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在藏经阁,也是你口中的那个废物。”

    沉默一会,夭夭看着映月附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顿时,映月的手猛然握住夭夭,眼中绽放着一道耀眼的光芒,厉声道:“你说真的?”

    映月有多高傲,她对王灿的恨意就有多深,当年,那可是她第一次主持那么大的计划,可是就被一个小角色给搅和了,连累她在阴魔宗数年头抬不起头,受尽了冷嘲热讽。

    这些恨意都积攒在心底,此时此刻,听到仇人的消息,她如何还能忍受。

    “你捏疼我了。”夭夭翻了一个白眼,将自己的手腕从映月的手中挣脱出来,吐了吐舌头,一脸痛苦的模样,然后才轻哼一声说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可我不相信你会那么好心的告诉我!”映月冷冷的看着夭夭,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同为魔宗杰出的女人,两人巴不得彼此出手,相比起夭夭好心告诉她消息让她复仇,映月更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不过在映月猜测的时候,夭夭很干脆的一摆手,苦着脸说道:“映月妹妹,你以为我愿意告诉你嘛?还不是姐姐我在他那里吃了亏。”

    夭夭一脸无奈:“我本想控制他,让他给我藏经阁内的魔宗典籍,可是被他戏弄了一翻,丢了人,才不得不来找你,寻求帮助。”

    这还差不多。

    映月心中默默点点头,如果夭夭是在王灿手中吃了亏,不得不寻求她的帮助才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她倒是有点相信。

    毕竟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出来。

    “那你有什么计划?”映月试探性的看着夭夭。

    “咯咯咯,我能有什么计划,我来找映月你,自然以你为主。”夭夭娇笑一声,没有接过映月抛过来的诱饵。

    果然,听到夭夭的回答,映月放心不少,如果对方是带着一个详细的计划过来的,哪怕这个计划包装的无比美妙,可是她都不会参与,因为......危险。

    和一个心魔宗的女人合作,她映月怕被卖了还不知道。

    不过是她主导这个计划的话,那就能放心不少。

    毕竟骄傲如她,自然不愿意承认在占据主动的情况下,还会被对方给卖了。

    “我需要一点时间。”映月瞥了一眼一边的夭夭,给了对方一个眼神,后者很识趣的离开,将空间留给对方。

    .......

    在夭夭离开之后,映月唤来几个人,吩咐了一番,随即便安静的等着消息。

    她身为阴魔宗的圣女,自然不会完全相信夭夭的话,她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对于王灿的消息,她必须完全掌控一番,才能做下决断。

    夜幕降临,三两个阴魔宗的少女返回,将手中信息转交给映月。

    她翻看了一下,神色顿时凝重起来。

    “化天境,还是中期,有意思。”一声轻哼,很意外当初那个对手居然成长的比她还快,心中微微不悦,旋即冷笑起来:“不过被厉工抓来魔宗当一个藏经阁的扫地废物也真是丢脸,你为什么不羞愧的去死呢!”

    “真是一点化天境强者的尊严都没有。”

    腹诽了一两句,映月就不在理会,不过王灿在她的心中已经变成了一个胆小如鼠的小人。

    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比以势压人更加直接的。

    什么计划都是浮云,只要堂堂正正的找上门,还怕对方蹦跶起来不成!

    想到这里,映月仰起头,眼神当中闪烁着一丝不屑和高傲,她捏起身边的点心放入樱桃小嘴,慢慢的蠕动嘴唇咀嚼。

    次日一早。映月很干脆的找到夭夭,说明了来意。

    “你就这样直接找上门?”夭夭一脸震惊,是真的震惊,想当初,她为了拿下王灿,可是前前后后付出了一个月的时间,又是送吃的,又是送睡的,最后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可映月就这么干脆的找上门.......

    夭夭仔细想了想,突然现这是最好的选择,映月和王灿有仇,找上门去报复,这一点无可厚非,即便有厉工的维护,也不能说不是。

    这就逼迫对方必须接招。

    有点出乎预料啊!

    夭夭看着映月若有所思,原本她的打算是混入映月的计划,将她的计划告诉王灿,然后两人联手坑一下映月,可是现在,人家堂堂正正面前,一切阴谋诡计全都是虚的。

    ‘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去了不成?’夭夭心中略微不安,她讨厌这种出预料的事情。

    “怎么,莫非夭夭你还有什么别的意见不成?”映月轻哼一声,斜眼看着夭夭,清冷的面容之上闪过一丝警惕。

    “自然不是。”夭夭深吸一口气,赶紧将自己的小情绪伪装起来,转而媚笑一声,环抱着映月的一只玉臂,吐气如兰:“只是有些意外。”

    “哼!”

    冷哼一声,映月就不在关注夭夭的表情,只是问道:“我和他战斗的时候,你只需要做个见证即可!”

    “不需要我帮忙?”夭夭明知故问,她可很清楚阴魔宗这位圣女有多高傲。

    果然,她话一出口,就惹得映月脸上升腾起薄怒:“夭夭,难不成你认为我映月不如那个王灿不成。”

    “他是化天境中期!”

    “那又如何?”映月冷笑:“百年前我的修为比他高,百年后,纵然落后一个等级,可我的实力和底蕴绝对不是他这种投机取巧的人能够比拟的,况且,我的阴魔圣法已经登峰造极,种种手段,又岂是一个出生和来历都普普通通的人可以比拟的!”

    “这一次,他只有死路一条。”

    映月脸上闪烁着自信的光芒,阴魔宗身为魔宗九脉,阴魔圣法更是一门强大的功法,在塑造世界方面更是强悍无比,远不是王灿那种自己搭建世界的货色能比比拟的。

    所以她自然有底气单独面对王灿,之所以带着夭夭,无非就是宣示一下自己的强大,顺便用夭夭的失败衬托她的成功。

    呵,女人的心思.....

    另一边。

    ‘单对单,还真不好说.......’夭夭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可是还有我呢!咯咯咯~’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互相对视一眼的,彼此互相点点头,伪装出一副“姐妹同心”大战坏蛋的模样。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