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自然是王灿故意的,他现在假扮的身份可是世外高人,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被张东给说服?

    好歹也要来点牌面,摆一点逼格,将自己的身价往上面抬一抬。

    再者,这藏经阁普通弟子进来,可都是要消耗贡献点的,带走功法还需要额外的贡献点。

    这张东身份不凡,贡献点不少,王灿当然要钓一钓他,让他把贡献点都消耗在进入藏经阁上面。

    等到他贡献点见底,呵呵~

    不将他的后退都给封死了,他怎么知道绝望?他怎么知道王灿对他的“爱”啊!他怎么可能安安心心的按照王灿的吩咐去“牺牲”自己,换取龙阳草啊?

    都是套路吗!

    “嘻嘻嘻!夭夭做的不错吧!”<i></i>

    王灿的背后,一个讨好的娇声响起,旋即白嫩的手臂环住王灿的脖颈,后背更是能感觉到两个点在蹭啊蹭,他品尝着这种细腻的感觉,呼吸着淡淡的清香,心中不得不承认这夭夭的的确确是妖精。

    纵然有时候显得贪婪一点,可更多的时候,却特别睿智,尤其是在把控人心方面,就比如她能随时调整自己的风格,让王灿随时享受不同的滋味。

    “还不错,这张东的身体确实强壮,用他去诱惑龙阳宗的那些人,有五成把握,如果加上你和映月布置一些手段,应该是成了。”

    王灿压抑心中的躁动,他绝不能表露出对这个女人的满意,天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因为王灿这么轻易原谅她,然后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果然,看到王灿面无颜色,夭夭很聪明的收回了自己发嗲的作态,转而很知性的走到王灿前面,一脸肃穆,轻柔的声音说道:<i></i>

    “龙阳宗当中,能接触到龙阳草的真传弟子就那么几个,映月已经却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现在,这张东是关键,我们必须要把他逼上绝路,让他只能成为我们的爪牙,这才有可能让他‘牺牲’......”

    即便装的再怎么像,可是想到这么邪恶的计划在自己的手中完成,夭夭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酥了,看着王灿的眼神都带上了仰慕,真好奇这种想法是从什么样的大脑中挤出来的。

    “吩咐赵阳,继续逼迫张东,再让那个魔宗的弟子,诱导张东继续来我这里。”

    王灿吩咐完,便闭上眼,努力控制身体。

    虽然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可男人有的时候是管不住下半身的,他们的大脑只能管住腰部以上,至于腰部以下,那就是本能了。<i></i>

    赶紧找个借口驱逐走夭夭,王灿则是继续完善这个计划。

    ......

    另一边,离开之后的张东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满心欢喜,他看着身边的那位魔宗弟子亲切道:

    “你不错,连这等隐秘都告诉我,他日我得到《地龙霸体诀》,击败赵阳,定然不会亏待你,无论是女人还是资源,只要我有的,就绝对不会少你一份。”

    “张师兄说的是,只是那老家伙太不识趣,张师兄都亲自见他了,居然还不乖乖的交好张师兄。”

    “诶!这话不必多说。”张东一脸笑容的阻止。

    “师弟说的都是实话,张师兄何等天资,那简直是厉少宗主第二啊,《地龙霸体诀》更是强横无比的功法,张师兄能修炼,这天赋纵观整个魔宗也找不出几人。<i></i>

    说句不客气的话,若是给张师兄一个机会,今天这魔宗的少宗主还指不定是谁呢!说不准咱就得叫张少宗主了!”

    “哈哈,这种快不要说,我何德何能能够比拟少宗主。”

    “张师兄教训的是,不过那赵阳是在可恶,简直不拿我们当人看,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

    “不错。”

    两人嬉嬉笑笑的就离开,关系陡然增进不少,张东对这位被夭夭控制的魔宗弟子更是信任有加,他相信,只要拿到《地龙霸体诀》的后续,他就能飞快的进步,到时候,区区赵阳,不过一蝼蚁而已,伸手可灭。

    一人有心讨好,一人坦然接受,就这么走到张东在魔宗之内的住处,可一进入院子,就愣住了。<i></i>

    他的院子当中已经不成样子,到处都是被摧残的痕迹,而他在院子中的那些仆人都是脸上带伤。

    “这是谁干的!?”

    张东脸上赤红,心中隐隐有一个人名浮现上来,咬牙切齿的问道:

    “是不是赵阳,说!是不是他!?”

    除了赵阳,没人敢这么嚣张的在他这里捣乱,尤其是对方很鸡贼,没有杀死一个魔宗弟子,只是打砸一些东西,这让张东没有办法请求魔宗前辈做主,只能一个人咬牙忍受。

    “主人,我们也无能为力.....”

    “废物!”

    张东狠狠的一甩衣袖,同时心中寻求功法的心思更加急迫起来,如果他实力够强,那赵阳就绝对不敢如此猖狂。<i></i>

    实力!实力!唯有实力才是一切。

    这魔宗之内没有实力寸步难行。

    张东受过了这种滋味。

    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定,哪怕付出一切,也要得到《地龙霸体诀》的后续,隐忍片刻,在找赵阳复仇,让他也尝尝被人欺辱的滋味!

    黑暗中,他的眼神犹如寒光闪闪的灯泡,紧握着拳头,心中涌起无限愤怒和冷意。

    “那神秘老头连一个普通魔宗弟子都能看重,想我张东天资惊人,区区两百多岁,就成了真知境初期,还是《地龙霸体诀》这种强大的功法,对方今日必然是在考验我。”

    “对,没错,肯定是在考验,只要我表现出充足的诚意,那么对方肯定会将功法交给我,用一部功法换取我张东的感激,很划算。”

    他紧握着拳头,心中豪情万丈,已经做好决定,若是王灿识趣,将来他成为魔宗的大人物,必然给对方几分薄面。

    “今天暂且修行,那赵阳也不去理会,明天继续去藏经阁寻找那老人,争取让他给我发布一个任务,换取《地龙霸体诀》。”

    略微思索一刻钟,张东选择了睡下,同时也遣散了在自己院子当中的那些仆人,免得第二天赵阳再来的时候,他这些仆人又被教训一段,到时候,仆人死了无所谓,面子丢了就不值得了。

    哪怕......遣散也很丢面子,不过总比被直接打脸好。

    ‘明天会更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