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真的很禽兽,王灿压根就没准备放过这女人,毕竟装了那么久的傀儡,总算是逆袭的时候了。

    再一想到在幻境中,那高贵霸气的女王,浅笑低吟的才女,慈眉善目的姐姐,娇小玲珑的妹妹.......

    咕嘟嘟~

    咽了一口口水,王灿觉得不吃掉这个女人,简直对不起自己在幻境中付出的真情,没错,就是酱紫的。

    “别!”

    “不要!”

    “放过我!”

    夭夭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恐,功法运转失败,陷入反噬的她对于王灿毫无反抗之力,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身体上巨大的创伤让她的元力运转困难,而心灵上,则是幻境中千百世轮回的影响纷至沓来,最后都化作对王灿的爱意和服从。

    原本,若是成功,她可以利用王灿对她在幻境中的真情流露,种下魔种,让王灿从此归于她操纵,可失败之后,因为没有种下魔种,这些幻境中的影响无法消除,心灵,或者说潜意识的深处,她已经失去了自我。

    “放过你是不可能的!”王灿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女人满脸哀求的模样,可是他的手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又紧了紧,很开心的笑着。

    “我付出了那么久,终于到了采撷果实的时候,又怎么能放过你?”

    “再说,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对你的非分之想,可你却自视甚高,认为自己能够掌控我,为了你内心深处的贪婪更是不惜铤而走险施展这种功法,也只能说你自作自受。”

    “送你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王灿眼神微微一凝,直视着眼前的夭夭,同时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过来,帮我咬.......住身上的衣服,我先去洗澡,你待会也乖乖的去洗干净。”王灿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露出身上精壮的肌肉,和挂在脖子上璀璨的神女像。

    “该死,你居然有这种宝物!”夭夭绝望的娇喊,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败了,这神女雕像散的清光分明是她的克星,还是天克的那种。

    “呵呵,知道了吧?知道就乖乖的洗干净上床上等我。”

    “说来也是你自己作死,非要用这画像封锁藏经阁的空间,即便你想求救也不可能了。”

    王灿的话更加让夭夭绝望,不说她现在无法调用体内的元力,就是想反抗王灿的话都越加困难,若是持续三五天,恐怕她的内心就会有一个巨大的阴影,这个阴影就是王灿。

    她将再也无法反抗王灿的命令......

    一双漂亮的眼中在挣扎,却也在思索,可身体却很忠诚的前去服从王灿的命令。

    ......

    一夜!整整一夜。

    不要羡慕,这其中不仅仅是论持久战的实践阶段,还有很多的理论教育阶段。

    当王灿从床上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一脸满足的女人,虽然幻境中他对着身体熟悉无比,可现在得到,还是无比兴奋,毕竟这是真人,不是脑海当中想象出来的。

    他们不一样!!!

    按理说,现在的王灿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他睁开眼的时候,旋即却是一脸黑线,他盯着身边的女人努了努嘴,终于忍不住了,恶狠狠的说道:

    “妖孽,居然连自己的身体都种下了蛊虫!”

    养蛊,这是很常见的一种手段,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女人居然在自己的身体当中养了一只情蛊。

    在昨天王灿睡了她之后,这情蛊自然而然的将王灿和她牵连在一起,两人之间从原本的主仆关系变成了现在的情人关系。

    至少,王灿不能随心所欲的作弄这个女人,尝试一些高难度的技巧和动作,只能请求她配合,否则情蛊作起来,可是会让王灿遭受不小的创伤。

    虽然死不了,可却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在魔宗这种地方,没有实力是很恐怖的事情,王灿不想将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自然也就只能默认两人的这种关系,努力不去出情蛊的反噬。

    “哼!”一声傲娇的轻哼,旋即夭夭睁开眼,事实上她早就醒了,只是懒得看着王灿这张脸,因为一看见,她就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欢。

    可是她其实是想讨厌来着,可偏偏一看到就会被这张脸给迷惑......

    该死,全都是那该死的幻境。

    施法失败,幻境中的反噬还在酝酿,尤其是王灿得到她的身体之后,这反噬更加严重,若不是她未雨绸缪,或者说是给厉工准备的情蛊,恐怕她现在已经失去了自我。

    “你得到了我的身体,难道不应该高兴?”

    “居然还敢骂我?”

    夭夭挣扎着起身,昨夜虽然有情蛊的作用,可那是在后半段的时间,前半夜......

    一想到前半夜自己的毫无尊严廉耻的模样,便羞恼无比。

    “哼!”

    “果然是我小瞧了你,居然在最重要的关头还被你给阴了一手。”王灿脸色微微阴沉,不过想到这个女人从此以后只能是自己的,也就舒服不少。

    “不过即便有这种手段,你也只能当我的女人,顶多就是将你从丫鬟层次提拔到侍妾层次。”

    “那可未必!”一声幽幽的叹息,夭夭对着王灿眨了眨眼睛,眼神当中带着戏虐:“情蛊可是会催促我们行房的,尤其是你,若是不和我行房,那每一个月你都会尝试到蚂蚁在你.....咯咯咯.....那里.......咯咯咯~......的感觉。”

    一边说着还一边傲娇的仰起头,好像扳回了一句,殊不知,她连自己人都赔给王灿了,还有什么好傲娇的?

    最后的倔强嘛?

    “你是说你想用行房来逼我?”王灿眯了眯眼睛。

    “当然不是。”

    “嗯?”

    “你每个月必须和我行房,可是你其他的女人就不行了,而我成为和你最密切的人,自然也知晓你更重要的秘密,那么理应的,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就会上升,这一点哪怕你不承认,可你的内心却必须要这么认为。

    自然喽,我就可以理所当然的统治你的后宫,咯咯咯~”

    仿佛德胜的狐狸,狡猾的看着王灿。

    mmp。

    没想到还有这种手段。

    秒被打脸。

    不过无所谓,不是侍妾就不是侍妾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哼!

    “所以我需要尊重!”图穷匕见,夭夭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直勾勾的看着王灿:“我不允许你像昨天晚上那么对我!”

    “昨天晚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