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什么意思?”王灿顿时不高兴了,这女人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给你一点颜色,你就敢这样对我?

    真以为我现在用得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消息挺灵通,不知道你们神宗是不是在魔宗之内安插了什么人手,连血莲宗传人刚刚出现的消息都能知道。”

    “就这个?”王灿莫名其妙,我就碰巧知道了这么一个消息,你就鄙夷我干什么?

    “女的,活的,年轻貌美。”

    夭夭慢斯条理的说了几个词,顿时王灿就知道了,这血莲宗的传人是女的,活的,年轻貌美。

    怪不得对方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原来是以为他又开始转移目标了、

    天见可怜,王灿是真的不知道,就是那么随口一问,想探听一下血莲根这种东西的下落而已。<i></i>

    真没别的意思。

    毕竟王灿可不想两人在做羞羞的事情时候,一朵妖冶的血莲花在自己的某处绽放,那是会死人了,想想都阔怕。

    不过误会就误会吧,反正都那么人渣,也懒得解释,王灿干脆道:

    “你和她认识嘛?”

    “不认识!”

    “我想要一个血莲根。”沉默一会,王灿继续说道。

    “很简单啊,血莲根那种东西,血莲宗的传人肯定有,你把她骗上床,还担心没有嘛?”

    夭夭无比妩媚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兴奋起来:

    “我和你说,这一次血莲宗的传人是个女人已经很让人吃惊了,更关键的是这女人居然还很年幼,不过十八九岁,这十八九岁可不是外貌,而是真正的年龄,有传闻,是上一代血莲宗的强者用某种灌顶之法,将力量转移到她的身上,你若是能得到这女人,说不准血莲宗的宝库就是你的。<i></i>

    而且......而且灌顶之法的力量在没有消化完全的时候,若是能够阴阳交合,你就能得到其中一半的力量。”

    说到这里,夭夭居然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羡慕道:“如果我是男人就好了。”

    额......

    思想有点危险。

    “这女人你要不要,如果你不要的话,等我蜕变成域外天魔身躯的时候,男女转化一念之间,我可是要下手了。”

    额......

    这次真的吓到王灿了,男女转化?

    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不过夭夭想成就域外天魔的躯体,最起码也要阴阳境的层次,以她现在的等级来开,没有个几千年,是别想了,到时候人家那些血莲宗的传人早就炼化了灌顶的力量。<i></i>

    不过......魔宗就没人打这个的主意?

    似乎是看出了王灿的疑惑,夭夭解释道:“血莲宗可是凶的很,更恐怖的是,她们和圣母教一样,能够迷惑人心,让武者在不知不觉之间信仰她们,这一点,我们心魔宗比不了。

    不过你不一样,你脖颈的神女像可以保护你免收侵蚀,当然,前提是对方不主动催发力量。”

    王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血莲宗能大大咧咧的将人派遣过来,那自然有着充足的信心,一些防护手段肯定很到位。

    如果普通武者贪图这力量的话,很可能刚接近就被改变心智,成为对方的奴仆。

    至于那些能免疫的强者,最低也是阴阳境,可这些人全都是老家伙,他们也不敢对血莲宗传人动手,那真的会死人的。<i></i>

    别看同为魔宗,血莲宗这个宗门疯起来真的连自己人都杀。

    “要不要我帮你牵线搭桥?”夭夭对着王灿眨眨眼。

    “不必了,还是现将龙阳草弄到手再说。”王灿摆摆手。

    ......

    另一边,从王灿这里了离开之后的张东是欣喜若狂,连自己的别院也没有回,径直在宗门内,用贡献点换取了一个闭关场所,火急火燎的开始修炼起来,有了功法,厚积薄发的张东自然有信心突破,并且吊打赵阳。

    “等着吧,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欺辱我付出的代价。”

    十天的时间转眼而逝,张东才堪堪从闭关的静室走出来,身体之上,规则领域显化,这是刚刚突破,气息不稳的原因。<i></i>

    刚突破的张东没有丝毫犹豫,第一时间去找的人自然是赵阳,他面色冷酷,眼中含着兴奋,闯进了赵阳的房中,可好巧不巧碰到赵阳正在宴请宾客,其中不乏曾经在他身边厮混的那些师弟,甚至......甚至还有他睡过的女人!

    呼呼~

    冷静,冷静!

    张东想要冷静,可是面色之上的狰狞怎么也无法隐藏,纵然眼前的女人他不是很喜欢,可是不喜欢,和对方被另一个男人拿在手中把玩,这是两码事,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这种尊严上的打击。

    更何况,对方此时此刻满脸魅惑的服侍另一个男人,这是他都不曾享受过的zishi!!!

    愤怒,狂躁,杀意。

    “哈哈,张东,你这个缩头乌龟终于敢出现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来找我的?”<i></i>

    赵阳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下面的人说:

    “看看,张东,你曾经的师弟现在可都背弃你了,他们都是我的人,就连你的女人都跪在我身前,巧舌如簧,你孤家寡人一个,拿什么和我斗?”

    “可敢擂台一战!”张东气势如虹,直直的看着赵阳,面色冰冷。

    这让赵阳陷入两难,他自然知道张东刚刚突破,心中是不愿意去擂台战斗,可现在,那么多人看着,他要是不接下来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

    “可以!”张东脸上自傲的答应,实则心中无奈无比,招收了那么多小弟,但一点人多势众的优势都没显现。

    该死,要是在魔宗山门之外,这张东早就死了。

    赵阳心中愤恨的想着。

    可还是不得不去擂台和对方走过一场。

    ‘赵阳,今日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张东脸色阴冷,斜眼看着一边的赵阳,心中冷哼,同时也期待起来,那些昔日嘲讽他的人,看到他再一次站起来,会不会惊讶的眼珠子都掉在地上?

    ‘最好魔宗九脉有一个能看上我,招收我为入门弟子,那样便舒服多了,我也不用去奉承那老家伙,给他去寻找龙阳草了。’

    心中期待着,张东走向擂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