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王灿从小黑屋返回,他房间当中的映月已经穿好了衣物,脸上和身上的痕迹也被抹干净,从外表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可只有当事人清楚,不是没发生什么,而是里里外外全都发生了个遍。

    “你要走?”

    王灿皱眉的看着映月,问道。

    “当然,莫非你还不准我离开不成?”映月嘲讽的看着王灿一眼,轻蔑道:“如果不是夭夭从中作梗,现在输的人应该是你。”

    她的眼中闪烁着愤怒,憋屈,已经一如既往的高傲。

    在映月想来,这一次如果不是王灿和夭夭布局坑她,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她,此刻,应该是她在享受胜利的权利和荣耀,而不是犹如现在这般,她被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夺走了她的一切。<i></i>

    另一边的王灿则是笑了笑,然后饶有兴致的说道:“映月,你觉不觉的你太单纯了。”

    “嗯!?”

    “身为阴魔宗的圣女,你也经历过不少阴谋诡计吧?你难道不知道胜者为王这个道理,或者说剩者为王。”

    “知道什么意思嘛?”王灿上前两步,和映月的眼神就那么直直的相对,伸出一只手恬不知耻的放在映月的身后,半搂着腰肢,然后说道:“无论你曾经多么高傲,无论你以前多么强大,无论你有多少的天赋有多么深厚的背景,可失败了,死掉了,就在也没有称王称霸的资格。”

    转身,王灿张开手,闭上眼,仿佛在拥抱这个世界:“剩者为王,只有活着才有胜利的资格,而为了活着,为了活到最后,一切的阴谋诡计和种种肮脏的手段都是必须的。<i></i>

    这些手段可以包装的伟光正,但有一点永恒不变,都是为了利益,宗门之间,大能之间,乃至圣人之间的博弈,全都是为了活着,为了利益。”

    “相比他们,我们之间的勾心斗角也只不过是玩笑罢了。”

    “你可懂了?”

    映月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出来,两只眼睛如同一汪春水,秋波荡漾:“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说不准还真被你给蒙蔽了。”

    “你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掩盖你虚弱的事实,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解释,他们只会杀了一切不服从的人,用力量和智慧征服一切,只有那些不够强的,却偏偏想要得到更多利益的人,才会利用嘴炮,试图让别人相信他的强大,相信他的威慑,从而被他征服。”<i></i>

    说到这里,映月嘲讽的看了一眼王灿,继续道:“我没有那么胆怯,会被你吓到,你也没有伪装的那么强大,能把我吓到,所以.......在我看来,你仍旧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听了这话,王灿这就不能忍了,的确,他说的是歪理邪说,可是你这个女人是我的阶下囚诶,你就不能认怂一点嘛,这样我也好让你走啊。

    你这样和我抬杠,不就是传说中的杠精嘛?非要让我不痛快。

    好!

    既然你让我不痛快,我也让你不痛快。

    王灿心中不高兴。

    “呵,既然你那么清楚我的‘弱小’,你认为我还会让你离开?”王灿看着映月,轻哼一声,怪笑道:“按照约定,你是我的丫鬟,要听命与我一千年,这一千年,我就是你的主人,除了不会让你死,我可是享有你一切权利的。”<i></i>

    “现在,就然咱们捋捋我们之间的关系,让你更加清醒的认识自己。”

    “同归于尽!”映月安静的看着王灿,眼神吓人。

    “你说什么?”王灿皱眉。

    “我说同归于尽,如果再如同昨天那般羞辱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映月说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别用我的妹妹吓唬我,我想清楚了,各人自有各人的福缘,她的路我应该插手。”

    额......

    王灿的眉头开始微微纠结,即便放走这个女人,他也没什么损失,因为该得到的攻略点已经拿到了,她离开之后,王灿最多即使少了一个“玩伴”。

    可.....可心里面就是不痛快。

    你越是瞧不起我,我就偏偏要让你听命我。<i></i>

    这就是王灿现在的犟脾气,根本控制不住。

    他眼珠子一转,立刻道:“既然你认为昨天的比试不公平,那么我可以重新允诺你一次,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必须跟在我的身边,服从我的命令。”

    “如果你输了呢?”映月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动,紧紧的看着王灿。

    “我输了?”王灿嘿嘿一笑:“我输了,自然是放你离开,让你恢复自由,同时解除誓言的束缚,前提是你不能以任何手段报复我。”

    小算盘打的贼精明。

    这个赌约,王灿并不需要付出什么,攻略点到手,映月的价值近乎于无,加上她不可能成为厉工的女人,来自枕边风的威胁也没有了。

    王灿即便输了,也就是让这个女人离开,并且附加条件,也让这个女人无法借助阴魔宗的力量报复他。<i></i>

    美滋滋。

    可是他赢了呢?

    就等于什么都没付出,就得到一个化天境的女人无条件的效忠,这女人还是高傲异常的阴魔宗圣女,身份和地位都尊崇无比,更是无数魔宗好男儿眼中的女神。

    舒服。

    很显然,映月也知道这一点,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赌约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并且......映月相信,没有夭夭的干涉,王灿不可能赢过她,阴魔圣法是一门直通圣人的法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可以,我答应你。”眼中微微闪动,跃跃欲试的映月第一次在王灿的面前不再是高冷和嘲讽,而是展颜一笑,犹如三月花开,白雪初融。

    “你说,用何种方式?”映月盯着王灿。

    而后者略微沉吟,没有夭夭,心魔天地无法施展,在藏经阁又不能大肆打斗,那可以选择的比试方式就很少了。

    总不能拼床技吧?

    他感觉要是这么说,真的会来一个同归于尽的。

    想了半天,王灿总算想起了一个好主意,于是笑呵呵的说道:“映月,你看,剪刀石头布,怎么样?”

    额......

    高冷的面容突然一愣,旋即闪过一丝黑线,对着王灿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两眼。

    “呵呵,开玩笑的,事实上我早有准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