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看过去,这个老头满脸沧桑,眉宇之间显得有些和善,完全看不出魔宗强者那种阴冷的气息。

    甚至在王灿看来,这人不像是魔宗大能,反倒是一个邻家老头,闲来无事嘴碎的那种。

    ......

    天都绝地,中心之处。

    一座风景秀丽的山谷,很难想象外界传闻有进无出的天都绝地当中,会有这么一个偏僻幽静,风景独好的山谷。

    “陋室偏僻,还请将就一二。”

    天都老人,也就是天都绝地的主人,他伸出一只手,招来几个凳子,还有几碟小菜,摆放在桌子上,笑吟吟的看着仓青和王灿。

    “月儿这丫头调皮,还请贤侄多多担待。”天都老人揶揄的看了一眼仓青,自然是和对方通好气,用这假名字忽悠一下王灿。<i></i>

    “前辈哪里的话,苍月和我不过刚刚相识,我们之间只是朋友,朋友嘛,自然会包容对方。”

    “嘿嘿,你们相处的太短,你是不知道这丫头可不是一般人,小时候就是小暴脾气,见谁都不舒服,我曾经在这院子当中养了不少小动物,可就因为那气味难闻,就被这丫头给......”

    “爹!”苍月满面羞红,都快抬不起头,瞥了一眼王灿,发现后者仍旧笑呵呵的听着,心中才舒服不少,不过仍旧娇颤着身子,不依不挠的对着天都老人,这才让他闭上嘴。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

    笑呵呵两句,作为曾经的大能,现在纵然世界坠落,修为暴跌,可天都老人在这天都绝地之内发挥出来的时候仍旧非同小可,自然,这眼光也是非同小可,一瞬间就看出仓青对王灿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i></i>

    所以作为仓青的养父,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考验一下这个小伙子。

    “贤侄年纪轻轻,便是化天境强者,相比在血刀门也身份不凡吧?”

    “嗯,我和厉工是同一个师傅......”王灿点点头,然后才意识到这位可能好久没和外界接触了,所以解释道:“厉师兄就是我魔宗的少宗主,现在修为可不是我能比拟的。”

    “王盘说的不错,那厉工已经是阴阳境大能。”说道厉工的时候,仓青的脸上有点不自然,隐藏在眼中的还有怒火和恨意,同时轻叹一声,王灿哪哪都好,只是厉工师弟这个身份让她有些隔阂。

    “阴阳境?”天都老人先是一愣,旋即长叹一声:“老了,老了,真的老了,想当年老夫蹉跎近万年才勉强踏足阴阳境,可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两个几百岁就是化天境,甚至连大能都有了,我这种老家伙是没有活头喽。”<i></i>

    “爹说的哪里的话,您不是好好的嘛!”仓青白了天都老人一眼。

    很快,几人就跳出这个话题,一来是仓青不想谈论厉工,二来也怕自己忍不住露出恨意,暴露身份不说,还让王灿对她疏远。

    “对了,你们怎么突然来我这天都绝地?”

    “回禀前辈,其实是被人追杀,我们逃难来的。”王灿苦笑的拱拱手。

    “逃难?追杀?”天都老人瞥了一眼仓青,脸色顿时黑下来,眼中吊着一抹狠意:“居然有人敢对我魔宗的人下手,而且还是我的宝贝女人,真是找死不成?嘿嘿嘿!”

    一声声阴冷的笑容,这时候,他才是一个魔头,残忍冷酷,不负刚才的慈善。

    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当中取出一个小人,然后交给仓青说道:“拿着,这东西是我闲暇无事,炼制的人偶,里面有我全盛时期的三招,杀一个化天境绰绰有余。”<i></i>

    天都老人轻哼一声,没有说化天境什么层次,但从他自信的态度来看,意思应该是任何一个化天境都扛不住。

    将东西交给仓青之后,天都老人又告诉了仓青这人偶的使用方法,面容才逐渐恢复原样,慈善的看着仓青喜滋滋的收起人偶,笑呵呵的说道:

    “丫头,你师傅最近如何?”

    “师傅?”听到这里,仓青眉头明显的皱了皱,然后轻哼一声,不满道:“他很好。”

    对于仓青这幅小女儿作态,天都老人倒是很好奇,于是追问了一番,旋即,早就心生不满的仓青才缓缓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师尊他老人非要我嫁给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人,我不喜欢,心中烦闷,于是便出来散心,也......也.....碰到了这些事情,然后你就都看到了。”<i></i>

    “让你嫁给你都不认识的人?”天都老人面色一变,对于仓青,他真是当成自己的亲女儿对待。

    从他世界奔溃,人也濒死之后,一直变被困在这天都绝地,是仓青犹如一个天使一样的到来,给他晦暗的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也是仓青教会了他享受生活,再也不复曾经阴冷狂怒的模样。

    对于仓青,天都老人是捧在手中,疼在心里。

    此刻听到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居然被那个老家伙当成交易品送给一个仓青见都没见过的人做妻子。

    这实在不能忍受。

    可......可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复曾经威慑魔宗的实力,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唯有在这天都绝地才能发挥实力,一旦离开,便是死路一条,这样的他有和资格能够拒绝仓青师尊提出的意见?

    “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天都老人坐在摇椅上,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身子,闭上眼,另一只手搭在仓青的秀发之上轻柔的抚摸:“要是万年前的我,还能帮你做主,可现在,没用了,只能在这天都绝地之内苟延残喘,帮不了你了。”

    “爹说的哪里的话,师尊他老糊涂了,我可不糊涂,我才不会按照他的话去执行。”

    仓青轻哼一声,同时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王灿,心中涌起一股冲动。

    天都老人看着仓青这么小女儿姿态,心中也老怀大慰,仿佛真的像一家人一样。

    “丫头,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要是你师尊还强迫你,你就来我这里,在别的地方我打不过他,在这天都绝地,那老东西还真不敢在我面前跳。”说这话的时候,天都老人豪迈顿生,然后拍了拍仓青的肩膀,对着他对面的两人眨了眨眼。

    “我对你们还是很满意的,哈哈哈~”

    “满意?什么满意?”仓青一愣,旋即看了一眼身边,脸上迅速飞过两抹红云,才娇颤的对着天都老人撒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881.html