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那位看守藏经阁的血刀门长老关系不错,应该能借用他体内的世界用一下。”

    王灿沉吟片刻,这这样说道。

    事实上,他在藏经阁的一举一动是瞒不过这位看守者的,只要他想知道,王灿晚上叫了几次,动了几次,都能一清二楚。

    这两天,他帮助路遥解决了两个“对手”这位长老好歹也会给王灿几分颜面,借用一下体内世界。

    毕竟,阴阳境大能的世界才算稳定,才能支撑起两个人打架。

    像是王灿的化天境,连活人都不能待很久。

    这就比如房子,化天境是在建的,人家阴阳境是建好的,并且开始住人的。

    “可以!”很有深意的眼神盯着王灿,也不知道映月究竟在思索什么,只是嘴角微微勾勒一个浅浅的弧度。

    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出来。

    “你是几个意思,又是嘲讽,又是不屑,莫非认为那位长老和我有勾结不成?”王灿脸一拉,面色不善的看着映月。

    如果是一开始和王灿见面,映月肯定会忍不住冷嘲热讽,可现在,她学会了忍,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和她见过的都不一样。

    他更直接,更加赤.裸裸,一点都不隐藏自己的目的,更不会装模作样的讨好她。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王灿转身离开,向着藏经阁顶端走去,他的活动范围就那么广,早就把藏经阁转熟了,连带着也知道那位血刀门大能的兴趣,循着一个方向,很快就看见平平无奇的老头在这里。

    “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进去吧。”大手一挥,王灿还没来及说话,就进入了一个昏暗的世界,等到站稳的时候,才发现映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挪移进来。

    他心中腹诽两句,对于这老家伙关注他私人生活表示不满,可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

    就在这时,王灿的耳边一声长长的声音传来:“在我的世界,使用的力量不得超过化天境,否则我会将你驱逐出去。”

    不止王灿听到了这个消息,另一边的映月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同时,后者的眼前一亮,顿时心亮起来了,在她看来,王灿唯一的优势就是修为压制她一个小等级,可是现在,大家都只能发挥真知境巅峰的修为,这唯一的优势荡然无存。

    就等于她的胜算凭空多出了几成。

    深吸一口气,带着一种即将自由的气息,映月看着王灿:“等我离开之后,你送给我一切,我都会好好‘报答’你的!”

    “你别忘了我的附加条件,即便你离开了,也不能以任何形式伤害我。”王灿挑了挑眉毛,挑衅映月。

    “呵呵,落井下石可不算!”

    映月冷冷一笑,森森的看了王灿一眼,还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逐渐干瘪的嘴唇,从昨天开始她体内的水分就没有得到补充,此刻自然干巴巴的,连面色都不是那么水灵。

    “话不多说,开始吧!”王灿眼逐渐睁大,仔细的看着映月的一举一动。

    他和魔宗人动手不多,对于对方的招式并不了解,相反,对方作为阴魔宗的圣女,还曾经从神宗和魔宗的战场上活下来,定然对他的功法很了解,说不准大日圣体和烈阳真法什么的,对方全都知道。

    毕竟这不是什么秘密,稍微调查一下便可。

    “王灿,我不得不说你还真是愚蠢。”在战场上,映月恢复了从容自信,神色微挑,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灿,白皙的手指微微抬起,食指顶着王灿的眉心:“你的一切我都清楚,烈焰真法,大日圣体,还有一柄天品的兵器。”

    “放在你这种人身上,已经是不得了的机缘,可在我面前,今天,你唯有一败!”

    眼中突然迸发着恨意,若不是有誓言牵制,恐怕就是杀意了。

    不过王灿却是微微不舒服,什么叫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怎么了?穷逼是有一点,可是这也不是我自己愿意的,出生如此,没法改变。

    再者,现在我堂堂一个化天境武者,还是日神宗的体面人,比起你这阴魔宗的圣女也低不了几个档次,谁能告诉我,你这种高傲的底气是什么?

    女人的身体嘛?

    脸上微微不悦,可王灿却没有多说,面对一个骄傲的女人,最好的惩罚就是碾碎她的骄傲。

    对映月来说,她的骄傲,便是她的天赋,她的修为,她的身份。

    王灿像报复,只能从这三个上面着手。

    她的身份已经被王灿征服了一次,现在要打击的便是她的修为,至于剩下的天赋,等击败了之后慢慢打击。

    “魔魂之眼!”

    一声轻吟,映月的脸上陡然肃穆起来,庄严无比,她的眼中,原本黑白分明的瞳孔逐渐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纯黑色的,仿佛黑宝石一样璀璨的眼。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王灿:“能够让我用出这种状态,你也足够自豪了。”

    陷入这种状态当中,映月已经将自己当做了高高在上的圣人,保持这绝对的冷静。

    她一挥手,顿时元力剧烈的震荡,纵然只能发挥真知境的实力,可王灿却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化天境的强者。

    不过距离真正的化天境还有一丝差距,不过这差距也小的可怜。

    “我小看你了!”

    “但你已经输了!”

    一如既往的高冷,压根就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谁胜胜负还不一定,话说的太早,马上输了下不了台。”

    “呵。”

    聊天止于“呵呵”。

    不屑一顾的冷笑已经表明了这个女人的态度。

    她一挥手,层层叠叠的元力犹如江水一样连绵不绝,并且每一次的冲击都较之前一次要强,仅仅是七次,王灿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若是任由她蓄势下去,那么第九次,他的身体必然会承受不住而崩溃。

    轰隆隆~

    长棍探出,化作一条游龙,飞快的震荡,将这连绵不绝的江水一般的元气给震开,旋即,气冲云霄,这一片小天地当中的云气直接被冲散,露出一片巨大而黑暗的天空。

    这一击,终于让映月面色凝重,双手微微一掐,纯黑色的瞳孔当中仿佛透着一个虚幻的影像,在长棍的四周不断摩挲,旋即原本气冲云霄的长棍在这软绵绵的攻势下软化,原本迅疾的势头猛然一滞。

    “你输了,我不会给你机会了。”映月面色陡然苍白,抬起头,两只眼紧紧的盯着王灿,露出畅快的笑容。

    “哦,是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