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带着傲慢,粗鲁,轻佻等等,一系列反派特有的气质,转身看去,一套雍容华贵的丝质长袍套在身上,略显阴柔的脸上看起来倒是有着几分英俊,只是眉眼之中却带着些许阴冷。

    看着仓青等人的目光更加赤裸裸的充斥着一种占有欲。

    “少爷,这人可能是魔宗的人,我们”

    这位阴冷公子的身边,自然不乏护卫之流的角色,一来是保护他,二来也有提醒和建议的职责。

    可很显然,这些侍卫的话一点用都没有,那位贵公子压根就不停,虚浮的脚步明显被酒色掏空,除了命泉境的万载寿元,可能连天人都打不过。

    但身份摆在那里,这人说话就是有底气,轻佻的看着几位魔宗的女子,眯着眼笑道:

    “刘护卫,你多虑了,区区几个魔宗的命泉弟子,能有什么背景,我抓了也就抓了,大不了将这推脱到神宗那些人的身上。

    反正近来,我魔土当中也涌入了不少神宗的探子,这些探子可专爱对女弟子下手,你说是不是,刘护卫?”

    不得不说,这位贵公子本事没多少,但是阴谋诡计小聪明倒是一套一套的,如果一切都是看起来这样的话,魔宗失踪了几个女弟子,还真的没人会知道是他干的。

    “可万一她们”刘护卫明显还准备劝解一下。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这贵公子冷哼一声给喝退了,他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身边的护卫:“我父亲乃是墨城的城主,化天境后期的修为,就算是魔宗也要好言相待,我身为他的儿子,享用几个魔宗的贱婢怎么了?”

    “刘护卫,我敬你护持我那么久,才给你一点面子,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有什么身份,记住了,你只是我家的家仆,若是再敢多嘴,小心自己的命。”

    果然,一番恐吓之后,那个刘护卫明显吧不敢说话了,这让那位贵公子心中舒坦不少,心中轻哼。

    纵然你是真知境强者又如何,还不是在我这废物一样的命泉武者面前和狗一样。

    眼睛瞥到四周,贵公子神色不变,冷声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些女人拿下,本公子怀疑她们和神宗勾结,要亲自审问一二。”

    顿了顿,似乎也差距自己有些嚣张,所以挥挥手,继续道:

    “看到四周的那些人没有,全都给我杀了,不要放跑一个,免得这里的消息外泄出去。”

    这贵公子不傻,那个理由就是骗骗人而已,如果这几个魔宗女弟子真的有一些身份,那么他还是有被查出来的危险,可若是将看见这里的所有人都抹掉,那么就没人知道事情是他干的,可以随便栽赃给神宗。

    嘿嘿。

    这轻佻贵公子的护卫实力不凡,加上四周山林中的那些魔宗武者又全是路过,谁也没想到这贵公子如此心性歹毒,居然要将围观的人全部杀光,一时不查,瞬间死掉了好些个人,剩下的想要逃窜,可在护卫游刃有余的配合之下,这些魔宗领地内的野修根本不是正规军的对手,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肃清干净。

    不过王灿那边还在“坚持”和几位护卫打的有来有往,不过显得很吃力,好像下一秒就要凉了。

    他之所以这么表演,无非就是找乐子,顺便等这些女弟子陷入困境之后,英雄救美,他对那个中间那位略有英气的女子可是很眼馋的。

    这边,贵公子身边护卫环绕,上前几步,朗声道:“几位魔宗的师姐师妹,本公子是墨城城主的儿子,特想邀请几位去我的城主府一叙,诸位放心,本公子别的不会,就是怜香惜玉这一点特别擅长。”

    “师姐,怎么办?”几个魔宗女弟子自然不慌这个贵公子,只是他背后的墨城城主的确是一个麻烦,也唯有仓青能够无视,自然而然,就将主意交到她的身上。

    仓

    青的脾气自然不好,原本就愤怒着,此刻见到一个恶心人的东西出现,当即便嘲讽道:

    “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模样,也敢得罪我们魔宗,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废物!”

    “废物!?”贵公子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转而变得无比阴冷,看着仓青,冷笑道:“好久没听到这个词了,也好久没人敢叫我废物了,告诉你,以前敢叫我废物的人全都死了,被我剁碎了喂狗了,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跪下,臣服我,叫我主人,我可以”

    “啪!”

    甩手就是一巴掌,仓青根本没给这贵公子的面子,她已经受够了这些废物叽叽喳喳,正准备将这些人全都“送走”。

    可另一边的贵公子却是无比愤怒,都不用他吩咐,身边的护卫,包括那位刘护卫都是无比紧张。

    “保护公子,快!”

    顿时一阵急促的出手声,那几位魔宗女弟子见到仓青没有暴露修为,自然也不好先泄露气息,只好抵挡一二。

    情势看起来倒是十分危急,这让王灿心中舒服。顿时知道机会来了。

    “哈哈,这位墨城城主的儿子倒是好大胆,居然敢对我们魔宗的人动手,看来是准备叛变喽。”

    王灿轻飘飘的杀了和他僵持很久的护卫,然后化天境中期的气息泄露,冷眼看着这位贵公子。

    这时候,只要不蠢的人都知道,他们招惹了大麻烦,居然在魔宗一位化天境长老的面前招惹魔宗的女弟子。

    贵公子的眼中隐隐闪烁,手指微微一掐,一道玉阙化作粉末,同时他松了一口气,站起身从容的看着王灿拱手道:

    “这位前辈,都是误会,刚才我并不知道这几位是魔宗的师姐,这才贸然出手,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见谅?也只有你死了才能见谅。”仓青无不厌恶的看着这贵公子,同时眉头微皱,瞥了一眼王灿,现记忆当中并没有熟悉的身影,然后心中自嘲。

    她闭关那么久,不认识一个化天境也是正常。

    “呵呵,这位小崽子,你恐怕忘记了我魔宗的行事风格?”

    “什么风格?”贵公子一愣,就连那几位女弟子都是皱眉思索她们魔宗的行事风格了。

    王灿咧开嘴,道:“小肚鸡肠,有仇必报,还有不接受任何解释!”

    目光一凝,右手挥出,赤色红云从天而降,顿时风起云涌,而处于中心的那些贵公子则面露惊恐,他们没想到这人在知道他们的背景之后还敢贸然动手,难道他就不担心墨城城主的报复,那可是化天境后期,甚至可能是化天境巅峰的级强者的仇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