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昏到地暗。

    王灿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摇晃了多少次,但是身下,顶级灵材制成的木床,已经逐渐不支。

    要知道这木床可是精品制作,即便是命泉武者全力出手,也能挡住两三下。

    可现在,仅仅是一天的功夫,就已经不行了。

    不知道是偷工减料,还是什么原因。

    逐渐冷静下来的王灿,坐在床边,手中掐着一根烟,眼神中透露着些许人生思索,而他的身后,则是低声的抽泣,还有阴森森的恨意。

    这目光,让王灿的脊背发凉。

    ‘我不应该这么残暴,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王灿的脑海当中飞快的思索,排除一个个可能之后,迅速的将目标锁定在一边偷笑的夭夭身上。<i></i>

    从现在的角度来开,夭夭表现的很无辜,甚至全程还给王灿加油助威来着,可是他总感觉这个女人做了什么手脚。

    心魔天地当中?

    可是王灿手中的神女像就是守护他灵光和神魂的,在灵光返回身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对方是如何下手的。

    一丝阴霾逐渐升起。

    “告诉我,你对我做了什么?”想不通,王灿干脆就直接问道,冷厉的目光盯着夭夭,清澈中透着杀意。

    这是真的动了杀心,即便有情蛊的作用,王灿也不能容忍自己的身边有一个女人时刻想着害死他。

    诚然,他从不认为被他睡了之后,女人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不离不弃,忠诚度爆表,这不现实,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主角模板的人物。<i></i>

    所以对他而言,忠不忠诚无所谓,重要的是不会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这是底线。

    因为王灿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小命受到威胁,他可以怂,可以认输,可以被欺负,可以被嘲讽,但是唯独有一点不能,那就是死。

    只要不死,他曾经经历过的一切都能还回去,这是他的信条。

    可现在,底线被挑衅了......

    “没......没有......你在说什么呀,为什么这么看着夭夭,夭夭好害怕。”颤颤巍巍的眼神瞥了一眼王灿之后,立刻低下,紧紧的盯着脚上的绣花鞋,而且隐隐的传来低声的抽泣。

    似乎真的很无辜。

    可这个女人......

    王灿相处了一个月,简直太了解了。<i></i>

    不但知道她的深浅,更知道她心性的坚韧度,怎么可能因为王灿的一个眼神就被吓哭?

    太荒谬了,一眼就看出来是在演戏。

    既然演戏,就证明心虚了,王灿心中的冷意越发旺盛,就连他身后的映月都红着眼看着两人,忘记了哭泣。

    “你最好说实话!”

    王灿面无表情,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夭夭,将她的一切动作全都收入严重,在脑海中分析着她每一个动作想要透露出来的含义。

    “我留给你的时间不多。”

    “可我真的没做什么。”一脸委屈状。

    “我需要你说的不是这个,希望你能让我满意,否则......”

    <i></i>

    “你要我说什么嘛?”

    “呵呵,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一双大眼睛哀求的看着王灿,眨巴眨巴,可怜兮兮,试图萌混过关。

    可惜没有用,王灿是铁了心的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她这一次犯了何等的错误,别说是装清纯少女卖萌了,就是装小女孩求......

    那都不行!

    “最后一次机会,我不会在给你更多的时间了,希望待会我不会给你送行。”王灿的眼神被夭夭看着,她的瞳孔猛的一缩,因为她明白,这个眼神的王灿,可能真的会杀人。

    纵然有着情蛊,可是她也不敢赌,不敢赌王灿舍不舍得花费代价,让她去死。<i></i>

    怂了。

    夭夭很快抿着嘴,突然娇笑一声,眼中透着些许无奈:“还真是的,仅仅是这一点小动作都被你发现了。”

    她捋了一下额头前的零散的青丝,然后歪着头看着王灿,眼睛眨了眨,睫毛轻颤,有一种妖娆无比的风情,浑然没有了一开始的青涩。

    此刻的她才是真真的她。

    王灿心思微微一转,这个女人鬼心思太多,从来不能信任,纵然此刻真情流露又如何,他的生命容不得半点威胁。

    “说!”

    “好啦好啦。”夭夭随意挥了挥手,看着王灿身后的映月翻了一个白眼:“很简单啦,这房间里的东西可都是我送给你,稍微动一点手段都能影响你的一丝行为,更不用说,你昨天还在这里敞开了吸收房间的气息。<i></i>

    我要做点手段不要太容易。”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王灿眯着眼,心中下定主意,马上就将这里的家具全都给换一遍,局对不会留下一丁点的痕迹,更不能再让这个女人接近这里。

    “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想看看映月会不会被你欺负的受不了,和你同归于尽呢!”

    娇俏的模样,冰冷的话,这种反差萌,王灿表示不喜欢。

    “我说了,你应该原谅我了吧!”

    说完的夭夭好像没有看见王灿脸上的冷意,笑吟吟的从桌子上蹦下来,走到王灿的面前,两手环着王灿的脖颈,踮起脚尖,让自己的红唇贴着王灿的嘴唇,微微一嘟,然后闭上眼。

    可等来的并不是王灿的温柔和原谅,而是冰冷的一巴掌,这一巴掌终究是王灿留情了,只拍在夭夭的臀部,看着后面一层荡漾的衣物,心中余怒未消。

    他是一个小人,可小人不是傻子,相反他还有些小聪明,他知道这么简单的就原谅这个女人,岂不是显得他很好欺负,顿时手中的功夫又加深了一点,可旋即,却发现自己这种惩罚全然没有用处,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被动。

    因为眼前红的滴血的面孔略显迷茫的吐着热气,实在是撩拨的王灿不要不要的。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

    如果像彻底根除后患,王灿最好的办法就是送这个女人“离开”,可一想到那一夜的风情,就微微不舍。

    再联想到这个女人也算是她功绩上的奖杯,便决定给她一个机会。

    眼中微微闪烁。

    “将心神敞开。”

    “心神?是这样嘛?”一边迷糊着,一边敞开两手,仰起头,看着王灿,微微颤颤.....

    “哼!”歪过头,余光瞥过,发现她眼中戏虐的笑容,顿时采用强制手段,直接将元力灌入她的身体,强行封锁她功法运行的渠道,然后眼神一冷,提着这个女人便扔到藏经阁某个废品的角落,然后关上门,不管这个女人说什么,径直离开。

    ‘希望小黑屋能给她带来一点快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