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人刘展都认识,一个是心魔宗这一代的传人,夭夭,实力恐怖无比,年仅百岁,已经有了真知境巅峰的修为,并且有一个诡异的天赋,传闻能够窃取别人的规则感悟。

    而另一个则是魔宗风头正盛的厉工唯一一个认可的师妹路遥,身份不凡,实力也是顶尖一流。

    这两人的到来瞬间让刘展眼中闪烁着兴奋。

    机会,这是机会啊!

    老天赐予他崛起的机会!

    他瞥了一眼正在翻动手中小本子的王灿,心中狂笑不止。

    这个废物居然在这时候还在看**,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死字就是“daibi”啊!!!

    不过这样也好,正是他刘展在这两位背景深厚、实力强大的师姐面前刷存在感的时候。<i></i>

    于是他大喝一声:“混账废物,你居然敢在藏经阁看这种污秽之书,还用这种书做某种运动,简直不可原谅,若是我刘展没有遇见也就罢了,可是我遇见了,那便不得不管,我不能让我魔宗冰清玉洁的师姐被你这种废物在脑海中玷污。”

    刘展说的义正言辞,而他身后那些魔宗弟子各个都是人精,一个个瞬间领悟到刘展的目的,当然,他们也看到了来人。

    那可是心魔宗的夭夭师姐,还有血刀门的路遥师姐,他们这些魔宗的普通弟子,若是能够攀上魔宗九脉任何一个大佬,那都是起飞的节奏,不说在战场当中不会成为炮灰,各种资源和功法那都是数不胜数。

    不要以为魔宗就是单纯的由魔宗九脉组成,除了这九脉,一些小宗门也是被统合进魔宗的,并且在魔宗成立之后,还以魔宗的名义招揽了不少弟子,这些弟子可不是魔宗九脉的嫡传。<i></i>

    而是魔宗的弟子。

    要问这里面的有什么区别,那学问可就大了。

    魔宗九脉,每一脉都有自己传统的招收弟子的方式,即便成立魔宗,他们也依旧保留一定意义上的独立,而这些后招揽的弟子则是魔宗弟子,除了这个身份,他们背后没有九脉的底蕴。

    只能靠自己的拼搏去赚取资源,对此,他们可是很眼馋魔宗九脉那些弟子的待遇。

    此刻,机会来了......

    只要这两位说句话,他们很可能就被吸纳进魔宗九脉,学习高深功法,迎娶妖娆师姐,走上人生巅峰。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废物,快把书放下。”

    “就是,我魔宗冰清玉洁的师姐怎么可以被你这种人玷污,要.....呸呸呸。”<i></i>

    “找死,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杀了他,为那些被玷.唔的师姐报仇。”

    这位兄台,说的那些魔女和你有关系似的,又不是你姐,也不是你妹,更不是你亲娘,为什么如此暴躁。

    王灿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说出来,可是他因为嘴唇蠕动已经犯下了大错。

    刘展看着王灿,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你居然还想反驳?居然还敢动嘴唇,这不是想反驳是什么?难不成真以为我刘展这内门弟子前十的强者是吹嘘出来的?

    “找死!”

    刘展眼中厉芒一闪而逝,顿时准备动手。

    前戏已经准备完毕,他相信心魔宗的夭夭和血刀门的路遥已经清楚这里发生的事实,那么王灿已经没有用了,干脆来一个死无对证,免得出现什么意外。<i></i>

    再者,在藏经阁杀人可是违规的,需要接受处罚,可是他刘展为了捍卫两位师姐冰清玉洁的名声,做出这么大的牺牲,那两位师姐难道不会来一点补偿?

    以身相许刘展不敢想象,可是招纳成为心腹,比如面首什么的,他刘展完全不介意啊!

    心中想着,手中飞快的开始花里胡哨的动作,这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他恨不得将自己所掌握的技能全都在两女面前施展一遍,展示自己的优秀。

    直到两女靠近,刘展才拼命的按捺自己内心顶礼膜拜的冲动,狠狠的对着王灿拍下一掌。

    这一掌可是动用了武道真意,看起来威势恐怖惊人,放眼天下,也是一等一的天才之流,只能说这魔宗前十果然不是吹嘘出来的,至少比刚离开无尽海的王灿要强上不少。<i></i>

    可是......

    区区一个命泉,想要越两个大阶段对王灿出手?

    岂不是一个笑话。

    神态自若,可看着刘展眼中,那就是在等死,顿时他眼中的狞笑更深,手中的力气又加重了几分。

    同时暗道:‘我这一次出手定然被两位师姐看在眼中,定然会对我芳心暗许,收入房中,赐予功法,合体双修什么的吧?’

    可刘展还没有想完没事,突然感觉手中的力量被卸空,似乎有一个无穷的漩涡将这力量给吸走,最后化作一道清风在这藏经阁吹起。

    “这.......”

    刘展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顿时心中如坠寒冰地狱,冰凉一片,他第一个想法就是看守藏经阁的长老出手维护规则了,可转头一看,却发现一个漆黑的瞳孔,眼中泛着一丝好奇的光泽,盯着他这个方向。<i></i>

    是夭夭师姐?

    她在看我?她看上我了?

    刘展心中一愣,重新焕发了生机。虽然不懂夭夭为什么要拦住他动手,可是夭夭看他了。

    这就是一种成功,他相信自己的计策成功了。

    至于夭夭看的不是他?

    这有可能嘛?

    这里除了他刘展,就是那个废物一样货色,难不成夭夭还会看那个废物不成?

    不是刘展不相信,就是他身后那些师弟师妹全都不相信,一个个羡慕的看着刘展,被夭夭看中,那最起码也能成为心魔宗一脉的人,各种功法资源数不胜数啊!

    如不是场合不对,恐怕刘展就要被吹捧起来了。

    可饶是如此,几个以往一直对刘展追求推推搡搡的魔宗女弟子也开始眼泛桃花,对着刘展眉目留情,想要相亲相爱一被子了!!

    魔宗就是这么现实,唯有那些实力强大和背景深厚的人才有资格享有一切,弱肉强食在这里比四大神宗更加明显。

    可同样的,每一个决定都要无比慎重,不过刘展起飞已经近在咫尺,这些女弟子自然急促起来,想要在刘展还没有彻底蜕变心态之前,抓住刘展这个人,以方便搭上刘展的路子被吸纳进魔宗九脉,成为人上人!!!

    “你就是王灿?”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带着好奇和欢悦。

    “对,我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