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我话还没说完,你别急啊!”

    王灿赶紧拦住准备离开的路遥,甚至为了防止这女人再一次不听完就走,他还刻意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元力结界阻挡。

    “嗯?”路遥听到王灿的话,转过身来,眼神有些急促和不耐烦:“你还想说什么?”

    “你这小丫头,我说了半天,你不感激我就算了,居然都不问我为什么告诉你,就准备离开?”王灿摇摇头,走到她面前,直勾勾的看着路遥,直到她开始心虚甚至有点害怕的时候才开口。

    “我告诉你这些,一来是为了你着想,二来也是为了我自己。”

    “为了你?”路遥疑惑的看着王灿,这件事八竿子也打不着王灿啊?

    “当然。”王灿却是点点头,然后说道:“你看,现在你是厉工的身边人,你对厉工的影响很大,可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有另一个魔宗的女人钻进了厉工的心理,到时候,她会怎么对我?<i></i>

    要知道我可是神宗的长老,你说他会不会唆使厉工杀了我?”

    “不会的!”路遥轻哼一声,不满的看着王灿:“师兄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再说,师兄可不是那种被女人影响的人。”

    “那他妹妹呢!”王灿轻飘飘的说道。

    当初在帝陵,厉工为了他曾经疼爱的妹妹,可是藏刀百年,养刀百年,一朝开封,便让罗天这个魔宗的少宗主饮恨刀下。

    这足可见厉工的心中极于情,有这个前车之鉴,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另一个女人走进厉工的心中。

    尤其是魔宗的合欢宗和阴魔宗,还有心魔宗,这三个宗门的女人可都是玩弄人心出了名的。

    所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i></i>

    王灿这么说是很有道理。

    “难道只有这些?”路遥狐疑的看着王灿,她不相信这个色胚会这么简单,若有所思的说道:“恐怕是你对这些女人动了心思了吧?”

    说的很对,可是王灿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说。

    “那我要怎么做?”没能从王灿的脸上看到他的真实心思,路遥干脆放弃了,眨着眼睛,看着王灿。

    “简单!”王灿心中得意,然后说道:“看见这藏经阁的没有,我现在藏经阁扫地,并且,有厉工给的权限,任何一本魔功典籍我都可以自由的翻阅,只要你带着一个有欲望的女人过来,我就能让她的贞.操永远的留在这里。”

    说道这里,王灿顿了顿,看着路遥说道:“那么你应该明白,一个连处.子之身都没有的女人,还能有资格成为少宗主的女人嘛?”<i></i>

    呵呵~

    王灿本以为路遥听了会很兴奋,会很赞同这个计划,可惜这女人一脸鄙夷的看着王灿,轻哼一声说道:“我就知道,你绝对在打这种注意,变态,色狼。”

    额.....

    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王灿见到自己的真实意图被发现,干脆也不隐藏,于是说道:“这是双赢,双赢你懂不懂,就是你好我也好,你能够牢牢的守住厉工这个夫婿,我也能在魔宗过的开心一点。”

    王灿一摆手,很无奈的继续说道:“而且,没有了那些优秀的女人,其他那些支脉想要临时培养更优秀的女人,还是有些困难的,所以只能挑一些残次品去和你竞争,这个对你好处好像更大的。”

    “那你如何能够保证他们以后不会继续送呢?”路遥面上依旧鄙夷,怼着王灿问:“难不成我还一直给你送不成?那我在魔宗不成了拉皮条的老鸨了?”<i></i>

    听了这个问题,王灿轻笑一声,脸上带着自信。

    “他厉工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嘛?”

    “他可是很有主见的一个人,现在是他在魔宗根基不稳的时候,才会准许自己的婚姻成为利益的结合,可百年之后,千年之后,他的修为稳定,甚至成为魔圣,他在魔宗的根基稳固,威望上升,你觉得他还会被魔宗的那些跳梁小丑左右?”

    王灿越说,路遥的眼中越亮,兴奋的看着王灿。

    “没错,师兄就是这样的。等到他地位稳定,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肯定不可能进我们家门。”

    路遥此刻已经将厉工当成自己男人,更是将自己当做大妇,开始有意识的排斥那些比自己优秀,可能和她争夺宠爱的女人。<i></i>

    “想清楚了吧?我没有骗你吧?”王灿笑吟吟的看着路遥,一副我为你好的模样。

    果然,后者歉意的看了王灿一眼,不过旋即又恢复高傲的模样:“哼,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可终究还是为了你自己,我魔宗的那些女子可比你们神宗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每一个都如同娇花一样,真是便宜你了!”

    路遥抿了抿嘴唇,心中想到那一个个魔宗的女人被王灿采撷,还是有些不爽,这是身为魔宗之人,长期接受敌视教育的结果。

    就比如两个敌对国家一样,自己国家的公主被送给另一个国家的男人睡,哪怕是出于自身利益,可还是会让人不爽,当然,没膝盖的男人除外。

    “嘿嘿!”此刻王灿知道自己占了便宜,不在继续刺激路遥,而是岔开话题说道:“现在你应该将魔宗那些对你有威胁的女人整理一下,然后将她们的名字、背景告诉我,最好将她们带到这藏经阁一趟。”

    王灿心中思量着,之所以加上最后一个要求,就是为了应征自己的一个猜想。

    他在路遥的气运当中除了看到厉工的影子,更多的是嫉妒,而嫉妒是所谓的七种罪孽之一。

    他想看一看这魔宗当中是否是凑足了七宗罪,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就证明,一个天命之子的成长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是被这天地意志逐渐养成的。

    比如林唯缘,王灿猜测,如果风语和林唯缘结合,并生下孩子,是强化林唯缘的责任,那么月神和林唯缘之间,应该是教会林唯缘冲破一切的勇气。

    可是现在,月神被王灿......那啥了,林唯缘就失去了一次气运的成长,也失去了性格的一次蜕变。

    在联想到他会在战场受重创,也应该和这有关系。

    都是因为他气运不足。

    种种思绪飘过,并且在这时候,路遥和王灿已经达成了共识。

    他们之间的联盟在逐渐形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