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有一个妹妹在阴魔宗,她没有修炼天赋,至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命泉,还是在你的帮助下晋级的。

    我不知道你死了之后,你那个可怜的妹妹会如何......”

    夭夭慢斯条理的说着,这点事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秘密,可是像她这种层次的,只要想知道,还真就很容易。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映月。

    果然,在她话音落下之后,映月的面色陡然一变,旋即恶狠狠的盯着夭夭,声音都透着寒意:“如果你敢对我妹妹做什么,我即便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觉得这种层次的恐吓对我有用吗?”夭夭嬉笑的看着映月,她很享受这种感觉,看着昔日的对手沉沦到这种地步,不得不靠着无力的恐吓来维持尊严,啧啧......<i></i>

    她整个心都酥了。

    “卑鄙无耻!”

    “不是我卑鄙无耻。”夭夭继续道:“即便你死了,我也不会去做这个恶人,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你妹妹的信息捅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一来,你昔日的那些竞争对手,嗯......会怎么做呢?”

    “你妹妹那么可爱,当然要被吃掉啦,啧啧,一个无依无靠,偏偏还有几份姿色的命泉武者,有充足的寿命让他们玩......”

    随着夭夭絮絮叨叨的说着,映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可眼神当中却越来越颓丧。

    被对方掐住软肋,她已经没有退路。

    若今天,她是战死的,那么阴魔宗自然会庇护她的妹妹,可一个不遵守誓言,被反噬死掉的阴魔宗圣女.....没有人会同情。<i></i>

    也就是说,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想不到的堂堂阴魔宗圣女居然也有沦落至此的时刻。

    映月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她引以为傲的骄傲全都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

    无论是智慧,美貌,实力,还是矜持,全都被对方算的死死的。

    想通了,她已经想通了,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全当做被狗咬了一口,不对,不是狗,是畜生。

    映月洒脱的笑了笑,看着王灿:“你的要求我大概明白了,我们之间也无需多言,直接来吧,免得我被畜生咬了之后,想和它同归于尽。”

    王灿:“......”

    我表现的就这么明显嘛?

    明明什么都没说,这女人就知道我的真实意图,还摆出这么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这是做什么?<i></i>

    真当我王灿是畜生撒!

    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哼,你小瞧我了。”

    冷不丁的话顿时让房间内充满了生机,映月脸上一松,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期待的看着王灿,同时想到:‘难道自己真的误会错了?’

    而另一边的夭夭则是一脸茫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明明说,降服了映月之后,狠狠的操练一番,然后她做大的,对方做小的。

    现在,你突然反悔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良心发现?

    夭夭狐疑道看着王灿。

    可这人有良心嘛?

    不得不说有了一日夫妻的恩情,夭夭对王灿果然很了解,只听见王灿很利索的回道:<i></i>

    “看什么看,今天我可不是禽兽.......”

    映月松了口气,可下一秒立刻绝望起来。

    “因为今天我要禽兽不如!”

    “呸!”

    没有用的,纵然映月再怎么挣扎,可是誓言束缚在那里,王灿缓缓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要做我的暖床丫头一千年,听清楚了,这可是你力所能及的。”

    “暖房丫头,哈哈哈~”

    一阵大笑,张狂而肆意。

    在魔宗可没有神宗那么拘束,王灿干脆连人设都不要,就装成禽兽不如的样子,还是色中饿鬼的那种禽兽。

    他需要让自己的形象深入魔宗高层的心中,因为,一个沉迷美色,连武道都荒废的人,纵然返回神宗,也没有什么威胁。<i></i>

    甚至魔宗的高层还巴不得王灿留下一个种在魔宗,以方便未来控制需要。

    毕竟是一位化天境,还是身份不凡的化天境,能够利用一个孩子和几个女人就控制,这很划算。

    ......

    这一夜。

    天昏地暗。

    这一夜。

    海枯石烂。

    这一夜。

    血满河山。

    等到王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藏经阁内看不见日月,可不妨碍他知道时间。

    此时此刻,饶是王灿大日圣体六重,可还是感觉自己的根都要烂了,而且身体发涩,干巴巴的没有一丁点的水分。<i></i>

    反倒是两侧的床边倒是有水清洗过的痕迹。

    “额....”

    王灿原本正在揉着脑袋,突然身边一阵痛苦的声音传来,旋即转过身去,正好和映月四目相对。

    他从这个女人的眼中看到了恨意。

    这恨意刻骨铭心,甚至让王灿都有些害怕,不知道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她安排好自己的妹妹,就和他鱼死网破。

    心肝颤抖了一会,王灿心中也发狠。

    我还真就不相信自己降服不了一个女人。

    刚好昨夜映月这个女人贡献了十点攻略度,加上以前攒下来的好感度,以及夭夭提供的十点,王灿已经成功拥有了厉工三十一点的攻略度,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气运勾连开启。

    一瞬间,原本萎靡不振的状态迅速缓和过来,却没想到这气运还有这种功效。

    二话不说,直接将emmm扑倒。

    “混蛋,你滚开!”

    “记住你的誓言,不想死就老实一点。”

    “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想想你那个可怜的妹妹。”

    “卑鄙无耻。”

    “没错,我禽兽不如。”王灿脸上毫无羞愧:“我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自我认识特别清楚。”

    别看王灿此刻看似胡来,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映月很高傲,一时半会,肯定是不会认可王灿的,想要降服,很苦难。

    所以王灿想用厉工的气运,看能不能将映月的高傲降服,若是能降服,那这个女人就跑不掉了。

    “啊呜~~~”另一边的夭夭伸了一个懒腰,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的一切,嬉笑道:“还真是有意思呢!”

    “夭夭,我和你势不两立。”

    “咯咯咯,人家只是让你尝尝我当初受过的滋味......”

    不知道为什么,曾经还能保持冷静的王灿居然在这一刻兽.性全发,感觉不想一个人,反倒是像一个恶魔。

    即便是耳边的哭泣声都已经沙哑了,都没有停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