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灿咬牙切齿的模样,映月顿时就明白过来,王灿这是在吓唬她。

    故意说出一些无礼的要求,尤其是让她不能接受的要求,逼迫她后退。

    但......可能嘛?

    百年前的恩怨,她可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因为一丁点的风险就胆怯了,就后退了?

    所以,就犹如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映月冷笑着。

    “说吧,你想提什么要求?”

    “很简单,我们立下血誓,如果我们谁输了,谁就是另一方的奴仆,生杀予夺尽在一念之间,如何?”

    王灿的瞳孔当中猛然绽放着一道奇异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映月。

    无论是魔宗还是神宗,都有着约束誓言的手段,比如王灿知道的一种,一旦违背誓言,就会灵光溃散而死。<i></i>

    而魔宗这边,他不太清楚,可存在是肯定存在的,只是表现形式可能不同。

    另一边的映月突然听到王灿这么说,已经陷入了纠结当中,因为这个赌注太大了,一旦失败,那便是成为对方的奴婢,这种落差......想想便恐怖无比。

    “咯咯咯,你这人忒无耻了。”夭夭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赶紧开口嘲讽的说道,同时给了王灿一个眼神,然后补充:“你区区一个魔宗的阶下囚,纵然有着厉工护持,可阶下囚就是阶下囚,有和资格和我等讨价还价。”

    “不错。”映月也反应过来,和夭夭“默契”的对视一眼,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感谢。

    而夭夭也回应了一个眼神,然后圆场说道:“当然,如果没有好处,你断然是不会同意与映月比试的,所以我这边有一个方案。”<i></i>

    “什么方案。”王灿“警惕”的看着两人:“如果这方案我不满意,我就当我的缩头乌龟了。”

    这句话顿时让两人气了半死。

    “哼,你听好了。”

    “你的赌注是谁失败就是胜者的奴仆,而主人则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利,现在我改成,你输了,你就是映月的奴仆,只要保证你不死,她可以随便对待你,而你若是赢了,映月只需要答应你一个力所能及的要求即可!”

    “力所能及”可以加重了一点,同时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古怪起来,而王灿心中更是为夭夭点赞,这个力所能及用的好啊。

    另一边的映月听了,也微微点头,纵然她不认为自己会输,可......难免有意外会发生,如果依照夭夭所说的,她即便输了,也只需要帮王灿做一件事,还是她力所能及的。<i></i>

    简单的很,可王灿输了,她便可以用阴魔宗无穷无尽的手段对待王灿,以泄心头之恨。

    一想到百年之前,她师尊失望的眼神,同门嘲弄的话语,以及那些死去的强者的冤魂嚎哭的梦境,对王灿就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需要记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是阶下囚,你没有资格要求更多。”夭夭瞥了一眼王灿,还刻意说道:“映月可是阴魔宗的圣女,我魔宗的天之骄女,更有可能成为厉工的女人,若是你不同意.......将来......”

    话中的意味说的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映月靠着枕边风吹一吹,让厉工放弃庇护王灿,到时候,没有了厉工的照拂,那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王灿很配合的做出屈辱的表情,然后无奈的点头同意,同时眼中闪烁着恨意。<i></i>

    这一幕,几乎将他的演技飚到了巅峰,可还是比不上从容淡定的夭夭。

    明明昨天才破身,今天就神清气淡的和另一个人站在一起,从容的逼迫王灿,好像真的一样。

    只能说一句,心魔宗的女人,厉害厉害!

    “我....同意。”是被逼无奈,是无可奈何,是备受屈辱,是身不由己,是面对两个女人的力不从心,是肾......

    总之,王灿很好的演绎了一个明明不愿意,却偏偏不得不答应的受害者形象。

    而看着这一幕的映月则是高傲的仰起头,她喜欢看到自己的对手在她的压迫之下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过外表仍旧高冷淡漠,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夭夭,将心魔天地开启吧。”<i></i>

    “嘻嘻,没问题。”夭夭点点头,然后笑着伸出手,说道:“不过这心魔天地需要你们两人的一滴精血作为引子,牵动你们的精神进入这心魔天地。”

    “当然,你们大可放心,这一秘法是域外天魔为了夺舍大能身躯创造出来的虚幻空间,原本应该是域外天魔的精神和大能的意识战斗,可现在我改动一番,我这个创造者只是旁观,而你们可以在其中战斗,当然,我会保证,你们不会有生命危险。”

    夭夭对着王灿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着顺从。

    呵呵。

    聪明的女人,可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

    对于夭夭,王灿可没有放松过警惕,这心魔天地是她创造,其中有着什么猫腻他不清楚,自然不得不防备,刻意流出一丝意识在外界,时刻感知着神女像,一旦发现不对劲,立刻抽身离开。

    而映月更加干脆,瞥了一眼夭夭之后,右手一抬,一层鹅黄色的月光笼罩着她,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手段,可无疑,她对于这个“塑料姐妹”也不是特别信任。

    “两位如此警惕,莫不是不相信我?”一脸委屈,不过心中则是轻哼了一声。

    她原本的想法自然是在心魔天地当中,坐看两人龙虎斗,然后享受渔翁之利,一举在两人的灵光之上留下她的烙印,这不但能够摆脱王灿对她的控制,还买一送一的收服了映月这个阴魔宗的圣女。

    一举数得。

    可惜.....

    她的人品似乎不太好,没有人愿意信任她,一个个都留下了后手,让她只能乖乖的遵照约定完成。

    “进去之前,应该发誓了吧。”王灿突然提醒道。

    “可以。”映月点点头。

    一段冗长的咒语之后,两人的眉心,一道血痕出现,这血痕一旦溃散,立刻就能破灭一个化天境强者的体内世界,随后,便是身死道消。

    “两位准备好了的话,可就要开始喽。”

    一层薄薄的雾气将两人笼罩,只看见夭夭脸上神秘一笑,旋即将手中的两枚血珠抛出,在空中不断绽放着血光,最后一阵恍惚,王灿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