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夭夭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几分喜色。

    “进展的怎么样了?”王灿从床上懒洋洋的起来,今天不用装老爷爷,难得的轻松,在看到夭夭进来之后,才擦了擦眼角的眼屎,打了个哈欠问道。

    “嘻嘻,成了!”

    夭夭没有丝毫介意,直接半靠在王灿的怀中,双眼微眯,嘴唇上翘,露出得意的笑容:“张东和赵阳都在计划之中,他们两人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可以,最好让张东陷入绝境,否则他可没有豁出一切的勇气。”王灿吃完手上的糕点,拿着夭夭的手帕在对方一脸嫌弃的眼神中擦了擦嘴,丝毫没有点邋遢的自觉。

    “稍后可以吩咐我们在张东身边的那人去‘打听’消息,恰好知道郝阳子的手中有那么一株闲置的龙阳草。”<i></i>

    “这个我懂。”

    “做事小心一点,最好先迷惑一下张东的灵光,给他下点药什么,让他不要那么聪明,我可不希望这好好的计划失败了。”

    王灿闭上眼,享受起身后一双素手的按摩,浑身酥软的躺下,只是有些地方却反其道而行之。

    “唔!”

    “啊呀!”

    “你干什么!”

    在一阵“亲切”的交谈之后,房间逐渐陷入黑暗当中,只剩下其乐融融的声音。

    不过相比起这里,另一边的张东已经黑着一张脸了,浑然没有今天刚刚教训赵阳的快感。

    因为对方居然动用关系,逼迫他离开宗门,到前线的战场去和四大神宗的人厮杀。<i></i>

    这简直是让他去死啊!

    四大神宗现阶段可正在报复林唯缘失陷的仇恨,对于魔宗的攻势可强硬的很,甚至不乏化天境陨落,大能溃逃的消息传来。

    这个时候让他去前线,可不就是找死么?

    再者,离开了宗门,没有了宗门规矩的庇护,那赵阳积蓄了那么多的手下,他们完全可以发挥人多的优势,将他给坑死。

    这一点张东万分相信。

    尤其是那些从他这里叛变过去的人,对于今天他突然雄起,肯定惊恐万分,他们恐慌,害怕,不希望他重新崛起,因为他会报复,所以这些叛徒更加希望他张东去死。

    ‘我不能死!我要报复!’

    阴暗的灯光下,张东的身上还残余着和赵阳战斗留下的伤痕,一身精壮的肌肉泛着油光,他拿着治疗外伤的药粉小心翼翼的撒在自己的伤痕之上,此刻的他不相信任何一个人。<i></i>

    毕竟他可是经历过自己女人的背叛,兄弟的背叛。

    “现在宗门的旨意还没有下达,我还有机会,只要我得到功法,进入突破期,那些宗门长老权衡之下,必然希望我突破之后再进入战场发挥更大的作用。”

    “必须要早点得到龙阳草,争取早点突破。”

    张东眼中闪烁着狠厉的目光,心中默默盘算。

    假设赵阳输掉之后,立刻去找关系,从他背后的人开始运作,到宗门命令下达,最起码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就是关键时候,只要他能够拿到功法,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以突破为借口暂时留下。

    至于突破之后?

    那时候,区区一个赵阳,还能对他造成威胁嘛?<i></i>

    他攥紧拳头:“必须要得到《地龙霸体诀》,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嘎吱~

    就在这时,寂静无比的院落当中突然有人进来,蹑手蹑脚,唯恐惊动了什么人一般。

    “谁!”

    在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张东立刻便警惕起来,心中惊怒交加,难不成赵阳他已经胆大妄为到无视宗门规矩,想要在这里击杀他的地步。

    “张师兄,是我,您吩咐我办的事情有眉目了。”

    黑暗当中,一双眼闪烁着精光,他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干枯的树叶仍在地上,而诡异的是这片树叶在落地的瞬间化作了一层灰色的烟,在月光下,慢慢升腾,悄无声息的笼罩张东的住宅。

    <i></i>

    这细微的动静,张东并没有在意,他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也松了一口气,不是照样派来的人就好。

    而且......

    这来人可是他为数不多能信任的人之一了。

    “快进来,注意,不要让别人看见。”

    张东打开门,警惕的看着四周,让后将这人拉进来。

    这个人自然是被王灿操纵,诱导张东的棋子之一,也是那个带着张东去见王灿的人,此刻他一进门就恭维道:“张师兄报得大仇,真是大涨我们这一批人的士气啊!”

    “诶!”张东挥挥手,说道:“这事暂且不提,快告诉我哪里有龙阳草的消息。”

    说完,张东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小弟,眼中带着期待,因为这可是关乎他前途和性命的东西。<i></i>

    “张师兄。”这个魔宗弟子看了一眼张东,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在魔宗当中上下打点,总算从一个师兄口中知道了一株龙阳草的下落。”

    “在哪?”

    “郝阳子,龙阳宗的郝阳子师兄,他是真知境巅峰,在龙阳草成熟的时候,他被赐予了一株龙阳草,不过他已经服用过龙虎宝丹,这龙阳草对他的作用不大,因此一直珍藏着,应该可以交易。”

    “好!”知道心心念念的龙阳草的下落有了,张东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开心的笑了出来,然后才拍了拍这个小弟的肩膀,鼓励道:“很不错,等我拿到龙阳草,重新崛起的时候,必然不会忘记你在此等危难之时,雪中送炭的情分,我张东发誓,以后只要有我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你。”

    “多谢张师兄!”这位魔宗弟子“喜不自胜”,赶紧谄媚的道谢。

    两人说了一阵闲话之后,张东才将话题重新牵扯到龙阳草上面来,他问道:

    “那位郝阳子师兄修为如何,为人如何?有没有做交易的可能?”

    “郝阳子师兄修为不凡,足有真知境巅峰,并且还是魔宗九脉的嫡传,身份高贵,传言,有人出两万贡献点想要买他的龙阳草都没卖,据说在等什么有缘人。”

    这位魔宗弟子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张东,此刻张东的眼中被一层灰蒙蒙的雾气遮掩了部分光泽,只是他自己浑然不知,可在听到这弟子的话时候,心中却莫名的心血来潮。

    ‘这有缘人莫不是我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