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取一株龙阳草(第1/1页)

    良久,心中焦躁无比的张东终于忍受不住了,颤颤巍巍的声音问道:“前辈,您看我这资质如何?可还有一份前程?”

    “自然!”王灿将手从张东的身上抽离,背负在身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继续说道:“莫说你天赋尚可,就算是你没有分毫的天赋,老夫也能助你在魔宗呼风唤雨。”

    另一边的张东明显被王灿这番话给折服了,顿时心中喜悦。

    不过一想到那个资质尚可的评价就有点不满意,想他张东,可是魔宗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才一个尚可的评价如何能般配。

    算了,现在有求于这个老家伙,还是稳一点。

    心思一转,顿时两手伏地,跪在地上,一颗脑袋不停的砸着藏经阁的地盘,咚咚咚的。<i></i>

    “晚辈在魔宗孤苦无依,还望前辈救我啊!”张东的眼泪说下来就下来,拼命的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尤其是被赵阳欺负的事情,同时还编造了一大堆莫须有的受辱事件。

    原因无非是想激发王灿的同情心。

    至于编造虚假信息会不会得罪王灿?

    张东表示不在乎,反正他觉得眼前这老家伙纵然实力强横,可只能出现在藏经阁,定然不知道魔宗外面的事情,再者,退一万步来讲,即便出去了,人家这个老前辈,会关注他一个小角色的人生经历?

    不可能的,对吧!

    所以,说起谎来心安理得。

    而王灿就喜欢这人编造谎话还以为他不知道的心理,嘿嘿。<i></i>

    因为他越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岂不是代表着他发布的这个任务越是纯粹,到最后,即便张东牺牲了自己的屁股给那郝阳子,那也是他为了完成任务,换取功法,和王灿一点关系都没有。

    因为他不知道呀!!!

    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魔宗本就如此,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你这番抱怨......”

    “前辈,晚辈知错了,只是晚辈近些天心中怨愤,才口出此言。”

    “嗯!?”

    “是这样的,晚辈修炼的是《地龙霸体诀》这功法强悍无比,原本也让晚辈称雄一时,可那赵阳等人,却靠着阿谀奉承得到了强大的功法,欺负晚辈这种辛辛苦苦为魔宗做任务,赚取贡献值的人。<i></i>

    晚辈......晚辈......心中实在是不平衡啊!”

    “嗯!这倒也是,武者终究是靠实力说话。”

    王灿沉吟片刻,才装模作样的说道:“这《地龙霸体诀》我也早有耳闻,也曾在藏经阁看过,是部不错的功法,原本遇见你这等好苗子,应该给你的,算是为我魔宗培养一个天才。”

    张东咽了一口吐沫,看着王灿的眼神犹如看着小姑娘,火热无比。

    “前辈,若是能拿到后续功法,有和吩咐你尽管直言,晚辈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很好。”王灿点点头,背负双手,消失在藏经阁的黑暗之处,等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手中已经捏着一枚黑色的玉简,其中隐隐透着的波动正是和张东身上同出一脉。<i></i>

    “这《地龙霸体诀》也是珍贵的化天境功法,无比珍贵,宗门规矩,不劳而获不可取,所以你若是能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那这《地龙霸体诀》便可以一贡献点的价值归于你手。”

    “一......一贡献点?”张东张大嘴,心中狂喜,这《地龙霸体诀》可是能修炼到化天境的强大的功法,若是换做宗门贡献点,最起码几十万起步,他原本想着只能得到真知境这一篇,耗费五六万贡献点也咬咬牙去凑了,可现在,完成一个任务,就能以一贡献点得到......

    咽了一口吐沫,张东看着王灿的眼神犹如看着送财宝宝。

    “前辈,你尽管说,晚辈保证完成!”

    “很好。”王灿点点头,才道:“老夫所住之处,略显阴森,你若是能拿一株龙阳草,便算完成我的考验。”<i></i>

    “龙阳草?”张东面色一滞,他知道这龙阳草的珍贵,是龙阳宗的宝物,不过论起价值远远比不上《地龙霸体诀》,可有些东西不是价值低就能弄到的啊!

    “前辈,可否更换一个任务。”

    “若是不愿,那便离开!”王灿神色突然转冷,已经开始撵人,这让张东面色狂变,赶紧跪下来乞求原谅。

    “算了算了,看你也不容易,这《地龙霸体诀》我倒是可以破例,先教你一点,增强你几分实力。”、

    “多谢前辈。”

    王灿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张东也不敢说话了,并且,对方先告诉他一点功法的内容,他也能判断真假不是?

    显然,王灿不会拿假东西糊弄他,很快,张东就欢天喜地的出去了,暂时忘却了龙阳草的事情,而是火急火燎的开始增进修为。<i></i>

    他当然不知道,王灿之所以愿意提前给他一点,就是想让他修为更进一步,因为他的身体越强,在龙阳宗那些男人的眼中就越优秀,得到龙阳草的机会就越大。

    “年轻人,多吃点‘苦’总是好的嘛。”

    王灿嘿嘿一笑,脸上苍老的面容飞快的蜕变,然后对身后一直藏着的夭夭说道:“你可以开始了,记得吩咐赵阳,继续挑衅他。”

    “不过这一次,要让张东在修为突破之后,反杀一局,再让赵阳到你这里,学习功法武技,反杀回去,一来二去,两人血仇就深了,那时候......尝到报仇雪恨滋味的张东定然不愿意自己再被压制回去,对于《地龙霸体诀》的需求就会更加旺盛,你说......他还有的选择嘛?”

    “咯咯咯~,你真坏。”夭夭对着王灿翻了一个白眼,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忌惮。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自然不会对你用手段。”王灿的手搭在夭夭的肩膀上,看着她略显娇小却精致的面孔,“咱们之间毕竟也是有情蛊牵制,恩恩爱爱的一对,不是嘛?”

    这话可信度为零。

    但是架不住两人互飙演技,愣是将这一幕演成了久别胜新婚的恩爱一幕。

    等到某个时刻,两人的脸都装的发酸了才停下来,王灿转移话题问道:

    “对了,你知不知道魔宗当中,血莲宗的传人?”

    王灿话音刚落下,就看到一个鄙夷的眼神。

    搜狗阅读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