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的目的是通过交换,得到对方一小部分的灵光本质,然后透过这丝灵光本质分析对方的功法。

    至于对方的目的,不外乎是加深她在他心中的痕迹,这丝痕迹越重,最后施展功法,控制王灿也就越简单。

    而且,她没有手段读取典籍之中的内容,想要得到功法,必须要和王灿来这种水乳交融的手段。

    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另外,不得不说一句对方的狡猾,在那丝灵光本质当中,没有丝毫有用的信息,只是一些杂念,尤其是对方洗澡时候的画面。

    看的王灿心中批判不已。

    “不过,有今天的甜头,以对方的贪婪,肯定还有下一次,到时候便是另一种功法,逐步的确认我是否已经被她控制。<i></i>

    如果完全确定之后,恐怕这整个藏经阁的典籍对方都会要一一遍吧!嘿嘿嘿。”

    “不过我可不能那么简单的就被对方控制,偶尔也要挣扎一下,逼迫对方付出更大的本钱,亲亲抱抱的什么的,还是太浅层次了,必须尝试更加深入的交流。”

    “毕竟,想要的得到东西,怎么可能没有付出?”

    王灿眼中微微一转,他不怕对方会舍不得,从气运中,他便能判断出一种浓郁的贪婪,这种贪婪已经深入她的内心。

    再者,对方很高傲,她认为自己可以很轻松的控制王灿,尤其是在看到王灿漏洞百出的世界时候,信心更足。

    那么她心中肯定会想,现在的任何付出在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之后都会加倍从王灿身上索取回来。<i></i>

    并且,完全被她控制的王灿可就不是一个予取予夺的奴仆嘛?大不了用完之后杀了,到时候谁还知道曾经的事情?

    这些都是王灿脑补的,不过大概不差多少。

    白天王灿偶尔扫扫地,装模作样,然后在一种魔宗弟子面前故作高深的点评两句,被那些没有背景的弟子当做老爷爷,金手指,时不时的来供奉。

    他也乐得利用这种手段操纵一小部分人,尤其是那些女弟子,即便比不上夭夭这种天姿国色,可是也别有一番滋味,就当打野。

    这些事情只耗费了王灿十分之一的心神,他更多的时间还是研究林唯缘赠送给他的神女像,这神女像只能说极其不凡。

    不但能够增进规则领悟,还能让他随时随地的进入贤者时间,也就是绝对冷静的思绪当中,这时段,他思想会无限的沉稳,说一句心如止水也不为过。<i></i>

    略微调息一下,王灿转身走到一处,这里是那位看守藏经阁的血刀门一脉长老的地盘,王灿这些天早就透过厉工和这位联系上。

    “所来何事?”

    虽然知道王灿和厉工关系不凡,也知道王灿一二计划,可是这位长老还是很有身份的端坐在原处,连眼都没睁开。

    “前辈,晚辈需要一些阵法材料,需要前辈提供一二。”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材料清单送上去,这是阵法“冰心阵”的材料,一般而言,是防备域外天魔入侵灵台用的。

    这阵法是神宗当中的秘藏,也就是王灿曾经查阅圣心宗资料的时候,偶然看到了这阵法,再加上脑海当中那被封印的魔头缘故,便记下了这阵法。<i></i>

    却没想到提前用在了这里。

    不过这是简化版,作用自然远远不如原版的强大,要知道原版可是防备域外天魔,那可是大能,圣人一个层次的强者。

    “可!”这血刀门长老看完清单,微微点点头,就将这东西交给王灿。

    在王灿还有利用价值之前,他对于对方的小要求还是可以满足的。

    至少利用王灿,他们知道了魔宗当中不少人都对厉工颇有成见,这成见可能来自不满厉工对王灿的优厚,可......既然少宗主发话了,你们还敢有成见,那就是叛逆,就是清算之列!!!

    就是这么霸道!

    厉工需要魔宗之内没有反抗的声音,血刀门又何尝不想主导魔宗的走向?所以,这些敢有微词的人只能说一声呵呵了。<i></i>

    半刻钟之后,王灿拿着这些材料离开这里,将阵法布置在另一个房间,这阵法的布置难度极高,王灿足足忙活了接近半个月才将这阵法完成。

    同时,这半个月的时间当中,也被夭夭占了不少“便宜”,那些功法被对方通过手段得去了不少。

    甚至,王灿都能察觉对方的修为越发高深,心魔的气息更加浓厚,甚至有褪去人身的感觉。

    很显然,对方修炼的功法很可能不是主流的修炼体系,而是心魔的修炼体系,修炼到高深处,褪去人身,成就域外天魔的身躯。

    那时候,便将身体由实化虚,性别便只在一念之间。

    恐怖的歪门邪路。

    王灿想想都发寒。<i></i>

    ......

    “咦,夭夭来了,今天倒是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王灿“警惕”的看着来人,同时眼中还有伪装出来的疑惑。

    “夭夭,你最近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嘻嘻,师兄,你这人怎么这样。”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脸颊:“怎么是夭夭对师兄做什么,明明是师兄对夭夭做了什么?”

    粉嫩的脸颊宛如红彤彤的苹果,垂涎欲滴。

    不过她的眼角当中自有一股得色。

    因为王灿浑然记不得被操纵之后的事情,仍旧以为自己很清醒,尤其是这防备的眼神每次都让夭夭心中窃喜,甚至感觉好笑。

    明明被操纵了很多次,可每一次都认认真真的防备。

    ‘哼,今天之后,便可以尝试彻底操纵。’眼中微微闪烁,贪婪之光一闪而逝。

    细水长流固然好,可时间不等人,她想要突破化天境,需要借鉴的魔宗典籍很多,要加快进度,那便要一举操纵王灿的心神,让他再也没有清醒的时刻。

    或者说,见到她的时候再也没有清醒的时刻。

    将手中的食盒放下,她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的环境,即使很自信,可那个功法的反噬很严重,容不得她不小心。

    再怎么说,对手也是一个化天境,哪怕他的世界漏的和筛子一样,可巨大的等级差距摆在那里。

    ‘很完整,没有破坏的痕迹,今天是最后一次加料,明天就可以开始尝试种下魔种。’

    嘴角微微上翘,嫣然一笑,旋即围绕着王灿,继续开始日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