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在说什么?”女人的脸上满是迷茫之色,诧异的看着王灿似笑非笑的眼神。

    这种陌生的眼神让她感觉害怕,在这么多年的相处生涯当中,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夫君”。

    “你告诉我,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嗯!?”对面的王灿看到夭夭这幅模样,顿时一愣,旋即就明白,对方为了彻底控制他,下的本钱也是很重的。

    当然,或许是攻略王灿的难度已经超出了对方的想象,不得不让自己的灵光伴随着王灿一段经历一段经历的演变,开始的时候能够保存一些意识,可这么多身份经历下来,估计那仅存的一点意识也被磨灭了。

    就如同现在的她一样,根本记不得她原本的身份,只有内心的执念在催动她开口说出那样诱导性的话。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将这两人拿下。”黑甲的将军可不管这两人在干什么,一声令下,催促着手下的那些人开始疯狂进攻。

    可,区区一群凡人,在恢复灵光和记忆的王灿面前,还敢造作?

    轻哼一声,顿时挥挥手,整个世界犹如泡影一样,化作镜中花水中月,消散一空,在消散之前,王灿还能够看见那些追逐他的黑甲将军脸上露出的惊恐和错愕,可能这些人还以为他们是真实存在......

    场景重新变幻回他的房间,四周的一切仍旧如故,可却恍如隔世,那心魔幻念当中虽然虚幻,可却真真切切的让王灿过了无数年的岁月,这些记忆都充斥在他的脑海当中。

    以至于他都有了一丝苍老的感觉,轮回百世,这种经历也唯有幻境当中才能体验。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我的阅历陡然丰富了很多倍。”王灿喃喃自语,同时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此刻双目紧闭,脸上却有着惊恐之色,似乎正在经历着可怕的事情。

    “还没有苏醒?”王灿微微皱眉,眼中冷笑,要不是他在这看见这女人的一刹那就用残存的意识勾动林唯缘的气运,并且开启的冰心阵,加上最后的神女像给他的一丝清明,说不准他还要在幻境世界当中经历更久。

    虽然仍旧能够获胜,可彼此交缠的太久的话,他可能会被带偏,对怀中这个女人产生某种相濡以沫的感情。

    毕竟幻境当中无比真实,更有着一念百年的加成,无数轮回,各种身份变化,可每一段都有这个女人,定然会有“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种情况产生。

    幸好......

    我只想进入身体,可不想进入灵魂,尤其是不想别人进入我的灵魂。

    王灿眼中微微泛着光泽,纵然这个女人很漂亮,可是他也没有交出真心的打算,只想着利用。

    很黑暗,可是他没有充足的实力能够压制这个女人,也就只有保持警惕,除非有一日,他踏足圣人,亦或是更高的层次,能够无视一切阴谋诡计的时候才能放纵的“玩耍”。

    瞥了一眼怀中闭着眼的人,轻喝一声:“醒来。”

    手指微微一点,戳在夭夭的眉心,顿时一层清光荡漾,夭夭的脸上有着一丝挣扎之色,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她的眼神当中还透着迷茫,看到王灿的第一眼微微张了张口:

    “夫君?”

    话音刚出口,顿时脸上剧烈的挣扎起来,眼神中的光泽在剧烈的变化,良久之后,眼中陡然泛起寒芒: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带着三分惊讶,四分愤怒!

    她为了今日付出了良多,甚至连她一直藏着的心魔画像都拿出来,加上长达一个月时间的布局,可是今日却全都化成了一场空。

    “你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被你控制?”王灿嘴角噙着笑容。

    “不错!”夭夭爽快的点点头,眼中带着质问:“莫非你曾经的全都是装出来的?”

    “如果是装出来,可为什么要顺从我?难不成你喜欢那种感觉?”

    王灿一口老血喷出,这话说的,虽然很有情调,可是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心中有那种心理。

    顿时头疯狂摇摆,然后看着怀中仍旧没有和他分离的夭夭,只是简单的说道:“我自然不喜欢那种感觉,只是我想要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并且.......只有让你轻敌大意,我才能有今天的机会,不是嘛?”

    “你.....你在说什么?”

    夭夭脸上满是镇定,丝毫不慌,然后看着王灿威胁道:“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我可是心魔宗的嫡传,你如果对我做什么,肯定会被我宗门长老击杀。”

    “对了,我心魔宗已经决定将我留给厉工,厉工可是魔宗的少宗主,你若是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那么你肯定要倒霉。”

    “王灿,你一个神宗之人,如何敢在我魔宗这么嚣张,难不成你不怕我叫人不成?”

    夭夭的脸上挣扎之色越加浓厚,良久之后,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看着王灿的眼神也越加浓厚。

    “该死!”夭夭紧咬牙关。

    “放弃了?”王灿问道。

    “该死,你怎么知道的?”夭夭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你以为每日和你交换灵光本质我就没有丝毫反制的手段?”王灿眼中寒光微微闪烁,单单靠着他本人自然不可能在“昏迷”状态当中,窃取对方的核心记忆,反倒是自己失去了不少。

    可加上林唯缘的气运之后,那就不同了,偶然的好运,会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比如这功法。

    魂灯四盏,天魔叩心,是控制别人的无上妙法,可反作用也很大,一旦事变,便会遭受反噬,这反噬的结果便是那无穷无尽的轮回幻境当中,那些经历会更加深刻的返还到施法者的灵光本源当中。

    虽然不会直接沦落为奴仆,可若不及时处理,那么后患无穷。

    就比如现在的两人,王灿已经占据了主动,他的要求对方已经失去了拒绝的权利。

    可以有轻微的反抗,但是王灿一旦严厉起来,对方只能服从。

    这就是功法失败的后果。

    对方也很聪明,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想诈和,想要欺骗王灿,并且在离开之后,立刻陷入闭关消除这施法的影响。

    但知道这一切的王灿,在谋划了这么久之后,如何还能放过对方,让她安然离开?

    眼中闪烁着禽兽的光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