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师兄,张师兄,大喜啊!大喜事!”

    等了两三天的张东,今天刚刚准备出门探探情况,可一头就撞在了前来找他汇报工作的人身上,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见这一连串急促的话语。

    “别急,慢慢说,具体是什么喜事?”

    扶着这人的肩膀,心中隐隐有些擦侧,张东压抑住激动,沉声问道:“是不是郝阳子师兄出来了?”

    “没错,没错,郝阳子师兄终于出关了,听说这一次是去附近一座城中的南风馆。”

    这位魔宗弟子一口气说完,同时还补充道:“据说还有好几位龙阳宗的师兄一同去的,不知道所为何事。”

    张东听完,只是点点头,眼中微微一转,然后从怀中取出一点修炼资源,送给这人手中,然后说道:“如今落魄,只剩下这点东西拿得出手,你为我鞍前马后,我也不能亏待你,这些东西你先拿着,等我重回巅峰,你必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i></i>

    说完,还郑重的拍了拍这人的肩膀,神色坚定。

    “张师兄这是哪里的话,我这人从小就跟着张师兄您,也是张师兄您带着我,否则在魔宗这个地方,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还不完,这点事情都是应该,哪里还敢要张师兄您的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退回,同时严肃道:“张师兄,您去找郝阳子师兄交易,可正需要这点资源呢,我要是拿去了,你岂不是少了几分胜算。”

    “好!”张东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也不推辞,神色微微闪动,颇为感动的说道:“好兄弟,以后你就是我张东的兄弟,这一次......这一次暂时亏待你,但是以后,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这是我张东的承诺。”<i></i>

    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张东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浑然没想到在他离开之后,那位魔宗的弟子不屑的撇了撇嘴,暗讽了一句:“穷逼,就这么点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手。”

    这种话,张东自然是不清楚的,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感动中,此刻,他小心翼翼的伪装身份,避免被赵阳发现,然后混入一同外出的普通弟子当中,离开魔宗的山门。

    “郝阳子要去南风馆,必经之路就是这里。”

    一处偏僻的小镇当中,这里民风彪悍,每一个人最弱也都带着一点修为,这些修为都带着魔宗的痕迹,也不知道是那位魔宗高人传下的功法。

    所以正常不会有人在这里战斗,免得波及平民,最后牵动魔宗当中隐藏的高人。<i></i>

    张东选择这个地方,就是为了防备自己行踪暴露,被赵阳的人知道,从而被围杀。

    不得不说,在保命这一点,张东还是做好了万全之策。

    从白天一直到黄昏,再到漫天星辰闪烁,张东一直站在这小镇的门口,望眼欲穿的看着远处。

    突然,原本昏暗的天空中,一道流光急速闪逝,感受这上面偏于龙阳宗的气息,张东顿时喜从心来。

    “来了。”

    暗道一声,张东立刻也冲上去,高呼道:“前面的可是郝阳子师兄,晚辈魔宗张东,特有要事相见,还望郝阳子师兄留步。”

    却说另一边的郝阳子原本就一肚子气,今天兴致冲冲的从龙阳宗道南风馆,就是为了一睹闻名遐迩的“美男子”一面,可惜,他龙阳宗去的人太多,甚至还有一位化天境的强者,最后他只能黯然离场,直到最后,也没能解一解眼馋,此刻正是郁闷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这么一个声音。<i></i>

    满肚子没地方撒的火顿时又冒了出来,冷笑两声,健壮的身躯站在原地,静候着来人,他已经准备好,马上定然要狠狠的发泄。

    另一边的张东看到郝阳子停下,顿时心中一喜,赶紧上前,忙不迭的将自己的来意说出:

    “郝阳子师兄,听闻你有一株龙阳草,不如交换给师弟,师弟定然付出让师兄满意的代价。”

    “龙阳草?”郝阳子心中一愣,这东西对于龙阳宗之外的人价值并不是特别大,所以他即便藏着,也没准备交换出去,毕竟价值太低,还不如收藏玩。

    此刻听到有人打这东西的主意,心中冷冷一笑,同时摇摇头,打定主意,想要用这个借口舒缓一下身体。

    “正好浑身力气没处发泄,就有不知死活的东西送上门。”<i></i>

    郝阳子冷冷一笑,瞥了一眼张东的方向,顿时眼中一愣,看直了,因为张东和他以往见过的那些魔宗弟子都不一样,完全符合他的审美观。

    无论是肌肉的线条,还是五官的搭配,亦或是服装的选择,还有那若有若无的香气,都一瞬间抓住了他的心底,让他有一种“王”降临的感觉。

    “郝阳子师兄?”

    被郝阳子这种眼神看着,张东只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由自主的鼓荡了一下《地龙霸体诀》这种凶悍的气息陡然之间让他“魅力无穷”。

    只是他自己浑然不知道,仍旧舔着一张脸说道:“郝阳子师兄,我想要换你那一株龙阳草,不知道方不方便。”

    “哦哦,您放心,师弟绝对不会让您吃亏的,您看看,这些东西如何,论起价值绝对比龙阳草要高,当然我也知道龙阳草对于您来说,价值肯定非同一般,所以这些东西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加,只希望师兄你开开口,愿意和我交换。”

    “你很需要龙阳草?”

    郝阳子没有回答张东的话,只是两眼闪闪的看着张东,突然问道。

    虽然这问题很突兀,让张东纠结了一会,可还是实话实说,他点点头:“没错,郝阳子师兄,我确实很需要龙阳草,还希望......”

    郝阳子只在意张东是否是迫切的需要,对于他后面的话倒是不在意,此刻,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郝阳子的眼神更加放肆。

    迫切好,只有迫切了你才能豁的出去。

    郝阳子心中想着,喜从天上来,没想到在南风馆失去了一次“机缘”,却不想在这荒郊野岭遇上了“对眼”的人,这真是缘、妙不可言。

    “师兄,不知您意下如何?”张东说完,只感觉嘴唇干巴巴的,眨着眼看着郝阳子。

    可就在这时,远处几个星星点点,还有着熟悉的声音传来:

    “快,快给我找,张东他肯定就在附近,杀了他,一定不能让他返回宗门,否则我们都得被他报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