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王灿将这些魔宗的人吓破了胆,又恐吓一番之后,夭夭才崇拜的看着王灿:

    “哇!你好威风哦~”

    呵呵。

    虽然是第一次相处,可是王灿却对这女人话中的一个字都不敢相信,因为心魔这种东西,靠的就是欺骗为生,骗人,对于她们来说是一种维持生命必要的手段。

    就比如刚才,这女人明显是很有心计的等着王灿表演。

    如果王灿连在藏经阁杀人的勇气都没有,也就证明他没有什么底气和背景,这样的人......

    估计夭夭会迫不及待的动手用强,而不是现在满眼崇拜的对着王灿放电,试图色诱。

    至于杀人的后果,王灿不担心,这藏经阁看守的长老是血刀门的人,以这位大能的本事,他前些天和路遥谈论的事情肯定被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对方也默认了王灿的话。<i></i>

    那就是对于其他几脉,试图用女弟子影响厉工这件事表示警惕,在无法阻挡的情况下,自然是希望对方用来联姻的女弟子越垃圾越好,像是夭夭这种天之骄女,心机和手段,乃至容貌都是一等一的上乘。

    这样的女人如果到了厉工身边,路遥估计被玩的只能剩下一个渣滓。

    因此,对于王灿的计划自然是乐见其成,所以,包庇一下王灿的小动作只是基本操作。

    就比如另一边的夭夭立刻就明白过来,王灿的背景有些不同,也立马将自己准备好的计划推翻,转而用诱惑的手段,利用王灿帮她获取这藏经阁的典籍。

    因此,眉宇之间娇俏无比,浑然没有丝毫傲气,甚至刻意奉承之下,也让王灿有一点错觉。<i></i>

    那就是,这个女人是喜欢他的。

    不过错觉终究是错觉,对于一个心魔宗的女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乃至四周的每一个环境细节都是她们迷惑心灵的手段。

    “师兄为什么不说话,是觉得夭夭不够漂亮嘛?”

    一双泫然欲泣的眼神,水汪汪的盯着王灿,秀眉微蹙,隐隐有一丝垂头丧气的失落。

    这楚楚可怜的姿态,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可是.....我们很熟吗?

    王灿很想问这一句,他们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时辰,说过的话来来回回还不到十句,你摆出这样一幅姿态,除了让我想睡你,还能有其他的情绪嘛?

    心里话王灿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已经看到了这女人的气运,的的确确就是厉工一个未来的女人。<i></i>

    并且她的气运当中透着贪婪和邪恶的气息。

    只能说不愧是魔宗的人,连气运都透着邪恶。

    不过....贪婪,应该是贪图这里的功法,既然弱点那么明显,也就有了针对,王灿相信自己能够拿下这个女人。

    眼珠微微一转,便说道:“怎么可能,师妹这么可爱,魔宗之内谁不知道夭夭的芳名。”

    说道这里,还顿了顿,才举了举手中的小本子,隐晦道:“嘿嘿,比如我,便整天沉迷这小本子,无法自拔,尤其是看到夭夭师妹的一颦一笑,都感觉自己的心发酥,当时我便想着,整个魔宗恐怕没人能够拒绝夭夭师妹的任何一个要求,甘愿为师妹牺牲自己的人亦不在少数。”

    王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夭夭的反应,果然这女人心思大的很,或者心思藏的很深,没有露出丝毫的羞恼,哪怕是王灿翻到yy她的那一页,哪怕有着某种极其yindang的姿势在摆弄,夭夭也没有露出一丝羞涩,反倒是另一边看着两人交锋的路遥满脸羞红,因为这册子上也有她!!!<i></i>

    狠狠的瞪了王灿一眼,路遥哼唧了两声,便不说话。

    而夭夭则是捂着脸颊,微微不依的说道:“师兄,讨厌,就知道看这种东西。”

    故作矜持的捂着脸,然后清秀白嫩的手指张开了两个细缝,水汪汪的眼神盯着王灿娇声道:“人家真人就在师兄面前,可师兄就知道看这些......看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怜惜师妹,难......难不成......师妹还没有这......这死物诱人嘛?”

    一层薄薄的粉色雾气以肉眼看不见的姿态将王灿和夭夭包裹,她颤抖的睫毛和春心萌动的姿态仿佛让王灿陷入了恋爱。

    眼前的夭夭,就仿佛邻家的姐姐,被隔壁的小男孩偷窥,却爱怜羞涩的模样。

    好在王灿咬了一下舌尖,让鲜血的腥味充斥鼻腔,用疼痛将自己唤醒,才勉强摆脱这种感觉,看这眼前的夭夭也更加清晰一点。<i></i>

    “师妹很诱人,可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远不如这小本子,我对着它做任何事,它都无法反抗。”

    王灿的话让夭夭眉宇之间闪过一丝羞恼,还有警惕,王灿的话让她意识到,想要轻松的诱惑王灿是不可能了。

    这个男人不像是曾经那些裙下之臣,她微微一笑就可以夺走他们的一切。

    ‘有意思,不过这世界上还没有我征服不了的男人。’

    夭夭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王灿,此刻,没有了诱惑,反倒是有一种清冷,和王灿之间也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她看着路遥神秘的笑了笑:

    “路遥师妹介绍的这个男人倒是很有意思,不过以为这样就能折服我,恐怕要让师妹失望了,我不但不会被他折服,反而会得到我想要的东西。”<i></i>

    说完,夭夭看着王灿,舔了舔下唇,粉红色的舌尖宛如一条游蛇,真不知道当这东西和自己的交缠在一起的时候,会有怎样的触感。

    王灿舔了舔自己干巴巴的嘴唇,心中想着。

    “有意思,你身上有很多我想要的东西,我会让你交给我的。”

    眼中透着一丝贪婪的夭夭看着王灿说道。

    “可是不付出一点东西,你就想得到,恐怕有些难度。”王灿也笑了一声说道,两人已经将交锋摆在明面上。

    他可能被夭夭诱惑,可是这诱惑只是一时,他有着龟甲,有着林唯缘赠送的神女像,还有着巨大的修为差距。

    更关键的还是脑海中那金色的书卷,那能够让王灿无视夭夭的气运影响,而没有了气运影响,对方还想如同欺负别人一样的欺负王灿,恐怕不可能了。

    更不用说,王灿还能借用林唯缘的气运,那个时候,夭夭的气运不但影响不到王灿,反而要被他反影响。

    ‘嘿嘿,无知的女人,来征服我吧,我的身体可等着你呢!’

    眼中透着邪恶的光芒,王灿开始黑化了。

    ‘开始有意思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