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夭夭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她敏锐的察觉王灿正在抱着他的手一点都不老实,正在上下游动,甚至隐约之间有一丝窥视衣内的冲动。

    心中暗骂一声,可不能认输,毕竟她的布置还需要王灿的“配合”。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现在的夭夭就是这种心思。

    毕竟一时的牺牲,总比一辈子成为一个男人的附庸要强的多。

    想到宗门的叮嘱,和厉工冷漠的眼神,夭夭便一咬牙,闭上眼,口中微微发出轻柔的哼声,一张粉嫩的脸颊此刻全是红晕,甚至能够感受到这细腻的肌肤之上,温度都有点吓人。

    “看来夭夭师妹已经不行了,需要我来帮你一下嘛?”王灿戏虐的看着夭夭。

    “哼,师兄就会作怪。”轻哼一声,眉眼轻柔,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给王灿一种邻家小妹的清新感,同时趁势,用手臂环住王灿的脖颈,眼中一帘春水荡漾,同时默默的将臻首靠在王灿怀中,手指把玩着王灿的发尖。<i></i>

    “师兄真讨厌,人家辛辛苦苦给师兄做好饭菜,可师兄一见面就这样作弄人家,心里不开心!”

    娇憨的语气直击王灿的心灵,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时候知道王灿喜欢单纯的女人的。

    该死!

    虽然心中想反抗,可是魔女不愧是魔女,每一个动作都在不知不觉之间暗示着什么,此刻,已经将王灿麻痹大半。

    当然,这不意味着王灿就凉了,而是在这个游戏之内王灿失去了先手,已经被对方占据了上风,毕竟,这个魔女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知道了王灿喜好,并以此为切入点,开始攻占他的内心。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女人喜欢什么,对什么感兴趣,想要靠着一张帅气的脸蛋就迷惑对方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果断的将话题转移到对方最割舍不掉的东西上面。<i></i>

    “听说师妹喜欢这藏经阁的一些典籍?”王灿将手放肆放在夭夭的身前把玩,这东西,似真似假,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究竟在上面地方,空间似梦似幻。

    这是心魔的手段。

    可他不管,只要能玩就行,管他真假,我当他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另一边,被王灿岔开话题的夭夭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因为王灿怕了,不得不转移话题。

    所以她的俏脸在王灿怀中微微一仰,眼中无比迷离,一双白嫩的小手慢慢的向上攀岩,抚摸着王灿略显粗糙的脸颊,说道:

    “人家很想要,师兄送给人家好不好?”

    “想要,这自然要看你的表现。”

    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子,准备亲吻上去,很显然,这一嘴扑了个空,对方已经娇笑着离开王灿的怀中。<i></i>

    “师兄真心急,人家还没准备好,如何能够洞房哩!”

    语气一声三变,可每一变都骚动王灿的内心,尤其是眼角一丝春意,仿佛对方真的喜欢了他一样。

    可怕,清纯少女竟如此老练。

    王灿觉得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不过这才是第一回合,双方的较量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

    心中微微思索,王灿脸上仍旧是一副欲求不满的笑容:“夭夭师妹天香国色,只要能得到师妹的心,师兄等得起,莫说是这短短的片刻,就是这一千年,一万年,也等得起。”

    “那师兄愿意为夭夭做任何事情嘛?”夭夭的眼中泛着笑意,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阴影环绕着两人。<i></i>

    她知道王灿在说鬼话,也知道对方很清醒,可是这清醒还能持续多久?

    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

    总有一天,对方会在自以为清醒的时候,交出他的一切。

    夭夭仰起头,伸出脚丫,在王灿的两腿之间微微摇晃,白皙的脚趾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红润的光泽,她任由着王灿将脚趾抽在手中把玩,口中发出细碎的声音。

    良久,一声长长的喘息声。

    这不是王灿不小心那个了,是太累了,表演很吃体力的。

    这时候,夭夭也很识趣的从桌子上起来,将食盒收起来,挽在手上,然后回身对着王灿妩媚一笑。

    “夭夭今天很开心呢,真希望每天都能和师兄这样。”<i></i>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旋即便只留下一个美丽的身影,和脸色逐渐黑下来的王灿。

    刚才吃亏了。

    他的记忆绝对被对方偷窥了一点,初开始还没有察觉,那是因为他正沉浸在对方的脚趾之间。

    那种白皙的感觉,差点给他整成恋足癖这种变态,可就是在那个时候,他陡然感觉自己体内世界之中,那核心处多了一丝阴影,这阴影自然是对方的手段,悄无声息的窃取了他的意思记忆,并且留下了一丝痕迹。

    这痕迹,是漏洞。

    有了对方的气息,下一次在进去,便容易的多,至少不用如同今天这边,又是给王灿抱,又是给王灿摸,还有给王灿**趾这种恶性的事情.......<i></i>

    下一次,对方只要稍微暗示一下,说不准便可以再一次入侵王灿才体内,引动他的灵光,直接在意识层次麻痹王灿。

    “这女人还真是可怕,看来我需要提前布置一些手段,要不然还真会被她俘虏了。”

    王灿心中凌然,他可不想好处没吃到,光尝到一身骚。

    沉下心思,传出一道信息,沟通那些被他操纵的魔宗弟子,让他们收集这夭夭的一些信息,然后便开始闭目沉思,在自己的体内布下一些禁制。

    他在日神宗是长老,在魔宗又看了不少典籍,其中不乏心魔宗的,对于心灵防护也有一些见解。

    此刻,他布下的在体内的禁制只是触发似的的禁制,这禁制胜在敏感能够提醒王灿体内被人入侵。

    原本,他还想布置一些更大的困杀禁制,可一想到夭夭那个女人警惕的性子,估计会立刻被发现,只能作罢。

    布置好一切,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体内世界不完善,只是一个死物,连生灵都不能长久存活。”

    化天境,世界是发展壮大的时候,很多方面都不完善,尤其是王灿,他没有依靠神州浩土这方大世界的规则来塑造自己体内的世界,方方面面都依靠自己,可惜没有什么经验。

    比如修房子,人家的化天境是拿自己的规则用作装修,其他的外墙按照模子画一下就成,可王灿是外面里面全靠自己领悟,这导致世界之中处处都是漏洞,比起同级都不如。

    唯有等到他踏足阴阳境,阴阳二气分化,孕育世界灵性之后,才能从这种劣势中走出来。

    有得必有失吧。

    牺牲化天境的强大,换取一个更强大的未来,不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