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早就发现这女人醒来,毕竟他用力不深,最多昏迷一个时辰,可现在都半天时间了,还睡?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一手刀下去,打死个人呢!

    果然,装不下去的映月愤恨的看着王灿,眼中还带着一丝恐惧,当被王灿彻底击败的时候,她的骄傲已经被碾碎了,她不敢想象等待着她的结局是什么。

    可能......可能比她想象的那些结局还要糟糕。

    “记得我们的赌约,你输了,必须跟在我身边,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王灿嘴角噙着笑意,看着映月,一点一点的品尝这个女人情绪的细微变化,从怨恨,愤怒,到绝望,恐惧。

    没一点变化看起来都是那么赏心悦目,不愧是阴魔宗选出来的圣女,姿色果然不是常人能比你的。<i></i>

    “你要我做什么?”

    苦涩的挤出一点声音,映月低下头,仿佛等待审判降临。

    “当然是......”

    王灿嘴角上翘,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他准备吓唬一下这个女人,故意将声音拉的很长,想看一看她恐惧的模样。

    果然,随着王灿的一个音调慢慢的拖延,映月的脸上越加绝望,最后闭上眼,默默的在自己身上摸索,似乎已经领悟了王灿的精髓。

    不过就在最后一层防护即将落下的时候,映月却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同时略带沙哑和调笑的声音响起:

    “映月,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一言不合就脱衣服?莫非你想了?这可不行,哪有丫鬟要求主人侍寝的。”<i></i>

    三分笑意,三分得意,王灿抚摸着手中细腻白皙的肌肤,眼角都眯成一条缝了。

    “你......”映月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灿。

    难道不是这样的嘛?

    原谅映月对王灿的了解不够深,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牲口,给他一点时间。能从早上一直到下午,甚至连晚上也不放过。

    心中不相信,可却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期待。

    没有人天生下贱,愿意去伺候别人,更何况还是最卑贱的以色侍人,对于映月这种曾经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更是不可忍受。

    “我可不是那种人,你想多了。”

    王灿松开映月的手,慢斯条理的将她的衣服重新穿好,虽然不舍这玲珑玉璧般的肌肤,可还是一狠心,将衣服合拢。<i></i>

    另一边的映月已经呆了,甚至猜想着这个男人是不是不行了?

    大好的春色放在眼前,居然不知道享受,还把她脱下的衣服重新穿好?

    如果王灿知道映月在想什么,非得一口老血喷出来不可。

    他不行?

    这简直是最大的污蔑,他现在只是想给这个女人缓一缓而已,并且向利用这个女人获取龙阳草。

    别误会,不是用身体去换。

    先不说王灿舍不舍得,就是人家龙阳宗之内,女人都是一点市场都没有的。

    他是想让映月帮他坑一下魔宗的那些男弟子,利用这些魔宗的男弟子去牺牲自己,成全他王灿。

    因为有事求着比人,自然硬气不起来。<i></i>

    “咳咳。”

    干咳两声,王灿将映月扶好,自己则是坐在她的身边,这种守规矩的模样顿时让映月心中好受不少,有一种久违的被尊重的感觉,甚至对王灿这般对待她升起了一丝感激。

    不过很快,这丝感激就被她狠狠的压制在心底,因为这种奇怪的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

    她不允许自己对一个夺取她最宝贵东西,还无比荒唐的折腾她的男人流露出任何一丝正面情绪。

    “那你想做什么?”

    努力维持着原本高冷的面容,可语气却软化不少,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丝底气。

    也是,人都是王灿的了,面对自己主人,怎么可能有底气?

    “我需要龙阳草。”<i></i>

    “我没有!”映月思索都没虽说,直接回绝。

    “我自然知道你没有,同样也知道这东西是龙阳宗的宝物,我的意思是想问你,从谁的身上可以得到龙阳草。”

    王灿补充道,并尽可能的将意思说明白。

    可映月仍旧是摇头:

    “龙阳草每年的产量有限,都被龙阳宗的高层把持,很少流露出来。”

    “很少,那岂不就是还有可能?”

    王灿敏锐的抓住映月话语中的关键词,同时两眼晶亮的看着她。

    而后者则是慢斯条理的补充道:“龙阳草一般都是给龙阳宗最顶层的人,稍微次一点的也是真传弟子当中的决定天才,他们对龙阳草的宝贵程度是你想象不到的,想得到......难!”<i></i>

    说完,还嘲讽的看了王灿一眼。

    这女人,真是给点颜色就蹬鼻子上脸,如果不是还有价值,王灿的小暴脾气根本不会压制。

    不过现在.....还是点了点头,先认同了映月的观点,然后继续说道:“我很需要龙阳草,也知道它的获取难度,所以这才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王灿这么一说,映月的眼中陡然泛起一丝光泽,心底升腾起希望之光:“我可以帮你获取龙阳草,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到你得到这东西之后,放我自由,并且答应在这期间不得对我动手动脚。”

    “不可能!”

    王灿矢口拒绝。

    开玩笑,好不容易骗来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她离开?

    “那我也没有办法。”映月很干脆的摆摆手:“也唯有我师尊出手才可能得到龙阳草,如果你同意归还我自由,我还可以以此说服师尊,让她出手一次,为了遮丑,她肯定愿意,但你不放手,我可不敢将我成为你奴仆的这件事告诉她。”

    阴魔宗圣女成为别人的丫鬟,这种事情映月可是羞于启齿,一旦爆出去,很可能掀起一层轩然大波,说不准她阴魔宗圣女的职位都不保。

    也唯有王灿同意放她自由,她还可以和她师尊商量一二,遮掩丑事。

    说完,她便安安静静的在另一边等着王灿的决定。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选择?”王灿眉头已经拧在一起。

    “有啊!”映月脸上突然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你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啊,以你的身体强横,龙阳宗可有不少弟子愿意和你......”

    “嗯!”映月眼中的笑意还没下去,王灿突然一拍腿,脑海当中灵光一闪,惊呼出来。

    这一阵惊呼顿时让映月满脸恶心之色。

    这男人该不会真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