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就在王灿和简灵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人突然出现,看着这一幕愣了一下,旋即冰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

    “诶!厉少宗主既然来了,别急着走啊!”

    来人是厉工,王灿也好久没看见这人,现在正好透过他打听一下神宗的近况,他打量了一下厉工,两年不见,他身上的气息越缥缈。

    真是疯狂,不愧是天地的亲儿子,修为蹭蹭蹭的增长,根本停不下来。

    “简灵你先出去,我和少宗主有些事情需要商量。”

    “可是.....吃的.....”舔了舔舌头,简灵依依不舍的指了指桌子上,不过在王灿恐吓的眼神中,这少女还是乖乖的离开。

    在简灵离开之后,这里只剩下王灿和厉工。

    “坐!”指了指自己的对面,王灿对厉工可没有太客气,彼此就像是老朋友一样。

    而厉工也不客气,直接坐在另一边,对王灿笑了笑,揶揄道:“看来你在魔宗过的不错,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我真是白担心你了。”

    厉工自然清楚王灿在藏经阁过的是什么生活,路遥经常在他的耳边提起,同时也直接说明了王灿的那些计划。

    但是厉工没有丝毫不开心,犹如他所想的一样,联姻只是他现在在魔宗根基不稳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他的内心是排斥的,所以联姻的对象是谁都无所谓,因为这个,王灿和他之间并没有矛盾。

    反倒是通过这个,让路遥这个小师妹心安也不错,毕竟他和这个小师妹感情很好,几乎将他对自己妹妹的喜爱全都寄托在路遥身上,此刻,能见到她开心,厉工也很欣慰。

    “你还真是心大,我抢的可是你的女人。”

    “没有进我的门,又怎能算得上是我的女人。”厉工淡淡的摇摇头,轻笑道:“你喜欢就好......”

    看着厉工这样,王灿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厉工好像在对待死刑犯。

    “有事情?”

    王灿眉头拧在一起,看着厉工,后者点点头,然后轻叹一声才缓缓说道。

    原来是王灿在藏经阁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原本只局限那么几个人知道,可现在,几乎天魔宗的高层全都清楚,尤其是罗天曾经的嫡系,更是在得知消息之后,恨不得将王灿剥皮剔骨。

    他们对付不了林唯缘,对付不了厉工,可王灿一个软柿子还能对付不了嘛?

    所以策划了一系列的阴谋,这些人和厉工对着来的人自然被这位少宗主拿下不少,用来维护他在魔宗的威严。

    可现在,突然来了一个大人物,这个天魔宗的大人物可不是一般人,而是和魔圣同一个年代的强者,阴阳境巅峰的级大能,纵观神州浩土也没有几人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面对这个存在,即便是厉工也扛不住,唯有默认对方的出手,这一次,就是专程来告诉王灿这个消息的。

    “额......”脸上真的慌了,王灿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如此倒霉,吞了一口吐沫,看着厉工:“这是真的。”

    “嗯!”点点头。

    “要不放我走吧!”

    “你离不开魔宗。”

    三言两语顿时将王灿逼上绝路,一位阴阳境巅峰的大能想要杀他,区区藏经阁的规矩根本束缚不住对方,而且连厉工都认怂了,他最大的靠山也没了,此时此刻,他好像只有死路一条。

    似乎察觉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厉工拍了拍王灿的肩膀,然后说道:“也没必要太过担心,那位存在现在还在闭关,想要出关最起码好需要几百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可以挣扎一下。”

    额.....

    几百年的时间很长,可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漫长的寿命中微不足道一段,他可不想将这短短数百年变成生命的全部。

    而且......这挣扎怎么听起来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还能抢救嘛?”

    “如果那位亲自出手,你已经没救了,想要祈祷,就祈祷对方不会舍弃面前,亲自对你一个晚辈动手。”

    厉工的话让王灿眼中浮现一抹生机,如果对方不亲自动手,那么他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千年之后,他.....

    诶,不对,厉工已经被对方给压制了,这千年的约定好像不太准了。

    前途陡然黯淡无比。

    “节哀吧......”

    厉工终于忍不住了,嘴角微微上翘,看到王灿这幅心如死灰的模样,顿时笑了出来,这时候,王灿还不知道对方耍了自己,就是真的蠢了,他赤红着一张脸,愤怒的指着厉工,生气哀怨:

    “你骗我!!”

    “也不算骗你,那人的确是想要杀你,可是被我拦下来了,但是他是不会动手,可他那位亲传弟子可是很厉害,和罗天的关系也很不错,准备出手对付你。”

    “罗天的师弟,修为如何?”

    “是师妹,天魔宗仓青,她刚刚闭关出来,此刻的修为是化天境后期,听说罗天的死讯之后,愤怒无比,想要找我报仇,可是修为摆在这里,对方被我打走了之后,目标就转移到你身上了,你......好自为之。”

    虽然还是有些难受,可听到自己的对手从阴阳境巅峰陡然变成化天境后期,王灿还是觉得自己活了过来,虽然化天境后期他还是打不过,可是保命应该不成问题吧?

    “还有什么好消息没有?”

    “你猜到了?”

    “呵。”

    “好吧,你自由了,我在魔宗给了你一个身份,藏经阁的看守长老,你以后可以用这个身份在魔宗自由行走,不用担心有不长眼的人来针对你,因为那些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说道这里,厉工的脸上的露出一丝残忍和冷酷,和罗天有关的一切,他都想摧毁,尤其是对方的死忠。

    另一边的王灿不懂厉工的心境,只是点点头,如果能够在魔宗自由活动,倒也不错,总比在这藏经阁演情景剧来的舒服,至少可以肆无忌惮的调戏魔宗那些心机满满,无比势力的女弟子了。

    不过......仓青还是犹如一个大山压在王灿的心头,让这美好的心情布上一丝阴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