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两年的时间飞快过去。

    对于王灿这种寿命以万年计算的化天境武者来说,两年不过是弹指一瞬,根本不值得在乎。

    不过他内心倒是很烦躁,费尽心机的得到了龙阳草,可是血莲根却一直没有下落,即便请求了一下厉工,可后者身为少宗主也没有办法,这让王灿一脸懵逼。

    血莲根得不到,那我算计了半天,拿到这龙阳草有何用?

    智障吗?

    内心想哭。

    “你为什么执着的想找血莲根?”见到王灿这个模样,憋了两年的映月终于忍不住了,此刻的她也不复两年前的高冷,面对王灿的时候有一种认命的感觉。

    “这......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是我那根棍子需要升级了。”

    王灿犹豫了一下说道,这让映月很吃惊,下意识的向着某个地方瞄了一眼,捂着嘴喃喃道:“难道那个地方也能用材料升级?”

    “呸,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这个!”

    王灿老脸一红,心中暗自腹诽,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污了,连老司机都没反应过来。

    他掏出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的暴血棍,然后扔到映月的面前,说道:“这天品的暴血棍是一个老前辈给我打造的,他当初打造的时候我才是命泉境,对当时的我来说,这天品兵器足够了,只是现在,我已经踏足化天境,天品兵器便无法凸显我非凡的地位。”

    “所以你想要神品......”

    映月吃惊的看着王灿,神品兵器,一般是阴阳境大能才能握有一件,甚至穷困一点大能都未必有,拿她来说,身为阴魔宗的圣女,她都没有一件像样的兵器,唯有的一件天品长剑,还是她师尊送她的,作为成为圣女的礼物。

    可现在王灿突然想着把兵器提升为神兵,这不太现实吧。

    “别想那么多,这暴血棍的底子好,只要找足材料,再请一位靠谱的炼器师出手,就能将这暴血棍提升一下品级。”

    “那最起码需要神品炼器师吧?”

    “不需要,天品炼器师就可以了,因为炼制这柄兵器的时候,已经留足了位置熔炼材料,相当于有了神兵的模板,只需要填充一些东西即可,这种程度,天品炼器师就能做到。”

    王灿脑海中回想着那位老铁匠,总感觉这老头很神秘。

    “天品炼器师的话......我魔宗之内倒也有几个,如果他们知道能够观摩一柄神兵的诞生肯定会疯掉的,所以......找他们帮忙应该不成问题,可是血莲根你准备怎么办?”

    听到映月这么说,王灿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

    他现在愁的不就是这个嘛。

    苦着一张脸,哀叹道:“我倒是很想见一见那位血莲宗的传人,看能不能交易一下,哪怕我以身相许都成。”

    “呸!”映月一脸鄙夷的看着王灿,整个魔宗谁不知道那位血莲宗的传人是个女的,还是个人形大补药,谁要是得到这女人的身子,修为突飞猛进是必然的。

    王灿这明显是想得美了。

    看着眼前这女人毫不掩饰的鄙夷,王灿真恨不得拿棍子抽她丫的,不过这想法终归没有付诸行动。

    毕竟这女人不是夭夭那种,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的,映月身为阴魔宗圣女哪怕被王灿磨的没脾气了,可该高傲的时候还是很高傲的。

    “对了,听说魔宗正在筹备给厉工联姻,你们阴魔宗选择的人是谁?”王灿突然提起这个问题,他很想知道,没有了映月这个阴魔宗的圣女之后还有谁有资格想着厉工的床冲刺。

    “呵,原本定下的是我,不过我说我已经有男人了,只能换了一个人,算是以前的竞争对手吧。”提到这个,映月眼中突然浮现一抹冷光,倒不是对厉工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不想看着曾经被自己击败的对手,获得更好的机遇,从而爬到她的头上。

    这会玷污她的高傲。

    “定下来了?”

    “不确定,毕竟厉工刚刚突破阴阳境,想要正式完婚最起码需要一百多年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会产生什么变数可没人知道。”

    “为什么需要这么久?”

    “自然是各方势力之间的较量。”映月理所当然的说道,脸上微微有些不屑:“作为联姻的对象,必然是每一个支脉当中极其优秀的女人,但是.......魔宗当初,每一脉可都有着各种派系,自然都希望用别人家的‘女人’去给自己赚取资源,所以就僵着呗。”

    “这其中恐怕还有着魔宗九脉之间的彼此争斗吧?”王灿冷不丁的说道,厉工需要团结的是大部分魔宗势力,但不是全部,这就导致必然有的支脉无法在厉工的身边安插女人。

    这必然会导致各个魔宗支脉之间的争斗,从而让厉工不动声色的分化魔宗其余支脉的联合,真是好算计。

    “这些你懂得就好。”

    映月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些事情,她自然清楚,只是懒得和王灿说。

    “吃饭吧,这可是夭夭还不容易给你烧出来的。”说到这里,映月的眼中还微微有着诧异,很难想想夭夭那种祸乱人间的妖孽,居然会老老实实的给一个男人烧火做饭,这放在以前,打死映月,她都不敢相信,可现在......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她不得不承认,夭夭的确是为了利益能豁出一切的女人,这一点,比她强多了。

    至少她绝对拉不下这个面子。

    就在王灿夹菜,慢斯条理的塞入嘴中,一边和映月聊一聊魔宗现状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布置在门外的阵法被触动了,而且毫无反抗之力被掀翻,旋即就能看到一二十岁左右的女人嗅着鼻子走进来,眼中放光的看着王灿一桌子菜,口水疯狂的流着,然后呲溜呲溜的咽回去。

    “这女人......谁啊?”

    “不知道!”

    “你问一下。”

    “你自己问。”

    眼神交流了一番,王灿知道自己别想指使映月这女人做事,于是只能自己出马问道:“这位小姑娘,请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是藏经阁,魔宗的重中之重,王灿除非石乐志才会认为眼前这丫头很普通,尤其是在对方破开他在门外的禁制之后,更是不会小觑这个女人。

    “回答了就能吃了吗?”

    额......

    突如其来的纯,闪瞎了王灿的眼。

    神色古怪、面带警惕的看着这女人,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你就是为了这桌饭菜闯进来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