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之间,两人就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这里碎石遍地,充斥着一种荒凉,但这荒凉的背后却隐藏着一种深深的恶意,若是普通武者,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唯有命泉武者才能支撑一时半会。

    “天都绝地不愧是天都绝地。”王灿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人为的决定,心中对于大能的强大更多了几分忌惮。

    “这是自然,一位大能的世界坠落,对整个世界造成的伤害也是永久性的,在这天都绝地之内,规则絮乱,真知境以下的武者实力都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也唯有化天境才能免疫。”

    仓青顿了顿,给王灿解释道,同时素手抚了一下王灿被风吹乱的头发,可下一下她就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么暧昧。

    俏脸一红,赶紧将手缩回去,可是王灿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自然是果断的抓住,然后轻声道:<i></i>

    “怎么,占了我的便宜就向轻易离开,这可不行。”

    “那......那你想怎样?”

    仓青心中略显慌乱,可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有意思窃喜,这种反应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要知道,她平素最厌恶的可就是别人碰她的身子,哪怕是隔着衣服都不行,可现在,手被王灿抓着,同时五指轻柔的被对方把玩,却没有丝毫的愤怒。

    ‘难道是.......不可能,我和他才认识一天不到的时间。’

    仓青深吸一口气,将内心的慌乱全都镇压在心底,面上恢复沉稳,轻声道:“松开。”

    “额.....好。”

    犹豫了一下,王灿还是顺从了仓青,毕竟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的,现在他和仓青之间,就是追女孩嘛。<i></i>

    一松一弛才是王道,一直紧绷着固然能飞快进展,但是却容易绷断。

    另一边的仓青收回自己的手,藏在衣袖当中捏紧,手心泣出一点汗珠,面上却纹丝不动,不过内心在松一口气的时候反倒是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小辈,站在。”

    墨城城主也是狠角色,看见王灿和仓青在天都绝地的边缘,面色顿时一黑,然后飞快的冲过来,同时心中狠道:

    ‘我就不信你们真的有胆子进入这天都绝地!’

    “你一个城主不在自己的城主府蹲着,倒是一路追着我们,也不怕自己老窝被别人端了?”

    “小辈,这事不用你管。”墨城城主眼神阴冷,盯着王灿,突然笑了出来:“两个无知小辈,居然敢在天都绝地放肆,你们莫非以为这天都绝地只有进去的人才会死?”<i></i>

    “嗯?难道不是嘛?”

    “嘿嘿,很快你就知道是不是了。”

    墨城城主心中陡然大笑起来,这天都绝地就在墨城的边缘,他怎么可能没有探索过这里?

    从墨城死牢当中扔进去的武者就有几万人,这几万人活着出来的不足十个,每一个都成了疯子,这才打消墨城城主对着天都绝地的心思。

    可是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道,这天都绝地的范围虽然固定,可其中絮乱的元力风暴却能冲出它既定的范围,只要引动......

    一挥手,眼神微微一凝。

    “魔风乍起!”

    天都绝地之外,墨城城主诡异一笑,顿时一道疾风狂涌而出,化作一条黑色魔龙直冲这天都绝地之内。<i></i>

    呜呜呜~

    随着这魔风吹入,原本只是荒凉的天都绝地陡然之间翻滚起来,各种絮乱的元力风暴仿佛干柴烈火一般,在魔风催动之下,狂躁无比,直接冲入外面,将王灿两人包裹。

    “哈哈哈,两个蠢货,这天都绝地就在我墨城边缘,本座岂会不了解这天都绝顶,去死吧!”

    狰狞的脸上透着残忍和冷酷,墨城城主心中的恨意仿佛随着这一道魔风发泄而出,畅快无比的看着其中被卷入的两人。

    这天都绝顶无数年来,可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的人,这波......稳了。

    “只是可惜那小女娃。”

    想到仓青,墨城城主有些遗憾,即便以他的身份也知道仓青的体质不凡,全身通透无比,若是化作鼎炉,绝对是极品材质,说不得能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i></i>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他现在再进一步是大能,这种鸿沟不是一个上佳的鼎炉能够填平的。

    等到风暴平息,墨城城主笃定王灿和仓青无法出来之后才施施然的离开。

    ......

    另一边,被风暴卷入其中的王灿则在硬撑着元力护罩,同时伸出一只手将仓青抱在怀中,眼神紧张的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压力就连他都感觉为难,也的亏厉工的气运时间还没到,否则他真的要撑不住了。

    “你放我......”

    “不行,这天都绝地太危险,你一个命泉武者一旦不小心卷入其中,就是香消玉殒,我可不准许你这样。”

    王灿眉宇之间透着一种霸气,紧紧的抱着仓青,感受着胸膛那里被压迫的感觉。<i></i>

    尤其是仓青不小心挣扎的时候,上下晃动,更能够清晰的感觉两点带来的威慑力,直接就让王灿缴械。

    挣扎无果的仓青也只好无奈的靠在王灿的怀中,她总不能爆发出化天境后期的实力,直接横推王灿吧,那样太粗鲁了,可能破坏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形象。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绝对排外,甚至喜怒无常的她居然开始考虑这种小事。

    ‘如果在他和厉工之间选一个......’

    ‘不行不行,师命难违,我和他只认识一天的时间,不能因为这点情愫耽误了师尊的大事。’

    心中默默升腾起一种悲哀,她从小只见过几个男人,她师兄算一个,可惜已经死了,她师傅算一个,再者就是这天都绝地的老人,其他的......根本不算男人,连话都不敢说,只能算一群奴仆罢了。

    这些男人当中,王灿是最符合她心中夫婿的风格,年轻,实力不错,对她真诚,甚至愿意为她得罪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的强者,即便是生死关头也不离不弃。

    遇到这样一个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没有抵抗力,更不用说从小就没见过什么优秀男人的仓青,几乎一瞬间就被王灿俘虏的大半,现在也仅仅是矜持和师命在支撑着她抵抗。

    强忍着心中的羞涩,仓青气息微微放出一丝,在这絮乱的元力风暴当中根本不起眼,同时消失的还有一缕幽光,只是她实力很高,王灿根本发现不了,只是隐约察觉一点动静,但是他把这些当成了错觉。

    昨晚这一切的仓青才看着王灿说道:“我养父很快就会出现,不用......”

    “不用如何?老夫觉得这样很好!”

    仓青还没说完,一声大笑破开絮乱的元力风暴,稳稳的站在王灿一米之外的地方,眯着眼看着王灿,眼中流露出一丝欣喜还有微微的诧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