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字无比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海,可是她刚想说什么,便被重重才踹出世界,神魂之力大损。

    ......

    房间内,王灿和夭夭坐在一边,围观着中间平躺着的映月,玲珑的身姿凹凸有致,这种静默状态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她不会死了吧?”王灿皱眉,死了可就糟了。

    “当然不会。”夭夭犯了一个白眼:“你太小看我了,在心魔天地当中,我可是掐着上限将她踹出来的,此刻应该是神魂大损,陷入的昏迷状态,稍微休息几天,大概就能恢复过来。”

    “这还差不多。”

    “那具体需要几天。”

    “这个不好说,短的话需要一两天,长的话需要一两个月。”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这女人可是阴魔宗的圣女,此次来藏经阁更是大张旗鼓,要是一两天都看不见人,肯定有人回来寻找的,说不定来的人就是一位大能。

    到时候,映月被带走,那岂不是白费了那么多功夫,并且,也没有下一次坑这个女人的机会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提前唤醒她?”王灿说道。

    “有。”

    “什么办法。”

    “补充神魂的丹药,最起码天品以上的那种,或者养魂木烧的香,亦或是魂花,魂草这种天地灵药。”一边说着还一边鄙夷的看着王灿:“可惜这些你都没有。”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用最后一招。”王灿摇头晃脑的说道:“将我噬咬的神魂之力还回去,大概就能提前苏醒。”

    噬咬的神魂力量,对王灿没啥用,又不匹配,放在自己脑子里,只能随着时间消散,还不还回去其实无所谓。

    “可惜,这还回去需要嘴对嘴,我是无所谓,这樱桃小嘴诱人无比,此刻能尝一尝,我是死也开心了。”

    王灿厚颜无耻的说着,一边将自己的猪嘴唇对准映月的嘴唇,然后“emmmm”的嘬着声音。

    果然,映月再也撑不住了,身躯抖的吓人,终于在王灿的嘴靠近她,让她感觉到这呼出的热气之时,猛然睁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灿,眼中带着愤怒。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略有些遗憾,这女人居然没能坚持住,如果她真的能坚持下来,他就只能占一个吻的便宜,毕竟没有准许,真的霸王硬上弓,那他就不是你情我愿了,是qiangjian,这是王灿最讨厌的事情之一。

    有本事可以逼迫女人不得不同意和他一起做羞羞的事情,比如钱,比如权啊,比如乘人之危什么的,这些都是凭本事。

    可qiangjian那就是道德沦丧了。

    呸!

    醒来后的映月冷冷的看着面前两人,尤其是饶有兴致看着自己的夭夭,更是心中发凉,她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对方的帮凶。

    或者说,她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对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帮她?

    两人之间的关系可说不上好。

    “夭夭!”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你还真是我的好姐妹啊!”

    “咯咯咯,没错啊,只是人家想让这姐妹更加亲近一点嘛,比如睡一张床,伺候一个男人,顺便再看一看各自最私密的地方,咯咯咯~”

    一连串的娇笑,顿时让映月手脚冰凉。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你好骗而已。”夭夭和王灿对视一眼,然后双手环着王灿的脖颈,从后面压迫着王灿,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将自己“摆”在王灿的后脑勺。

    一层层荡漾的感觉直冲王灿的大脑,无法反抗,只能静静的享受。

    “我知道映月你可是最骄傲的人,对于他这个曾经的仇人念念不忘,我一提起,你就不会拒绝,因为你曾经有多惨,你对他的恨就有多深,你的内心有多骄傲,你的报复心就会有多重。”

    “所以,我就找上你了。”

    沉默的听完夭夭的理由,映月内心的骄傲仿佛被击碎了一样,她一直觉得自己天纵之资,从小便是阴魔宗的天才,一路接受着追捧和欢呼,更是在成为真知境的时候便获得了圣女的名号。

    从此在魔宗之内也是声名远传,她很自负,她相信这天下迟早会有她的一份,大能,圣人,乃至高不可攀的那个境界她都有机会,可现在......

    似乎都没希望了。

    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蠢,被两人玩弄鼓掌之间,落得如此天地。

    心灰意冷都不足以表现她此刻的心情。

    不过映月终究是映月,阴魔宗的精英教育很快便起作用,将她带出心情的低估,冷冷的瞥了一眼两人。

    “说,你们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揭过这件事。”

    “咯咯咯,我说的很清楚,人家可是想和你做姐妹呢!”夭夭一脸单纯,气质无双,邻家小妹妹一样,气质百变的很,对她来说,这种故作清纯,气死人不偿命,只是基本操作。

    “你......”

    映月的话还没说,瞳孔猛的一缩,因为夭夭突然毫无征兆的抱着王灿,从背后滑到了胸前,两张嘴唇紧紧的黏在一起。

    “这......”

    “你们?”

    “咯咯咯,有什么好惊讶,外面的传闻都是真的,我早就被这个臭男人给玷.污了。”夭夭哀怨的看了一眼王灿:“人家本来是良家妇女,可没有了清白之躯,这辈子也无法出嫁,只要委屈一下。”

    “不过很快,我就不孤单了。”

    “不可能!”映月断然拒接,让她和眼前这个丑的恶心的男人苟合,她宁愿去死。

    所以拒绝的很果断,甚至连脸上都带着决然:“我是不会和这个丑陋的人在一起的,除非我死,不对,即便我死了,我也要将我的尸体化作飞灰,不留下分毫。”

    王灿:“......”

    你是怀疑我对尸体做什么嘛?

    我不是死变态啊!

    t-t

    “同不同意,这可由不得你,你们可是立下誓言的,如果不遵从的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王灿这个时候不说话,恶人全都由夭夭来做,因为他想要保持自己的形象,马上欺负人家姑娘的时候,对方反抗力度会小一点。

    “我宁愿死!”

    映月一如既然的冷笑,没有丝毫妥协的打算。

    可夭夭是谁?

    映月的软肋她自然无比清楚,因为她有一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