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夭夭,路遥急不可耐的问着王灿:“你不是说你能够看出谁会成为师兄的女人嘛?”

    “她呢?”路遥手指着外面。

    “她?”王灿摇摇头,叹息一声:“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为什么还要问我,是你已经感到害怕了嘛?”

    被王灿这么一说,路遥面色陡然苍白,没错,她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可还是不敢相信,口中喃喃道:

    “夭夭可是心魔宗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弟子,她可是有希望成就圣人的存在,心魔宗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相比起夭夭这种层次的女人,路遥明显感觉自己差了不止一筹,论起容貌,夭夭有着一种异域的美感,论起心机,对方是心魔宗的传人,心思深沉,种种手段高超无比。论起修为,夭夭更是真知境巅峰,而且心魔宗蛊惑人心的能力更是远超常人。<i></i>

    “不行,太危险了,这种人在师兄身边太危险了。”路遥一脸急促,拍了一下手:“我要去告诉师兄。”

    “等等。”

    王灿拉住路遥。

    “你觉得你告诉厉工,他就能阻止嘛?他可能心中不忿,可终究会选择隐忍,就像我告诉你的,他根基不稳,还没能达到无视魔宗其余八脉的地步,所以,他最多会安慰你一番,然后接受这安排。”

    “可是,这种女人明显是带着心机......”

    “带着又能如何?你觉得以厉工的高傲,会认为自己连一个女人都降服不了?”

    “可是?”路遥的脸上仍旧带着不甘心,想说什么,可说不出来,于是看着王灿说道:“那你说怎么办?”<i></i>

    “很简单,你告诉我她想要的功法,我用这些东西来钓人,只要她想要这些东西,那我就有机会拿下她。”王灿一脸自信。

    对付一个贪婪的人,尤其还知道这人贪图的是什么,他有绝对的胜算。

    ‘反正用的是魔宗的功法典籍,又不是我的,不心疼。’

    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没有人看得见,包括路遥。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路遥将信将疑的说道,事实上,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她和夭夭很熟悉,可正因为熟悉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让她自己对付夭夭,她一点信心都没有。

    .......

    第二天,王灿自然而然的开始自己清扫藏经阁的一天,不过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给昨晚侍寝的那位魔宗女弟子送一本功法,等级不高,只能修炼到真知境,连开辟世界的手段都没有。<i></i>

    这种功法王灿自己都有不少,可能用别人的,为什么用自己的?

    将手中的《桃水决》送到那位不知名的女弟子手中,换取了一个湿热缠绵的热吻,王灿转身便看到夭夭这个女人一脸柔顺的笑容看着他。

    “师兄真是雅兴,在藏经阁这种地方都能如此放纵。”

    说道这里,语气陡然哀怨无比,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十指握着手中的食盒羞怯道:“可师兄为什么不叫夭夭,难不成夭夭还比不上那个女人不成?嘤嘤嘤~”

    “自然不是。”王灿摇摇头,很自然的坐在夭夭的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那细腻的肌肤给王灿一种冰冰凉凉的舒适感,同时也感觉到这女人在他触碰的一刹那,身子微微僵硬,甚至因为耳尖,王灿都能听到牙齿触碰的声音。<i></i>

    他打开食盒,看着里面精致而美味的食物,捏起一块肉片放在嘴中,便吃便说道:“师妹是什么身份,昨晚的事情让你做岂不是太憋屈了。”

    “为什么师兄,夭夭什么都愿意呢。”两人明智的没有提起利益问题,而是各自施展手段,看看能不能拿下对方的心。

    这一点,夭夭很自信,作为心魔宗,连一个男人的心都握不住,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心魔宗最杰出的传人。

    虽然不满自己被王灿占便宜,可还是忍下来了,并且,身体,同样是诱人的一种手段。

    另一边,听了夭夭的话,王灿则是很惊喜的说道:“难不成夭夭你也喜欢帮人咬?这可真是太好了,要不现在就来一次吧!”

    一边说着,一边塞着口中的肉,然后拖着裤子。<i></i>

    这一幕,直接就让夭夭面上一滞,脸上的羞恼一闪而逝,可旋即就知道这是王灿在吓唬自己,在藏经阁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这是何等的不要脸才能做出来,于是她刚准备说‘好呀。’

    可她中机会低估了王灿的不要脸,刚一转身,便感觉自己的脸颊划过某一根东西,只是一晃而逝,可却划过了她的嘴角。

    一种恶心从心底升起,愤怒的抬起头,看着王灿,却对上了一张戏虐的眼神,然后飞快的扫视四周,陡然发现王灿手中拿着肉片在她的嘴边划了一下。

    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那种被耍了的感觉却让夭夭第一次感觉不快,她作为心魔宗被捧上天的女神,何时受到过这种欺负。

    ‘本姑娘给你占便宜,你好好顺从我便好,居然还敢得寸进尺?’

    心思一转,不过夭夭知道自己的布局还没有完成,她的功法还没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想要直接迷惑王灿不可能,必须要环境,食物,美色,音律,乃至空气中充斥的一切配合她,才有极大的把握拿下王灿。

    并且这功法的危险性很大,一个不查就可能将自己搭进去,可是为了那些功法,夭夭不得不冒这个风险。

    ‘为了得到域外天魔的传承,我暂且忍让,待我得到那功法,和所有的心魔宗秘籍,这天大地大也没有我大,到时候........即便下嫁厉工,他也将成为我掌中的玩物。’

    眼中泛起一丝贪婪的目光,这女人的心太大,也太贪,不过这也正常,域外心魔都是这样,身为域外天魔创建的宗门,心魔宗自然也秉承这样的特点。

    “师兄真会开玩笑,夭夭不开心了,要师兄抱抱.......”

    一边说着,一边张开手,同时闭上眼,微微颤抖的睫毛仿佛诉说着主人的不安分,一缕缕奇香顺着夭夭的肌肤想着四周散发。

    让王灿感觉到眼前这女人,哪怕是一个毛孔都透着有人的滋味,一种隐约之间的躁动从小腹产生。

    “好,既然夭夭要抱抱,那师兄可不能不满足啊!”

    王灿大笑一声,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身体不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