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窃命师 > 619,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纠结中......

    张东的内心一团乱麻,一边是性命之忧,一边是贞操不保,两者都让他惶恐不安,可时间的紧迫感并没有给他充足的思考机会。

    郝阳子怪笑的声音不断催促:“思考好了没,我可没有时间陪你浪费,再给你一刻钟,如果没有结果,我就当你拒绝了。”

    “哎呀,我这个人其实不喜欢强迫别人的,你即便拒绝也没有事,我保证不干涉你们之间的纷争,痛痛快快的走掉。”

    “其实很不理解,你们为什么对于同性之间那么排斥,要知道这可是歧视,在某些地方要被批判的。”

    郝阳子的话如同催眠一般断断续续的涌入张东的耳中,同时下方闪闪烁烁的火光,和一个个期待的眼神已经这些眼神中急迫的杀意更让他无所适从。<i></i>

    “该死!”

    心中暗道一声,张东万分懊悔自己为什么要离开魔宗,以至于现在的自己陷入了这种两难的境地,这里的任何一个选择都是不是他想要的,可局势却逼迫他二选一。

    “要是......要是我有足够的力量,我又如何能够陷入这等境地,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弱小,都是因为我不够强,都是因为没有功法。”

    他的眼中蹦出一道凶厉的目光,紧握着拳头,内心一紧:

    “《地龙霸体诀》我必须得到,唯有这样我才能在魔宗自立,才不会受人欺辱。”

    “一刻钟快到了,想好了没?”郝阳子嬉笑的声音传来:“我觉得你应该同意了,毕竟内心可以拒绝,话语可以拒绝,但是身体可是很诚实的,我相信你已经被我描述的景象打动了。<i></i>

    来吧,不要拒绝,尝试着敞开胸怀接受这一切,事后你会发现这并没有什么,只是转换了一个方向,很轻松的,相信我,我经验丰富......”

    漫长的语调,加上某种未知的影响,张东羞恼的一张脸赤红无比,宛如一个喝醉酒的人,终于,在生命、前程的影响之下,他选择了同意。

    在他想来,只要忍受这一次屈辱,也没多少人知道,他得到功法之后,完全可以将赵阳这些人杀个干净,到时候,除了郝阳子,也没人知道他这段黑历史。

    心中下定决心,便点头说道:

    “郝阳子师兄,师弟同意,只是那龙阳草你必须先给我,否则.....”

    郝阳子笑了,如果张东这威胁是平常时刻,以他的脾气早就一巴掌抽上去了,可现在,情趣方至,身体微微躁动,加上狩猎的刺激感,让他原谅了张东的狂躁,毕竟年轻人,直肠子,还没有接受教育,难免狂吠了一点,没关系,郝阳子相信自己能够让对方沉沦的。<i></i>

    所以微笑的点点头,然后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随身携带的龙阳草交给张东:“仔细看好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龙阳草......”

    “可以!”

    张东眼前一亮,匆忙接过这龙阳草,似乎都忘记自己马上要接受的事实,火急火燎的将这龙阳草收入囊中。

    “别想着跑,你跑不掉的。”郝阳子的声音依旧清淡,却瞬间让张东打消了内心不现实的想法,尴尬的笑了笑。

    事实上,他拿到龙阳草之后确实想跑,可他跑不掉啊!

    “下面这人我帮你摆平,你先准备一下,嘿嘿。”郝阳子嘿嘿一笑,旋即对下面的赵阳说道:“这一次,张东我保下了,你们赶紧滚,十息之内,再让我见到,一个不留!”<i></i>

    郝阳子真知境巅峰,碾压下面那一群弟子和玩一样,轻松无比,一声大喝,顿时朝阳等人狼狈逃窜,将手中的火匆匆扔下,便狗一般的四脚狂奔。

    “呵呵,他们已经走了,也该我们之间的交易了解了。”

    郝阳子淡淡一笑,看着张东舔了舔嘴唇,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货色,见猎心喜,还真是冲动啊!

    他已经察觉自己的身体忍受不住了,隐隐有一种破土而出的冲动。

    “好。”张东神色悲愤,可这交易已经做了,他也不可能半途逃窜,因为逃不掉,所以与其愚蠢的挣扎,还不如咬紧牙关顺从,争取早一点结束这黑暗的一天。

    “还希望好师兄早些结束。”

    “早些?”郝阳子先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这是瞧不起他嘛?他这次还就偏偏不早点,他非要让对方尝尽这时间所有的乐趣,才会放任对方离开,毕竟,张东眼中的屈辱已经刺激道郝阳子的神经。<i></i>

    他们这等异类本就饱受异种眼神,最受不得的就是这种人的嘲讽,此时此刻,可以光明正大的让对方也尝试他们一直无法忍受的滋味,郝阳子自然要让时间更长一点,让过程更慢一点。

    一挥手,郝阳子用元力托着张东,也没有走很远,只是在附近的一个城镇当中,包下了一间旅馆,然后用元力封锁声音,后来想想之后,又将这声音的防护撤销,毕竟让对方丢人就要丢的大一点。

    郝阳子心中扭曲的想道。

    然后将张东扔到床上,封住张东的修为,随即几个龙行虎步的武者冲上来,将张东拖到池子当中里里外外清洗了个干净,这一套过程娴熟无比,而郝阳子本人则是沐浴更衣,安静的等着张东被送来侍寝。

    因为张东实在太脏,清洗的过程接近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脸色赤红一片的张东被扔到被子里,这赤红也不知道是羞恼,还是被热水蒸腾的,但这些都无所谓,郝阳子不在乎,他只在乎这床上人待会会如何表现。

    嬉笑一声,轻声道:

    “张东,也不要太紧张,这样可是很不舒服的,放轻松,很快你就会知道这天地之间,人伦之时,源自本心,无碍于性别,只要喜欢,即可去做,毕竟我辈武者,追求自由和超脱,若是区区性别之论都不能无视,有如何蔑视这天地踏足武道顶点?”

    “所以,好好学着点,很快你就会和我一样,喜欢上这种奔放自由的感觉。”

    无论郝阳子怎么诉说,张东只是闭着眼,大话不说,紧绷着身体,身体钢铁一般笔直。

    直到最后,郝阳子也放弃了,直接冷笑一声,便......

    ......

    一宿的时间,恍恍惚惚,飘飘渺渺,摸摸擦擦,张东整个人都不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