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工的实力原本就比王灿要强横,即便是五成左右的实力也绝对能将王灿摁在地上摩擦。

    并且,看厉工一脸正色,便知道他不太会放水,说五成,那么就应该控制在五成的实力。

    “准备好了嘛?”厉工嘴角微微上翘,戏虐的看着王灿:“我要开始了!”

    “可以!”王灿点点头,他闭上眼,将气运勾连开启,疯狂的汲取林唯缘的气运,虽然笃定厉工不会杀人,可万一呢?

    自己的小命永远不成成为赌注,这是王灿的底线。

    同时,他从手中抽出暴血棍,自身庞大的血气疯狂涌动,一层薄薄的血光萦绕在暴血棍的两侧,天品的暴血棍在王灿的手中几乎被催发到极致。

    “看起来有两下子!”厉工看着王灿,一步踏出,眼中微微闪烁,右手握着虎魄刀,白色的阴森在阳光下让人不寒而栗,很多日神宗的真知境武者甚至感觉自己练领域之力都无法张开,只能在这刀芒下瑟瑟发抖。<i></i>

    ‘仅仅是气息就这么恐怖,这厉工不愧是魔宗的少宗主,那王长老定然是挡不住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长老,居然愿意牺牲自己,怪不得林师兄那么信任他!’

    ‘他死了,林师兄身边岂不是没有了亲信之人,这样一来,我未必没有机会。’

    在另一边,各种复杂的眼神聚集在王灿和厉工的身上,有惋惜,后不忍,有伤心,也有不少幸灾乐祸。

    轰~

    就在这思绪横飞的时候,对面的厉工动手了,他手中的虎魄刀好似随意一斩,顿时乌云密布,魔云翻滚,漆黑的魔神若影若现,伴随着虎魄刀逐渐落下,天地元气在魔功的浸染之下,化作黑色的“雨水”,形成一个漏斗,被璀璨的刀芒吸收,最后化作一道乌黑的幽光。<i></i>

    这幽光宛如一个黑洞,吞噬周围的一切,却有锋利的劈碎一切,甚至连四周的空间都开始不稳定的震荡,仅仅是这余波,差点将王灿体内世界逼的崩溃。

    直接透过空间,连体内世界都能斩碎,这还是厉工五成实力随意的一招,王灿很难想想全盛实力的厉工实力该如何强势。

    ‘不过,不管如何,我必须要先活下来。’他仍旧没有察觉到厉工有丝毫的杀意,心中微微放心,可是没有杀意不代表不会死。

    厉工可能控制了实力,保证王灿全力爆发的时候能挡下这一招,可如果王灿抱着侥幸,没有拼尽全力,那么即便没有杀意,这威力仍旧是实打实的摆在这里,死了也没有办法!

    咕嘟咕嘟~<i></i>

    体内的血液疯狂的鼓荡,六重的大日圣体让王灿化作了一个小太阳,四周炙热的火焰力场将一切可以感知的水汽蒸发,同时拼命的压榨世界之中的没一丝力量,甚至他已经准备好,在危机时刻,直接抽取世界之力,哪怕可能因此掉落一个等级。

    砰~

    一声巨大的轰鸣,王灿手中的暴血棍和对方的虎魄刀砰在一起,旋即暴血棍的一端,血气狂涌,而虎魄刀则是仍旧冰冷,幽光之上,甚至能看见魔神的微笑。

    大地震裂,天空黯淡。

    “喝!”

    一声大喝,王灿双目赤红,这压力庞大,以他的身体强度都支撑不住,一个个细小的血痕在体表浮现,一点一点扩大,等到几个呼吸之后,王灿宛如一个血人。<i></i>

    下一瞬间,伴随着意识逐渐暗淡,王灿被刀芒狠狠的劈身上,护甲挣裂,血液横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看到这一幕的林唯缘微微捏紧了手,差点忍不住站出来,好在这个时候王灿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出来。

    另一边的厉工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本就没想杀王灿,否则,阴阳之力稍微动用一点,都能讲王灿体内的世界碾压归虚。

    不过他也没想到王灿会受这么重的伤,不过想到自己的实力,也就懂了。

    “看来你实力还不错,居然能够活下来。”厉工淡淡的说道:“既然活下来,那么也该履行你的承诺,在我魔宗为奴一千年,一千年之后,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可以返回神宗。”

    <i></i>

    “难道......”林唯缘面容微微难看,正准备帮王灿求饶,以他这么高傲的人,即便自己被杀,也不会求饶,可现在因为王灿,他真的放下了心中的矜持。

    可王灿不能让他开口,否则这愧疚怎么如同美酒,随着时间沉淀?

    他干咳一声,拦住林唯缘说道:“林师兄,我神宗的人自然有自己的诚信,既然答应的事情,那就必须做到,也免得让这魔宗的少宗主看我么笑话。”

    “可你.....”

    “无妨,区区魔宗一千年,就算是受尽羞辱又如何,一千年之后,只要我还不死,我就仍旧是我。”王灿挣脱林唯缘,可陡然之间,眼前一黑,差点跌倒,这姿态更加让日神宗的弟子羞愧。

    也在这一瞬间,王灿舍己为人的高大形象顿时丰满起来,尤其是那位和王灿一夕之欢的女弟子更是哭哭啼啼,要不是有人拦着,估计要和王灿比翼双飞。

    王灿不在意她,可林唯缘却记住了,虽然不满王灿的花心,可此时此刻,王灿都要走了,还有什么好芥蒂的,他决定在返回日神宗之后,给这女弟子一个不错的前程,算是弥补一丝内心的愧疚。

    “林师兄,你等快走,免得魔宗还有人赶来,到时候即便这厉少宗主想遵守诺言,恐怕也不行了。”王灿干咳两声口中吐着鲜血。

    “好!”林唯缘终究也在战场历练百年,性格逐渐果断,此刻只是点点头,不过旋即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一些东西交给王灿:“这是我随身携带的一些资源,你在魔宗,诸事不便,这些资源可以保证你的修行。”

    “再者......”林唯缘从脖颈扯下了一个玉坠,这玉坠上面雕刻的是一个神女像,他将这神女像交给王灿说道:“这是我母亲给我的,能够辅助规则领悟,我知道你和一样,都是靠着自己塑造世界,这东西就交给你,相信他会给你一点帮助。”

    似乎察觉王灿像说什么,林唯缘一脸严肃的看着王灿:“不必担心我,阴阳境之后,这东西的价值已经降低,送给你也算物尽其用。”

    做完这一切,林唯缘再也没有回头,而是大手一挥,将日神宗的武者包裹,直接飞离这里。

    目送着其人离开,厉工才看着王灿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