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面对厉工的质询,王灿也没有掩饰,而是看着林唯缘远去的方向,轻轻的点点头。

    眼中仍旧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迷茫,纵然他相信自己不会死在魔宗,可他作为日神宗的长老,被魔宗俘虏,作为奴仆,在魔宗的待遇如何,他自己还会不清楚嘛?

    ‘恐怕要装孙子了。’

    心中苦涩的想着,从日神宗的高位离开,去魔宗之后,再也没有娇柔的丫鬟早安咬,再也没有美艳的厨娘给他夹菜,再也没有风情万种的女弟子轻柔的呼唤......

    ‘算了,装孙子就装孙子吧,反正我就是装孙子起家的。’王灿一扫先前的阴郁,转而深吸一口气,笑着看着厉工。

    “厉少宗主大费周章的将我留下来,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欺负我这个老实人吧?”<i></i>

    面对王灿的询问,厉工只是笑了笑:“你说对了,我还真是临时起意。”

    顿了顿,他看着远处的天空,几个黑点逐渐靠近,他笑着说道:“不过现在我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那就是拿你当诱饵。”

    “诱饵?”

    王灿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旋即几道纵横交错的恐怖气息降临,其中一人赫然就是王灿见过两次的天鬼老人,此刻他脸上有着一道乳白色的伤疤,其中时不时的发出“呲呲呲”的烧焦声。

    “少宗主,我感应到这里有战斗的痕迹?”天鬼老人看着厉工,眉头微微一皱,不悦的说道:“看起来似乎是神宗的林唯缘,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们?你可知道我魔宗为了留下他付出了多少代价,牺牲了多少人?连阴阳境的大能都牺牲了一位,你居然因为自己的鲁莽和自大让对方走脱,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向宗门交代,如何向魔圣交代。”<i></i>

    说道这里,他突然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我相信宗门公正起来,这个血刀门的小崽子恐怕就要从少宗主的位置上跌下来了,桀桀桀~”

    天鬼老人毫不掩饰自己对厉工的敌意,毕竟天鬼老人是魔宗尸鬼宗一脉,而厉工则是血刀门,不属于同支,自然有着争斗。

    再者,厉工的崛起速度太惊人,也太具有威胁性,魔宗不少人已经感觉到恐慌,明着暗着想找厉工麻烦的不在少数,甚至连下毒这种手段都曾经出现过。

    相比起来,天鬼老人这种挤兑只是小儿科。

    不过处理不好也是一次大危机,毕竟厉工放走了林唯缘这是事实。

    看着天鬼老人眼中的笑意就知道对方心中如何畅快,他压根就不在乎林唯缘的生死,毕竟牺牲的那位长老又不是他爸爸,他有什么好伤心的,只有扳倒厉工他才会开心,他喜欢看着这种天才陨落,这会让他心中有一种病态的快感。<i></i>

    “天鬼长老。”厉工看着身边的天鬼老人,和其他几位神色诡异的魔宗之人,淡淡的说道:“我敬你年长,叫你一声长老,这是给你面子,可.......”

    在这个时候,厉工陡然抽出自己的虎魄刀,锋锐的刀芒,直接划破空间,猛然劈在天鬼老人的身上,一丝黑白二气交错,阴阳之力直接将他的身体挑出一个鲜血淋漓的洞口,鲜血如柱喷涌。

    “啊!”天鬼老人惨叫一声,指着厉工,眼中全是不可思议,这突如其来的一招要不了他的命,可是却让他心如刀割,更兼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

    “厉工!!!”

    “呵!”一声轻笑,厉工收回虎魄刀,淡淡一瞥,说道:“天鬼长老,给你面子叫你一声长老,但,这不是你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本,你要记住,我厉工是魔圣承认的魔宗少宗主,是未来宗主的继承人,而你......区区一个长老居然敢质疑我?<i></i>

    那你质疑的就是魔宗,是魔圣,你......该死!!!”

    天鬼老人死死的盯着厉工,眼中阴冷无比,宛如一个恶鬼,他狞笑一声:“好,好,很不错,不愧是我魔宗少宗主,但愿你在宗门的长老会面前还能如此嚣张。”

    说完,他猛的一甩衣袖,旋即手中阴毒的尸气喷涌而出,目标正是王灿,可被早有准备的厉工轻轻松松的泯灭。

    “桀桀桀,果然少宗主和神宗有染,连这么一位神宗长老都要护着。”天鬼老人脸上的笑容更甚,他看来王灿几眼,似乎在记下王灿的容貌,然后留下一个漆黑的背影转身离开。

    “让你见笑了。”厉工看着离开的几人,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淡淡道:“我还真是羡慕林唯缘,一生下来便是日神宗正统,独一无二的继承人,偶有波澜也掀不起风浪,哪里像我,一切都要靠自己拼搏,即便成了少宗主,也要面对数不尽的恶意。”<i></i>

    “所以说,我们是一类人。”王灿咧开嘴,笑了笑:“我曾经还是家族的庶子,做过小厮,做过军士,做过弃子,无依无靠,现在还不是成为日神宗的长老,不对......应该是魔宗的奴仆........”

    “哼,你放心,有我在,魔宗不会将你当成奴仆。”厉工傲然,抬头道:“我倒要看看这魔宗之内有多少人对我心怀鬼胎......”

    “不过.....”话锋一转,厉工陡然森森一笑:“我倒要看看你内心如何坚守,能在我魔宗守住本心。”

    大笑一声之后,厉工大步离开,而王灿则是被他用元力托扶着跟在身后,以阴阳境的教程,只是短短半个时辰,已经跨越阴山,来到魔宗的大本营,再过了半个时辰,王灿的面前已经是魔宗的山门。

    黑色的建筑群,其中魔气萦绕,鬼魂纵横,仿佛地上冥国。

    厉工带着王灿大步踏入阵法,直接穿过层层守护,来到一座高耸的魔塔之前,然后将王灿抛在地上。

    别误会,这魔塔不是魔宗关押罪人的地方,而是魔宗的藏经阁,里面全都是魔宗搜集来的各种功法武技,无论是凡俗之间的低级功法,还是直入阴阳境的神功,亦或是种种来自域外的神秘功法,这里应有尽有,不过无一例额外,这功法全都有着魔宗的特色,那就是阴狠。

    在王灿略微疑惑的眼神中,厉工从怀中取出一个明珠,然后摁在这魔塔的门上,旋即一个漆黑的洞口出现在王灿的脚下,瞬间将王灿和厉工吸入其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