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窃命师 > 616,对,是你,没错,有缘人!
    虽然不知道产生这种心理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张东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我本是天才,奈何功法受限,被赵阳欺压,偶遇神秘老人,此刻有恰好遇到郝阳子师兄的龙阳草静待有缘人.......

    张东的脑海当中思绪不断翻滚,越想越激动,越是觉得自己天命不凡,是被天地所钟的幸运儿。

    “定然是这样,没错的。”

    “什么没错?”

    “咳咳,没什么,今夜天色不早,你早些回去,明天我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好的,张师兄。”

    这番话说完,两人也没继续,那位魔宗弟子仍旧小心翼翼的离开,走的时候还在门口张望了片刻,而张东则是待这人离开之后,兴奋的半宿睡不着觉,直到第二天凌晨才昏昏睡过去。<i></i>

    ......

    魔宗,龙阳宗驻地,一群挥汗如雨的壮汉正在彰显着身材,这一幕放在外界,定然会引发一群娇花一般的小娘子惊呼不止,眼含秋波。

    可惜,这里是龙阳宗,专修极阳之法。

    “来人止步,这里是龙阳宗,若是没有准许,还请待在外面。”

    “这位师兄行个方便,我是魔宗弟子,此次来龙阳宗一脉驻地是找郝阳子师兄,有要事商谈。”

    张东上前两步,眼前这人修为还不如他,可惜,人家是龙阳宗的嫡系,地位不是他这种魔宗普通弟子能比拟的,更何况此刻他还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声下气,因此,面上有着几分讨好。

    同时,他也很机灵,从怀中取出了一点珍贵的灵药,准备贿赂。<i></i>

    “师弟,这些东西就不必了,我龙阳宗不兴这个,而且,实话告诉你,不是我龙阳宗的人我也没办法放你进去,除非你有郝阳子师兄带着,可现在你只是求见......”

    这人摇摇头,没有手下张东的东西,而是略显惋惜的看了一眼张东,同时忍不住伸手掐了一下张东身上健硕的肌肉,这让后者心中恶心,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选择忍让。

    “那这位师兄师兄可知道郝阳子师兄经常去哪?”

    既然进不去,那我在外面蹲着等人,这总可以吧。

    张东这样想着。

    “郝阳子师兄常去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你若是......”

    “告辞,不见!”

    张东从对面人的眼神中隐隐看出了一丝不对,立刻、果断的离开,这地方,再停留一刻钟,他怕自己打人。<i></i>

    ‘龙阳宗不愧是魔宗当中最恶心的一脉,若不是为了龙阳草,我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张东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羞辱,他决定了,这种打听人下落的小事还是应该有下面人来做,他只需要等消息即可。

    回到家中,叫来了昨夜那位魔宗弟子,吩咐他在龙阳宗山门之前盯着,一旦有消息立刻来回禀他。

    而他自己则是紧锣密鼓的尝试能不能在别的地方获得龙阳草,毕竟,不在一根树上吊死的道理张东还是懂的。

    相比起现在张东的愁绪满腔,王灿这里要舒服的多,他看着下面那位被控制的魔宗弟子点了点头,然后挥挥手。

    “我知道了,你早些回去,免得露出马脚。”<i></i>

    一直维持着脸上的高冷,淡漠,直到这人离开之后,王灿才忍不住笑出来声:

    “有缘人?噗嗤,嘿嘿,哈哈,还真是有缘人。”

    虽然不知道张东脑回路是怎样的,可王灿猜测这家伙一定认为自己天命在身,种种巧合纷至沓来,这是天将降大任于他的前兆啊!

    “不过这些巧合加起来,还真的有点像,噗嗤!”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莫不是又看上哪家小娘子了。”犹如一个怨妇,夭夭款款走过来,身上的薄纱无比清亮,眉眼之间带着些许春水盎然俏丽。

    “没什么,就是那张东。”王灿沉吟片刻,不管夭夭此刻的表现,反正都是装出来的,径直吩咐道:“那郝阳子要尽快和张东接上线,时间一长,恐怕会横生变故。”<i></i>

    “这个人家自然知道。”知道装幽怨没用,夭夭又换了一副气质,蕙质兰心的看着王灿:“人家已经在附近城中的南风馆安排了一个新客,这个新客可是闻名魔宗的男人,那郝阳子定然会被吸引过去,不过他的身份注定抢不到这个人,到时候,张东出现......必然可以填补他内心的空虚。”

    “稳嘛?”王灿问道。

    “那是自然,我知道郝阳子喜欢桂花香,特意在张东的身上下了点东西,让他从内而外的散发着桂花的香气,并且映月妹妹也做了些手段,足可以保证两人见面之后两捆干柴......一点就着,咯咯咯~”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出来,这种设计对夭夭来说,还是头一次,她突然觉得很有趣。<i></i>

    所以对着王灿翻了一个妩媚的白眼:“你这人,还真是坏!”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王灿五指微微一动,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有些放肆了。

    不过对面的女人是谁啊?

    怎么可能被王灿吓到,尤其是自知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更是极尽一切,婉转低吟,千山百转,龙游九曲......

    “呸,两个人还真是不要脸。”就在两人刚刚结束的时候,映月冷着脸出现在这里,面容淡漠,只是光洁的脸上却泛着一丝红晕。

    “嘻嘻,偷听了那么久,有没有......”

    “这是我阴魔宗配置的药香,一只点燃,就可以放方圆百米的任何人发情。”映月冷冷的打断夭夭的话,然后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了一直普通的药香,将它放在桌子上。

    同时讥讽道:

    “要不要点燃给你们助助兴?”

    “好呀好呀,就是不知道你自己能不不能跑掉。”夭夭浑然不惧的娇笑道,同时挑衅的看着映月,反正大家都一样,光棍一些得到的宠爱还能多一点。

    “哼!”脸色一白,映月二话没说,直接离开,全程看都没看王灿一眼,表面上是不屑一顾,实际上是怕了王灿。

    这一点从转身的慌乱当中就能看出一二。

    “嘻嘻,有趣的女人。”夭夭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王灿亲了一口:“人家要去忙喽,你乖乖的等着......”

    额~

    摸了摸脸上的痕迹,王灿怎么感觉自己被包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