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交锋只是第一次,双方还在试探阶段,并没有甩王炸。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随着夭夭来王灿这里越加频繁,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开始逐步蜕变。

    在王灿的眼中,这女人是发了疯一样,将他在藏经阁的住处全都换了一遍家具,无论是桌子,椅子,被子,甚至内衣内裤全都被换了一遍,这些东西无一例外,全都有着她的痕迹。

    不是体香,便是亲手制作云云。

    他不傻,很快就意识到这些东西可能藏着什么秘密,为了保险起见,他这几天都没敢睡床上,全靠着那些被他控制的魔宗女弟子轮流带被子,在藏经阁打地铺。

    “前辈,有人来了。”

    “又是夭夭师姐。”

    “心魔宗的夭夭师姐。”<i></i>

    两位面容红艳艳的女人慌忙将衣服穿上,然后摆脱了王灿的魔爪,浑然不顾身边还有王灿存在。

    “你们怕什么?”

    王灿收回了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女人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仅仅是夭夭这么一来,就被吓得半死。

    他挥挥手,从储物戒指拿出了一些小玩意,送给这两个女人。

    这可不是piao资,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这些东西只是为了报答这两个女人深夜赶来安慰他内心寂寞的礼物。

    朋友之间,送些小礼物很正常嘛?

    怎么能叫......

    一转眼,藏经阁外面已经进来了一个人,手上仍旧提着食盒,里面的香气隔着这么远都能嗅的一清二楚。<i></i>

    食指大动,王灿对于她做的食物已经没有了抵抗力,毕竟在藏经阁这种地方,虽说书籍是精神的粮食,可是身体没有粮食吃啊!

    每天就等着夭夭送来的这些东西垫垫肚子。

    两人眼神交汇了一下,彼此很默契的没有说什么,会心一笑,走到王灿在藏经阁的住处,将几碟小菜放到桌子上,然后两个人对面而坐。

    “师兄早!”

    夭夭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然后嬉笑的看着王灿,眼中有着藏在心底的戏虐。

    “师兄就不必了,我相信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王灿挥挥手,嘴中塞着东西,这些天,虽然修修补补,可是世界还是漏的和筛子一样,被对方窃取了一些不重要的信心。

    再加上对方的身份,有心打听王灿的身份,还是知道一二。<i></i>

    “哼,师兄骗的夭夭好苦。”

    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灿,羞红的脸庞娇羞的捂着,只露出一丁点的红唇微微抿着。

    “呵,不就是神宗的身份嘛?你又没问过,我怎么回答?”

    王灿的话让夭夭气节,她哪里想到王灿的身份会这么复杂,本以为藏经阁的扫地人,能够自由翻看魔宗典籍这一点,肯定是魔宗重要的天才,说不定是隐藏的继承人之类。

    可谁曾想到王灿居然是神宗,而让他自由翻看魔宗典籍这一点无非就是想用高深的功法诱惑对方叛变,一个化天境,还是身份不凡,潜力无穷的化天境,如果能够依靠魔宗典籍诱惑对方改变功法,那就是赚了。

    而如果不成,也没有什么损失。<i></i>

    更不用说这还是厉工用来钓鱼的饵,用来看看魔宗的高层有几个是对他心怀恶意的。

    “哼,师兄坏,师兄要赔偿人家。”夭夭眼珠微微一转,笑嘻嘻的半靠着王灿。

    对于王灿的身份,她并不在乎,无论是魔宗也好,神宗也罢,都是她利用的对象,只是神宗的话,要更加繁琐一点。

    因为她夭夭的名声在魔宗更响亮,也更加入得那些魔宗男人的心中,对于神宗的王灿来说,印象不深,她想要催动魔功,以外力入侵王灿内心,唤醒这印象,从而影响王灿便多了几分难度。

    ‘不过布置了接近一个月也差不多了。’

    夭夭眼神闪烁几下,她相信自己的身影定然在对方心中刻下了一个痕迹,无论是坏印象还是好印象。只要有,她便可以尝试催动功法。<i></i>

    王灿没有察觉夭夭眼神中的异样,他有着诸多防护,并且林唯缘赠送的神女像更是能够凝神静心,立于不败之地,以不变应万变,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夭夭想要那些典籍,师兄也不送给夭夭。”眼神微微迷离,她的手指在王灿的掌心勾动,缓缓的仰起头,一张楚楚可怜的面容真是我见犹怜。

    王灿只感觉眼神一阵恍惚,旋即立刻清醒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推开怀中的女人,反而恍恍惚惚的说道;

    “夭夭可是师兄的宝贝,想要什么,师兄给你取来。”

    “要《问心策》啦!”轻柔的声音,甜腻腻的传入王灿的耳中,骚动他的灵魂,悠悠颤颤的站起来,向着某个方向走过去,然后取来了一策功法,王灿的灵光沉入其中,然后将信息分享给夭夭。<i></i>

    最后傻笑道:“夭夭,你看看,对不对?”

    当王灿将全部的内容乃至信息都分享给夭夭的时候,后者眼中闪过一丝雀跃,浑然没有察觉刚才灵光交融时候,被对方占的便宜。

    收起这本功法,夭夭眼中带着兴奋和贪婪,可是她知道今天有这样的收获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要求的更多,说不准对方便会清醒过来,那可得不偿失。

    “哼,睡吧你!”夭夭眼神一变,看着王灿带上了一丝轻蔑。

    在她看来,王灿已经中招,她对他的影响已经逐渐由浅入深,今天只是要一本最普通的功法试试水,效果不错,再加深一点影响,那么便可以对王灿予取予夺,这藏经阁所有控制心灵的手段,她便可以完全占有。

    眼中贪婪之光越发浓厚。

    这里面可有着魔圣的收藏,那珍贵程度.......

    一转身,将三两片肉很粗暴的塞入王灿的嘴中,制造一副吃完了的假象,然后一个念头转动,留下一个覆雨翻云的幻术送入王灿的脑海当中,自己则是转身离去。

    直到这女人彻底消失在藏经阁,王灿在擦了擦嘴,将口中的东西咽下去,似笑非笑的看着离开的夭夭。

    同时也回味着灵光水乳交融时候的快感,那种感觉比之单纯的肉体交换可要舒服和不少,直接在灵魂层次交换一部分。

    他们之间经过刚才那么一出,可以说是不分彼此,他的灵光中有她的本质,她的灵光中也有他的本质。

    说一句不分彼此也不为过,这是双方有意为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