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赵阳他们!?”

    张东的脸上陡然一变,他没想到天色都已经这么晚,对方居然还不放过他,这是准备不死不休啊!

    不过也对,双方之间的矛盾激烈到了这种地步,也确实是不死不休的境地,遇上他离开宗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另一边的郝阳子倒是没怎么在乎突然到来的赵阳等人,反正以他龙阳宗嫡传的身份,和真知境巅峰的实力,足够镇压当场。

    此刻,他神色曼妙,颇有一些迷离,看着张东的身体不住的点头。

    “周身力量纯净,是一个绝佳的鼎炉。”

    不要以为只有女人才能成为采伐的鼎炉,龙阳宗之内自有一套培育男性鼎炉的方式。

    郝阳子见到张东的第一眼就是想着将这人培育成自己踏足化天境的鼎炉,不过旋即他就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i></i>

    不说张东已经是真知境,功法固化,就是对方愿意配合,漫长的时间和不确定的结果也不足以让郝阳子付出那么多时间去等待,更不用说培养鼎炉还需要投入不少资源。

    若是能借助他突破化天境,自然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即便有着鼎炉,也未必是百分百成功。

    ‘可惜,若是早几十年遇见这人,必然不会错过。’

    郝阳子心中微微惋惜,而被他这幅眼神看着的张东则是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他觉得自己今天好像不应该来的。

    他咬咬牙,挤出笑脸道:“郝阳子师兄,不知您意下如何,是否能够割舍一株龙阳草,若是师兄愿意,此番恩情,张东定然不会忘记。”

    “好说!”郝阳子原本真准备拒绝,可是事到临头突然来了兴趣,这兴趣来的突然,不过他也没多想,觉得自己应该是见猎心喜吧。<i></i>

    “只要你......”

    “在那边,张东在那边!”

    “哪呢,在哪?”

    “快上,不要放跑了他。”

    “放跑了这人,我们全部人都要倒霉,诸位可不要寄希望于此人宽宏大量的原谅你们的背叛!”

    几声急促的声音顿时打断了郝阳子的话,让后者面容微微愠怒,可旋即便冷漠起来,他厉声道: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我面前放肆!”

    一声大喝,顿时真知境巅峰的气势全力发动,规则领域隐隐震颤,连四周的山峦都扭曲起来,这一出手,顿时让人惊骇无比。

    ‘好恐怖的气机,此人是谁?’<i></i>

    赵阳心中所想,可也知道自己惹到大人物了,顿时急忙道:“这位师兄误会,我们只是来找这张东报仇,惊扰师兄实在是万死,我等愿意奉上一比丰厚的赔偿,还希望这位师兄原谅我们的过错。”

    郝阳子眼中精光一闪,顿时笑道:“诸位既然是魔宗同门,也不必太过抱歉,至于你们和张东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此刻我和他之间还有一笔交易要做,你们先在一边看着,不得打搅。”

    郝阳子这么做的意图自然是为了威胁张东,毕竟龙阳宗......咳咳,在整个魔宗九脉当中都是一个怪异,这个怪异自然是性取向,人家都是男配女,只有他们是男配男。

    久经宣传,自然名声不是特别好,要想让张东这么一个直肠子的汉子屈从他的“喜好”,自然要有一点手段。<i></i>

    这时候张东倒没想那么多,只是松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不知道郝阳子师兄有什么要求,才肯交换龙阳草。”

    “很简单,你的这些资源虽然珍贵,在价值上也足够换一株龙阳草,可这些资源对我来说,终究没有太多用途,论起在龙阳宗的用处,恐怕还不如一株龙阳草。”

    郝阳子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张东脸色逐渐难看,知道该给对方一个希望了,于是嗅了嗅这空气中的香味,是他最喜欢的桂花香,难得对方的体香居然是他喜欢的,有缘......

    与此同时,他浑然不知道下方赵阳等人正点着火把,不断在鼻尖上莫名其妙的擦着什么东西。

    “只需要你陪我一夕欢好,那龙阳草自然.....”

    “不可能。”听到这个要求,张东整个脸都涨成猪肝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龙阳宗的师兄居然把手伸向他这种纯情少男的身上,一种深深的羞辱感从心底升起,他的手指几乎都嵌进了手掌当中,血痕都冒出来一点。<i></i>

    “郝阳子师兄,您这是在羞辱我嘛!?”

    张东自问是一个直男,喜欢的也是阴阳交泰的人伦大道,对于龙阳宗这点小门小路是排斥的,此刻听到自己被盯上,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很显然,被拒绝的郝阳子只是冷笑,反正他也不准备和张东有什么感情,对方不是龙阳宗的人,也注定不值得他重视和可持续发展,只求一晚上爽爽而已。

    他没有表现出多么愤怒,只是淡淡的说道:“是你要和我做交易,此刻我只是提出我自己的要求罢了,你同不同意,那是你的事情。”

    “我自然......”张东开口便恼羞成怒的准备拒绝,大家都是真知境,纵然我不如你,也不能被你摁在地上摩擦,可话还没出口,只听见郝阳子指了指远处。<i></i>

    “你要想好拒绝我后果,龙阳草没有了,还遇上生死大敌,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和性命相比,谁更重要,你自己判断。”

    “我.....”

    张东自然还想拒绝,可只听见郝阳子嬉笑的带着一丝丝缠满意思的话语响起在耳边:“其实男人与男人之间......”

    总之说了很懂男人之间的情趣问题,直接把张东恶心的要死,可是他诡异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石更了,这才是让他害怕的事情,更让他害怕的是郝阳子明显发现了这一幕。

    顿时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出来,他可不知道张东为什么会这样,只以为是自己**的话语起了作用,心中忍不住兴奋起来。

    看着张东的眼神犹如一条恶狼。

    纵然放在龙阳宗,这么“完美无瑕”的身体也是少见。

    “你可愿意?”

    “想清楚在回答。”

    “同意,我给你龙阳草,护送你返回宗门,不同意,龙阳草没门,你更是自生自灭。”

    性命安危与贞操之间的选择,更是张东绝望中的选择,此刻前狼后虎,他根本没有第三个选项。

    “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