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魔宗,魔宗九脉之一。

    她们占据整个魔宗最好的地盘,宗门之内,更是飞鸟青山,绿树成荫,莺莺燕燕的少女每一个都是天纵之资,无论是相貌还是资质都是上上之选。

    不过阴魔宗和月神宗本出同源,月神宗是取的太阴星月华一面,而阴魔宗就是阴气一面。

    可同样的,都是极为适合女子修行的门派,功法偏于控制一类,尤其是神魂控制,不过和心魔宗纯粹的修心不同,阴魔宗的对于元力修行也极为重视。

    就比如现在,一位面容清冷的女子正在吞吐着月华阴力。

    “既然来了,还躲躲藏藏干什么?莫非你夭夭有什么见不得人地方?”轻轻的讥讽两句,脸上神色未变,仍旧带着高高在上的冷艳。

    “嘻嘻,映月,好久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夭夭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侧的石台之上,光洁的脚丫在溪水的冲刷之下可爱无比。<i></i>

    她神色颇为俏皮的看着映月,两人相熟已久,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什么货色,自然懒得隐藏。

    “你来找干什么?”映月讥讽的看了一眼夭夭轻哼道:“宗门可都传闻你夭夭看上了藏经阁一个扫地的废物,怎么,今天不去勾引那个废物,来到我这里,所为何事?莫不是喜欢女人了不成?”

    “你......”

    这话顿时让夭夭脸色难看,她和映月虽然相熟,可关系也就是一般,的确,同性相斥,本来就身为魔宗天之骄女的两人更是关系一般,除了偶尔打个照面之外,几乎不会有什么话题。

    可想到自己将来作弄映月的场景,她决定暂时忍下了映月的挑衅,眼珠一转说道:“你说我勾引藏经阁那个废物,可有证据?”<i></i>

    夭夭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乱传这个消息,她不讨厌被王灿征服,可却很讨厌这种大嘴巴的人。

    “呵,你自己去打听一下,满宗门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映月神色古怪的看着夭夭:“难道你还不知道?”

    知道?

    知道就奇怪了。

    她夭夭是什么人?

    魔宗的天之骄女,是那些身份一般的臭男人想接近就接近的嘛?不要提说话,就是见一面都不可能。

    再者,她这段时间可都在筹谋着控制王灿,忙着在送给王灿的装饰品中布置印痕,和各种暗示手段,哪有空去理会这种消息。

    ‘那肯定是路遥这个女人了.......’

    心中微微一冷,便将目标锁定在路遥身上,毕竟这种事情,也唯有这个女人最清楚,也唯有她有可能传播这个消息。<i></i>

    另一边,映月已经收起了功法,静静的看着夭夭,眼中的烟波微微流转,便抿了抿嘴,她知道夭夭被人坑了。

    她可不相信心高气傲的夭夭会喜欢一个在藏经阁打扫的废物。

    “说吧,你来我这里所为何事。”

    “难道没有事就不能找你玩?”

    “呵呵~”

    一声冷笑,夭夭这话自己都觉的脸红,自然也不奢望映月会相信,同时她自己干咳两声,缓解一下尴尬,将光洁可爱的脚丫从溪水中抽出来,微微一荡,蒸发了脚上的水汽,穿上绣鞋。

    “没什么,你不是很想知道你们阴魔宗在大荒的计划是被谁给坏掉的嘛?”夭夭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映月。<i></i>

    映月是阴魔宗这一代的圣女,修为已经是化天境初期,比起夭夭要高出一筹,可是夭夭修炼的是域外天魔的功法体系,神魂方面的实力也堪比化天,否则,她也不敢去尝试着控制王灿。

    另一边的映月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色一变。

    因为大荒的计划就是她曾经接手的,那时候她还是真知境,刚刚成为阴魔宗的圣女,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可惜却被一个小人物给坏了计划,还连累了几位亲近她们阴魔宗的化天境强者,害的她在宗门地位陡然降低,甚至差点被废除圣女位置。

    天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心高气傲的她来说是多么重的打击。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失败,可是偏偏却有着这么重大的失误,这是她一生的痛,尤其是想起那个名字,她心中就是阵阵刺痛,这都差点成为她的心魔。<i></i>

    “如果你是来嘲讽我的,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应该满意了,可以走了!”

    脸色一黑,顿时便准备赶人离开,映月的手中,掐出一轮弯月,挥手便准备送客。

    “咯咯咯,不要急嘛。”

    一阵娇笑,夭夭两手穿过映月的腋下,环抱着阴魔宗这位圣女盈盈一握的腰肢,脸上带着满足。

    “身材不错,不愧是阴魔宗的圣女,长期接受阴魔元力的滋润,这一点妹妹可是自愧不如.....”

    “呵呵,老女人在幻境中不知道存活了多久,也好意思自称妹妹?”

    老表,扎心了。

    这一句慢慢恶意的嘲讽顿时让夭夭脸上神情一顿,难看无比,确实,心魔的功法就是靠着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在幻境中轮回,尝试人间百态,才能达到大成,最后,一个念头便能夺舍噬魂。<i></i>

    这种境界太遥远,可夭夭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她的身体虽然不过两百岁,可心理早就数千了。

    映月这句话直接击在夭夭的软肋。

    顿时手中一狠,捏了捏......

    然后听见一声尖叫,迅速的离开,转而笑嘻嘻的看着映月,在对方发怒之钱神清气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那个仇人在哪!”

    “嗯!?”

    映月原本聚集元气的手顿时一滞,紧皱着眉头看着夭夭,看到对方不是看玩笑的样子,低沉着声音问道:

    “希望你不是在骗我。”

    “那是自然,我们可是好姐妹!!!”

    夭夭在姐妹上刻意加重了语气,明显很不满先前映月那个“老女人”的称号,此刻将两人绑在一起,看她还敢不敢说出这个名号。

    “哼!”鼻子微微一皱,映月算是服软了,看着夭夭说道:“你知道他在哪?”

    “那是自然。”夭夭点点头,然后指了指一个方向,笑嘻嘻的说道:“其实那人远在天边,尽在眼前,就在我魔宗地盘之内!”

    “不可能!”映月第一时间否认,旋即立刻说道:“他可是神宗的人,敢出现在我魔宗的地盘,那岂不是找死?我不认为有人会那么白痴。”

    一边说着,眼中还透着一股淡淡的冷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