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就是王灿!”

    顺着夭夭的话,刘展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然后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两个身影。

    可......可这个时候,刘展终于察觉不对劲了。

    他不叫王灿啊!

    他的名字是刘展,魔宗新一代内门弟子前十的强者!

    还有,王灿是谁?为什么这位心魔宗的师姐会提起这个名字,莫非是叫错了?

    嗯,应该是叫错了。

    想到这里,刘展开口道:“这位师姐,你叫错了,我的名字是刘展,不叫王灿,我是这一次魔宗内门弟子的前十。”

    一边说着,一边讨好似的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嗯?”这个时候,路遥和夭夭总算是看到一直在表演,从未被关注的刘展,两人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i></i>

    如果说夭夭还能给一个面子,没说什么,可路遥就很干脆了,轻哼一声,眉头微蹙,抿了抿嘴说道:“你是谁?我们说话有你什么事?乱插嘴!”

    “嗯!?”刘展愣住了,路遥的语气很强硬,甚至带着冷意,冰寒的目光盯着他,如果这里不是藏经阁,他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死。

    “你们.....不是.......我刚才......”

    刘展面色苍白的看着路遥和夭夭,语无伦次的想说什么,可偏偏话就在嘴边一直打转,就是出不来。

    “哼,没你的事,赶紧滚!”路遥轻哼一声,然后转头看着王灿,才露出一丝笑容,兴奋的抱着夭夭的手臂,指着王灿说道:“我跟你说,他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人,如果你想要什么功法秘籍,找他要准没问题。<i></i>

    这可不是我开玩笑,他可是能在藏经阁自由行走的人,怎么样?没骗你吧?”

    “嗯!”夭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下一秒脸上隐隐透着一层薄雾,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灿,粉嫩的红唇微微一抿,略显羞涩。

    “王灿师兄,夭夭一直想要看这里的功法,可惜宗门贡献不够,你能帮帮人家嘛.......”

    “只要......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做任何事.......”

    两只眼中荡漾着一层水纹,王灿看过去的时候只感觉脑海当中昏昏沉沉,一种浓郁的疲惫从心底浮现上来,他目中无神,看着夭夭,便准备点点头,可这一刹那,灵台当中的龟甲微微一荡,瞬间将这魔音排斥出去,王灿陡然恢复清明,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i></i>

    暗道一声:‘不愧是心魔宗的人,域外天魔的传人,这种勾魂的手段连我这个化天境武者都差点中招。’

    另一边的夭夭看到王灿这一幕,眼中微微失望,可以不以为意,既然知道了藏经阁有这么一位人在,她就不怕自己掌控不了这个男人。

    心魔霍乱,可不是吹嘘出来的,哪怕是大能她也有信心迷惑一二。

    只要能得到那些魔宗的典籍,一切时间都耗得起。

    心中微微思量。

    夭夭脸上的笑容更加旺盛,和路遥一起,用青葱玉指在王灿面前晃荡,将两人准备的食物摆出来,巧笑嫣然,甚至还捏着一块白嫩的肉片,送到王灿的嘴中。

    这一幕直接就让旁边的刘展看呆了。<i></i>

    他何时看见过这么人性化,这么魅惑人心的师姐啊?

    尤其是看到两位风姿绰约的女神在侍奉着他先前看不起,以为是废物的男人,更是觉得世界充满了荒谬。

    一个废物,居然让魔宗两位天之骄女讨好侍奉,尤其是还被对方占了便宜,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刘展的脑海不是没想过其他的可能,可是他不敢去想那个可能。

    可是他不想,不代表他身后的那些师弟师妹不想,在看到路遥呵斥刘展,和夭夭讨好王灿的时候,他们顿时就反应过来了。

    先是一阵沉默,旋即手脚冰凉,他们刚才配合着刘展调戏了怎样一个人啊?

    连路遥和夭夭都得小心翼翼的侍奉,他们这些魔宗的普通弟子,说好听一点是一个小天才,可说不好听一点,在魔宗九脉的嫡系眼中就是一群可以驱赶的狗。<i></i>

    “刘展,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得罪前辈,我和你拼了!”

    立刻有人跳出来,要砍死刘展,眼神一片赤红,这愤怒不是作伪,毕竟他们刚才被刘展带着来了一丝死亡装逼。

    现在还不跳水,等着马上清算啊?

    这些人都不傻,一个个疯狂的反噬刘展,什么废物,什么废柴,什么不懂上下尊卑,什么......

    就连短小无力都出来了。

    说话的还是一位女弟子,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唉~

    “咯咯咯,这些人真有意思。”夭夭眼中泛起意思水意,轻轻的瞥了一眼王灿,然后魅惑道:“师兄,这些人刚才那般羞辱你,你都不生气,你脾气可真好,夭最喜欢你这种人了,嘤嘤嘤~”<i></i>

    一副娇羞模样。

    可王灿万万不敢大意,他刚才连传音都不敢和路遥传,就是怕这位心魔宗的传人有什么手段窃听两人的谈话。

    此刻看到对方故作姿态,立刻警惕起来。

    他在藏经阁也不是白待着的,也知道心魔宗的人来说,一举一动都是功法,或者说法随心动,随行合。

    每一个姿势都可能藏着某种秘法,更不用说这夭夭还有着传闻当中窃取灵魂的天赋。

    王灿更不敢大意。

    另一边的夭夭看到王灿全力抵挡,眼中微微一笑,可旋即转了两圈,眯着眼神,盯着刘展。

    然后从王灿的身边站了起来,一只手捏着光洁的下巴,审视着这人。

    这顿时让刘展膝盖一软,再也不敢装逼了,马上就跪在王灿的面前,磕头发誓:“前辈,前辈弟子有眼不识泰山,弟子有眼无珠,刚才居然敢挑衅前辈,这都是弟子的错,都是弟子的错,弟子再也不敢了,求前辈饶了弟子一命,饶了弟子一命啊!

    弟子愿意给前辈当牛做马,一辈子都行啊!”

    说的王灿都要感动了,然后挥挥手,一阵清风吹过。、

    别误会,这清风可不是扶对方起来的,而是.......

    风吹过,尸骨无存,甚至连一丝灰都没剩下。

    别说王灿身边有着路遥和夭夭这两位魔宗天才背书,就是没有,他这性子,也早就动手了。

    之所以迟迟没发动,还不是为了让对方多犯一点错,到时候教训起来也心狠一点,再者.....

    跟在刘展身后的这些魔宗的弟子可都粉嫩的很,是上好的利用材料,可以帮他打听魔宗的情况,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有事她们忙,没事我来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