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宗当中,人潮汹涌。

    一路上看见映月和夭夭两位魔宗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都是避之不及,只敢站在远处指指点点。

    尤其是夭夭,脸色逐渐难看。

    “听说了嘛,心魔宗的夭夭师姐居然被一个藏经阁的扫地人给拿下了。”

    “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一个师兄上次去藏经阁挑选功法,亲眼看见了夭夭师姐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一脸讨好的媚笑,同时还任由着对方的手......咕嘟.....就是那样.....咕嘟.......”

    “这位师兄,不要停啊,正是关键时候,你说的详细一点,我们听着呢!”

    “就是,后来怎么样的,那手放在哪了?夭夭师姐怎么表现的,面红耳赤,还是羞涩难耐。”

    气氛逐渐炽烈,一双双通红的眼睛期待的看着大佬,听着他继续往下说。

    这一切自然分毫不差的传入了夭夭和映月的耳中。

    “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下贱。”映月对着身边的夭夭冷笑一声,翻了一个白眼。

    “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愤怒了吧?”夭夭脸色不变,可是手中捏碎的衣角说明她的内心远远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的确,任谁被人家这么说着,都会不痛快,哪怕这是真的。

    不对,夭夭很确信,她和王灿的事情都很隐秘,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尤其是这么详细的经过。

    眉头一皱,顿时锁定了几个目标。

    不过.....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乱,夭夭也懒得去分辨,反正她确确实实的将自己赔出去了,名声污了也正好和厉工撇开关系。

    免得一边和心魔宗那些爱慕厉工的小表子争斗,还要和上层利欲熏心的长老周旋,烦都烦死了。

    两人一路上没有在说话,不过映月倒是相信了夭夭不少,她觉得夭夭肯定是因为被“污蔑”,心中愤怒,从而找的她。

    既然两人的敌人一致,她就不用分心防备夭夭这个因素,可以安心的对付王灿。

    ......

    迈入藏经阁的魔塔,空间陡然昏暗起来,一个人影在藏经阁托的老长,远远看过去,倒是别有一番凄凉的意境。

    “王灿?”映月的眼中陡然绽放着一道耀眼的光芒。

    “是谁?”王灿故作姿态的回头,眼中精芒一闪而逝,迅速分辨了一下映月的气运,如果映月和厉工,没关系的话,他就懒得招惹这么一个女人,可......不出意外,身为阴魔宗的圣女,果然和厉工气运上有一腿。

    而且这气运带给王灿的感觉似乎是傲慢和骄傲一类。

    的确,身为阴魔宗的圣女,姿色和修为都是魔宗一等一的,更加上阴魔宗在魔宗之内的特殊地位,更让这个女人被一众魔宗的人捧着吹着,久而久之,产生这种高傲也是自然。

    而对付这种骄傲的人,王灿也很清楚,那就是将她的骄傲击碎,然后仍在地上狠狠的摩擦,她就会老实了。

    “你可认得我?”映月冷笑两声,眉毛微微上挑,嘲讽的看着王灿。

    而后者则是摇摇头,一副疑惑的模样:“这位,我王灿来魔宗的时间尚短,还没能达到什么小角色都认识的地步,当然,以你的姿色,确实有让我认识的资格。”

    “该死!”这种被调戏的感觉顿时让映月没由来的愤怒,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王灿这么生气。

    “你到底是谁?”

    “阴魔宗当代圣女,映月!”近乎冷厉的声音让整个藏经阁都瑟瑟发抖,幸好这时候没有魔宗的弟子进来,否则非要被吓得屁滚尿流。

    “不认识!”王灿仍旧摇摇头。

    “你!!!”映月简直气炸了,脸上的高冷都差点维持不住,骄傲如她,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当成无名小卒,简直无法忍受。

    好在,她最后克制了自己,冷冷的看着王灿:“当年魔宗在大荒的布置是我在负责,可是被你破坏了,还连累了我魔宗数位化天境强者陨落,这一份‘恩情’,你不记得,我可记的一清二楚。”

    几乎是挤出来的声音,映月的神色逐渐冰冷,整个藏经阁的温度都陡然下降好几度。

    而这一切的源头自然是映月。

    “那你想干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怯懦的王灿小心翼翼的后退两步,似乎是怕了。

    这让另一边的夭夭差点笑出了声,默默给王灿的表演点了一个赞,然后眼观鼻口观心,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

    “自然是来杀你的。”映月很直接,或者说她不屑对王灿这种人说谎。

    “想杀我?你这可知道这里是哪?”王灿指了指四周,仿佛找到了底气:“这里可是藏经阁,你如果动手受到的惩罚你应该是知道的。”

    “嗯!?”映月的瞳孔一缩,在藏经阁动手,若是能够秒杀敌人还好,可一旦陷入僵持,损坏了任何一本典籍,那罪责就大了。

    尤其是这一层,可都是珍贵的功法,都是能够直接修炼到化天境的真法,无比珍贵。

    “难道你想懦夫?”映月嘲讽的看了王灿一眼。

    “自然不是。”王灿摇摇头:“只是这藏经阁限制了我的发挥。”

    额......

    你居然还好意思这样说?

    映月心中一塞,不想说什么。

    “这简单。”这时候,一边的夭夭突然笑了出来:“你不是说藏经阁限制你发挥,那我们离开藏经阁不就成了?”

    “不行!”王灿很果断的摇摇头:“我和天魔宗的人有仇,一旦离开藏经阁的保护,必死无疑。”

    “天魔宗?”夭夭和映月对视一眼,都愣住了,她们对于这段历史还真不清楚,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有着缘由。

    但.....接下来怎么办?

    看着王灿缩在藏经阁,映月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将来藏经阁的长老换人,换成她阴魔宗的人,可藏经阁万年一换,距离下一次还有九千多年,她等不及。

    “对了。”夭夭眼中突然再一次闪过笑意,惊喜道:“我心魔宗有一招心魔天地,能够将二位的意识拉入其中,不过却只剩下精神层次的比拼,你们可以试一试。”

    “不行,这我太吃亏了。”王灿“断然”拒绝,表示自己修为优势没有了。

    “那你想怎样?”映月此刻放松对夭夭的警惕,同时因为王灿的表现更加笃定对方是一个水货,认为对方就是想着避而不战。

    “除非我玩点狠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