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宗的藏经阁之内,一个人影缓缓的蠕动,仔细看过去,似乎还能看到他的手中握着一个扫把,在不停的甩动。

    可......这里是魔宗的藏经阁,各种除尘的阵法数不胜数,怎么可能会有脏东西。

    “想不到我王灿英明一生,现在居然要做这种事!”

    装模作样一会,王灿靠在一边,唏嘘半天,自从昨天被厉工带到这藏经阁,他这一千年的场景就确定的,只有这个十几层的魔塔。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魔宗那些敌视我的人想要杀我很难!”藏经阁是魔宗的重地,王灿在这里,除了能够翻阅海量的魔宗典籍之外,最大的好处就是那些魔宗的强者不敢在这里乱来。

    并且,有魔圣立下的阵法和规则保护,只要王灿不离开这魔塔,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更不用说,厉工将他送进来的时候,可是说了,谁若是对他的仆人下手,那就是打狗不看主人,就是不给他厉工的脸面。

    虽然有些羞辱王灿的意思,可相对而言,这也是厉工给他的一道护身符,更兼得,厉工可以透过这个,看一看魔宗还有多少人不将他当回事。

    “咯咯咯~”

    就在王灿刚坐到没多久,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这声音很清脆,带着一丝欢乐。

    旋即,一个娇俏的人影就走过来,半蹲在王灿的面前,两只粉嫩的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对着王灿左看看右看看,良久,才站起来,右手捏着光洁的下巴脆生生的说道:

    “师兄说抓了一个大坏蛋在藏经阁,还说我认识,我一开始是不信的,可是......嘿嘿嘿~”

    两只眼珠在不住的转动,散这狡黠的光芒,似乎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呵呵,路遥是吧,我记得你,厉工的师妹。”王灿看着眼前这少女,一百年不见,还是老样子,实力倒是进步了一些,堪堪突破真知境吧。

    “记得我就好!”路遥突然站起来,“恶狠狠”的盯着王灿,叫道:“我可记得一百多年前,你欺负我的样子,让我好一阵丢脸,还......还......居然还可怜兮兮的像你求饶。”

    一想起当初在王灿面前被吓得半死的模样,路遥心中就气不打一出来,甚至还抬起脚对着王灿的裤裆狠狠的踢下去,好在炼体武者,这点程度的伤害完全不虚。

    倒是路遥踢的脚疼,娇喝一声:“混蛋,居然还敢反抗!!”

    于是便的更加生气。

    可是敌我实力悬殊太大,王灿就算是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路遥想让王灿手上都不可能,除非她将厉工送给她拼命的东西用出来,不过那样却太浪费了。

    “小女孩,来我这里不会就是来报复我的吧?”王灿看着路遥说道,他知道路遥和厉工有缘分,有感情,自然不会傻.逼兮兮的动这个女人,那是在找死,所以即便心动,也只是老实本分。

    不过王灿觉得自己既然来了这里,那就不能空着裤裆离开,魔宗的女人可都是风情万种,一个比一个会玩的,不带走几个简直对不起厉工的“恩情”。

    王灿心中也是有怨气的,厉工将他带到魔宗虽然没怎么着他,可是这身份待遇的变化让他心中不舒服,自然也想要报复一番。

    而论起报复,还有什么比得上睡他天注定的女人更带劲的。

    ‘哼,你把我带到你家,这就是把老王带到你床上,是觉得自己绿化做的不够好吧!嘿嘿!’

    “哼,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来报复你的!”路遥很单纯,的的确确没有其他思想,就是来报复王灿的,可是她唯一失策的地方就是王灿的修为高她太多,已经是化天境中期。

    并且还在时时刻刻的进步,根本不是她这个勉强进入真知境的菜鸡能够欺负的。

    她这话倒是让王灿心中一憋屈,还以为对方带着什么目的来的,没想到真的这么单纯,果然女人都是记仇的动物,一百年前的事情还记得清清楚楚,还想着报复,终究是命太长惹的祸。

    “怎么?你很看不起记仇的女人?”路遥面色不善的看着王灿,随即趾高气昂的说道:“这藏经阁的看守长老可是我血刀门的人,你要是敢看不起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打你!!?”

    不敢不敢,社会社会。

    王灿自然不会蠢的和一个女人犟嘴,无论是否犟成功,都很丢人。

    另一边的路遥看到王灿这么老实,心中也升起几分快意,于是刺激王灿说道:“怎么样,你一个化天境的武者居然在我魔宗做一个扫地的下人,是不是很憋屈,要不要本小姐将你带出去,让你做我的跟班?”

    她似乎在诱惑的说道:“做我的跟班好处很多,不但魔宗没人敢欺负你,我还可以给吃好的喝好的,只要我需要你打架的时候,你敢动手就行。”

    对此,王灿只能表示呵呵,出了这藏经阁,他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区区一个路遥,还是靠着厉工的名头活着的,她怎么可能护得住王灿。

    心思歹毒,估计早就想道这一点,故意想坑死他。

    “哼,没意思。”良久没有听到回答的路遥就知道奸计无法德辰,顿时兴趣寥寥,然后不悦的看了一眼王灿,道:“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吧。”

    “等一下!”

    手中扫把被扔到一边,他挥挥手,以自己体内的世界为根基,影响周围一小片的空间,将路遥和他扭曲在其中,隔绝外人的窃听。

    虽然防备不了那位阴阳境的大能,可其他化天境的武者却是别想窥视这里了。

    “你想干什么?”路遥捂住胸口一对a,眼中略显惊恐的看着王灿,更深处的瞳孔当中还隐隐带着兴奋。

    “别想了,小丫头是不可能让我变态的,我上过的女人比你看过的都多。”王灿,眉毛一挑,很不屑的撇撇嘴。

    “我之所以拦住你,就是想着在魔宗过的刺激一点。”他指了指四周黑不溜秋的魔神像,和一堆散着邪恶气息的典籍:“这里的无聊想必也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懂的。”

    “你想过的刺激,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路遥被王灿先前的眼神重创了,此刻,说话都带着怒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