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我是阴阳境的强者,我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也想要决定自己的命运,这该死的身份从来不是我的桎梏,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是你......林唯缘,身份是你的束缚,可不是我的!!!”

    说道这里,厉工陡然大喝一声,看着王灿说道:“王灿,我答应你的请求,不过为了让这个游戏更加刺激,也为了让你能拼命,我决定将自身的实力压制五成,只要你能挡住我五成的实力,那么我就可以放过你们全部,反之.....我会杀死你们当中一半人!”

    看着一脸凶煞之气的厉工,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开玩笑。

    此刻,甚至有人腹诽王灿为什么要冒头,明明林唯缘去送死的话,他们都能活下来。

    可这个话题永远只能藏在心中,他们不敢说出来。

    而王灿则是深吸一口气,他感觉厉工却是在认真。

    “刚才你不是说无论生死,都可以放过我们全部嘛?”王灿问道。

    而厉工回答也很干脆,他看着王灿轻笑一声:“你的命没有林唯缘的值钱。”

    这还真是一个极好的理由,王灿的命确实没有林唯缘来的珍贵,不过就在这时候,厉工突然开口,戏虐的看着王灿说道:“如果你活下来,愿意做我的奴仆一千年,我可以允诺,无论你是生是死,都可以放走其他人,如何?”

    “想清楚了嘛?”

    厉工戏虐的看着王灿。这风险......有点难选择的。

    原本他如果活下来,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可现在,为了排除厉工后面一个要求,王灿却让自己活下来的这个可能变的更加糟糕,在魔宗为奴仆一千年......对于神宗长老的他来说,还有比这个更凄惨的状况嘛?

    “可以!”王灿深思良久,装逼装大了,已经无法挽回了。

    看到王灿一脸黑色的难看,对面的厉工突然笑了出来,看着王灿安慰道:“别担心,魔宗一千年其实也很快的,我不会让你死去的,再说,凡事向好的方面考虑嘛......比如你没有接下我这一招,死了呢?那不就不用到魔宗受侮辱了?”

    呵呵,这好的方面真的是很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